[王肖]诸事皆宜(上)

6ml:


  贴一段防止爆字数,督促自己万字以内谈完恋爱【。
  
[王肖]诸事皆宜  
  
  
  
1.  
  
  如果肖时钦去了微草,也许能够从团队的束缚中重新解放魔术师。
  在他两次转会的时间里,这样的分析文章随处可见。
  ——如果。
  
  
  
2.  
  
  熄灯半小时以后,他听见另一张床的位置传来一点声音。
  他转过身,看到肖时钦从床上坐起来,抱着笔记本电脑,戴起耳机。
  王杰希看了一会,肖时钦并没有注意到,专心地看着电脑屏幕,偶尔在键盘上简单地敲击两下,手上的动作像是因为怕打扰到他而刻意放缓。
  黑暗中电子设备的光调得比较暗,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不断切换的画面色彩。
  很容易就猜到是在看荣耀比赛的录像。
  “……还不睡吗。”
  “我吵醒你了?”耳机的声音调得不是很响,肖时钦在第一时间回头看了他一眼,略带歉意地说,“抱歉——我这暂时有点睡不着。”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索性也坐起来,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 
  明天他们的比赛在下午三点。
  中国的荣耀观众群体庞大,即使是世界电竞协会也不得不考虑到这一部分收视率,特地把时间挪到下午。
  “在看A国的?”
  “嗯……有些东西还想看得再细一点。”
  他说得敷衍,王杰希一时没有接话,肖时钦就没再在意,手指按上触摸板,把录像的进度条又往回拖一点。
  他听说过肖时钦的研究分析风格,除了通常会选择的队伍分类,他还有一个文件夹,按选手个人分。   
  怎么拆招,怎么受身,技能冷却的时候会怎么做,在队友需要援助的时候最常使用的是什么技能。
  肌肉记忆和个人习惯这种东西,谁都知道只要做出针对性研究一定有用,磨碎了每一个动作去分析,理想情况下甚至可以预测对手的行动。但这种研究过程里的投入和收益成不成比,却从来没有过定论。
  每一个俱乐部都会去做、每一个选手都会有所了解的东西,但没有人会像肖时钦一样在这项工作上花费这么多精力。
  被称为,最细碎的战术大师的,肖时钦。
  “明天再看吧。”王杰希说,“不要影响到明天的状态。”  
  肖时钦笑着摇摇头,“你这样真像张新杰。”
  王杰希看了他一会,也跟着露出点笑意,又重复了一遍:“睡吧。”
  “……睡不着,我再看会,躺着也是浪费时间。”
  肖时钦说话的时候总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礼貌,像他的性格一样温吞,但决定的意味很重。
  我也不是微草的那些小朋友了——这句话他没说。
  “那就把电脑关掉。”王杰希说。他的语气仿佛流水,四平八稳地铺展开来,有点不容反驳的意味,“睡不着就聊会天。”
  肖时钦犹豫了一下,借着电脑屏幕的一点光能看到他原本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顺从地关机,合上笔记本电脑。
  “其实已经看得够多了。”
  “……总觉得还不够。”肖时钦说, “大的方向……就和开会的时候说的一样,但细节还是觉得不踏实。”
  总觉得还不够,心里悬着石头放不下。
  他们是为了世界冠军才到这里,他们的对手就像他们一样来自不同的队伍,融合之后的一切都是未知数,要研究透那样的组合实在是太难了。
  他们拥有的时间太少了。  
  “很紧张?”
  “稍微有点……”肖时钦有点无奈地回答,又顿了顿,近十秒的空白之后开了口,“明年……也许就要换人了。”
  每年都会有新的选手出现在这片战场上,怀带着追逐荣耀的梦想和天赋。一级一级的新秀也正在不断磨练自己,开始慢慢成长为能够扛起队伍未来的中坚力量,很难想象明年的国家队队伍会有怎样的人员调动。
  或许是王杰希,或许是他,国家队的名额难得,谁都有可能被更适合的人选替代,就像退役一样成为无法避免的结局。
  他输过,雷霆输过,电子竞技场上的每一个人都输过,他们失败的次数比所有圈外人想象的更多,像家常便饭一样填满或长或短的职业生涯。
  但这次不一样。  
  全明星阵容,国家队身份,更大的舞台,更高的荣誉,也许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他也知道,国内的荣耀粉丝对他们报以了多大的期望。
  他不想输。
  “所以……”
  “天塌下来,有这么多人一起扛着。”王杰希的声音从另一张床的位置传过来,像是安慰。
  他们都知道这种安慰毫无必要。
  但肖时钦看着宾馆房间的天花板,还是在黑暗中微笑起来。
  “王队。”
  “嗯?”
  “一起加油。”
  他轻声说。
  
  
  
  
3.
  
  ——不彻底击倒王杰希,就永远无法彻底击败的一支战队。这是他们的最大优势,但或许也是他们的短板所在。
  他曾经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样的评价。
  后来那一页上又新加了一些零散的关键词,被验证不对的推测就会划掉,但最初的评价一直都留在那里。
  
  
  雷霆的成功是所有人的成功,失败也是所有人的失败,在重回雷霆之前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边有这么多人,他们理解他的每一个战术意图并且加倍出色地执行,为他的下一个指令开辟出最完美的战场。
  他们互相依赖,互相信任和理解,然后一起面对粉丝的指责和失望。
  然而,王杰希?
  他偶尔也会看着微草战后发布会的直播,出神地想这个问题。
  为了团队而封印自己的魔术师,他所承担的压力又有多少?
  
  
  
  ——“微草比你想象的更加优秀。”
  后来当他用随意的语气提起这个话题,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王杰希从冷柜的架子上取下一盒牛奶,放到他面前的购物推车里,说话的时候侧过身看了他一眼,带着一点笑意。
  
    
  
  
  
4. 
   
  世邀赛的日程排得不算紧,但毕竟赛程内每天都有安排,且机会难得,也要和其他国家的队伍约上两场友谊赛,所以直到最后一天结束以后他们才算真正放了假。
  国内的比赛刚刚打完就马不停蹄地开始新队集训,回国之后夏休也快结束,要开始为新的赛季做准备。联盟索性订了五天以后的回程机票,公费让这群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都去走走玩玩。
  完全不懂外语的领队大手一挥,说天才们考验你们野外生存能力的时候到了,这么大的人了可别走丢了啊,找不到路了可别给我打电话,反正我也找不着你们,直接报警。哎这边报警拨啥来着……
  一片嘘声。
  肖时钦转过头,看到王杰希低着头看手机,表情和其他闹腾的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在看什么?”
  “夏季转会的新闻。”
  肖时钦一愣:“有什么大事吗?”
  原本应该忙于转会和网游的夏休,现在大部分队伍的队长都在遥远的苏黎世,掺和不到传统的事务里,但这不影响国内荣耀职业圈子的正常运转。
  偶尔有几次,他看到王杰希站在宾馆无人的走廊尽头和人通话,因为面对着窗外看不到表情,他猜测是和战队有关的事情,识趣地没有过问。
  王杰希把手机收回去,说,“嘉世可能会有动作。”
  “嘉世啊……”他想起那个扛起嘉世战旗的年轻人。在他去嘉世的那一年里他们也有过交集,邱非被挑出来委任挑战赛的擂台赛任务之后,训练的场所就由训练营换到了正式选手的训练室,所有的队内训练和个人练习记录都要交由他这个副队长过目。
  但之后他再看第十赛季的挑战赛录像,却发现那个年轻人有着出乎意料的成长,无论是技术还是风格都变得更加成熟。
  “会有收购?”他猜测道。
  对于挑战赛来说或许还能应付,但要继续在职业圈立足,论纸面实力确实是弱了一点。
  “可能吧。”王杰希说,“下赛季就是对手了。”
  肖时钦“嗯”了一声,回头扫了一眼自顾自抽烟的叶修,又收回视线。
  “这两天一直没机会,”王杰希换了个话题,“去苏黎世湖走走?”
  
  
  
  他去书报亭买了地图,十年前在学校里学的蹩脚英语勉强够用,回来的时候看到王杰希倚在栏杆上看着湖面的天鹅。
  微草的队长穿着短袖加衬衫的常服,侧脸看上去都比平时柔和了很多。视野里人与景的分隔画面正好,肖时钦心下一动,摸出手机远远地拍了张照。
  ——这样偷怕的举动简直像是粉丝一样。
  他脑中突然出现这样的联想,一边退出相机应用一边忍不住笑,王杰希正巧回头,露出一个有点疑惑的表情。
  他也没藏着,就把手机拿给王杰希看。
  “拍得不错。”被偷拍的当事人点评了一下。
  天气明朗,异国水天一色的风景也很漂亮,心情实在是不由自主地会变得很好。
  肖时钦把手机收回来,在屏幕上又点了两下,“那我发微博了?”
  “嗯?”王杰希看着他,挑了一下眉毛,“不拍张自己的吗?”
  伸手就要拿过他的手机帮他也拍一张。
  肖时钦退开半步,“……不用了。”又咳了一声,“那我发了?”
  他对自己上镜这种事没有特别的兴趣,发布会的时候媒体端着相机是公事,队伍集体合照他也推托不开,有的时候被偷偷地拍一张也没什么,只是不会像一些选手那样经常在微博上发自拍照片,归根结底是觉得毕竟不像周泽楷那样颜好型好,还要摆出姿势,实在是有点羞耻。
  王杰希默许般笑了一下,视线很快被背景里一只滑过水面的海鸟吸引过去。肖时钦就低下头,把手机屏幕的灯光再调亮一点,到最亮的程度,又仔细地看了一遍照片,确定没什么问题,打开了微博添加相册图片。
    
  
  他的关注人@里,戴妍琦抢了首杀。
  一串感叹号吓得他心一惊,想大概这姑娘又要发表什么惊天动地的爆炸性言论,然而感叹号之后还是感叹号,转发里除了感叹号没有任何文字。
  评论转发里有不少王杰希和微草的粉,毫无保留地大力吹了一波世界上最好的队长,丝毫不顾及原po还是另一个队伍的队长。他也不介意,顺手回复了其中一个询问其苏沐橙女神在哪的评论。
  肖时钦:她应该和云秀一起去逛街了。
  隔了几分钟再回来看,那条评论下面几条言论高呼原来不是整队出行,这两个人是在单独约会啊!
  ……单独约会。
  平日里戴妍琦用的词比这还劲爆,肖时钦淡定地无视过去,之后又默默郁闷了一秒,觉得这种习惯不是什么好事。
  国家队分房间的情况粉丝都知道,名单一列出来就知道有哪些孤家寡人要和别队合拼宾馆双人房。联盟随行的工作人员也奉命开了几次直播——虽然真正目的只是要拿这群大神在国外的日常当幌子再拉两个广告。
  摄像机进过他和王杰希的房间,他在直播的镜头下偷偷摸摸用手机登上直播间看了一眼,弹幕刷得眼花。于是他一秒关了应用,镇定自若地跟着王杰希一起收拾东西去了。
  直播当天他的微博涨了一波粉,头像清一色的绿色调,昵称后缀全是中药名,躺在粉丝列表里相当护眼。
  现在发一张照片,大概也是众望所归了。
  他感慨了一下,收起手机,跟上王杰希的脚步。


  
  
5.  
  
  “小戴你在看啥呢?——哎哟你要被打死了快快快,我们已经撤了,韩队亲自披挂上阵抢boss实在太猛了。”
  戴妍琦一惊,也顾不上把感叹号之后的内容输入,先飞快地按了个转发就扔下手机,操纵着元素法师的小号远离战场又跑远一点,在安全距离外找了个土堆藏好,然后重新抱着手机哀叹起来。
  “队长还是跟人跑了——”
  “啊?”方学才那边正在给公会会长分析失手原因,旁边电脑坐着的人突然发出意味不明的句子,忍不住从游戏里移开视线。
  “你看这恋爱的酸臭味,自拍没一张,光顾着拍别人了!”戴妍琦把微博界面给他看,拍着桌子声泪控诉,“呜果然同居就会出事,千防万防防不住一个世邀赛,我们队长还是被微草拐走了——”
  方学才愣了一下,这才把微博看了一遍,看到其他队员也忍不住投过来的视线擦了擦汗,“……虽然你这么说,但还是觉得你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然后他回过头寻找了一下被打断的思路,把最后一段总结编辑完发出去,摸出自己的手机,给肖时钦的微博点了个赞。
    
  
  
  
6.  
  
  他们总算没太辜负冯主席的关照,到处逛了两天,后两天实在是宅男本性发作,索性拿着自带的小号账号卡窝在宾馆房间里打欧服的竞技场。
  荣耀游戏发展至今,账号卡并不被绑定于各自的服务器上,理论上只要一张卡就能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荣耀玩家对战——但距离毕竟限制了网速,荣耀还是和传统游戏一样按地域划分了不同的独立服务器。
  就算可以连接上其他服务器的节点,也免不了或多或少的延迟。职业圈成立初期曾经有过跨服征战的训练项目,想让这群年轻的选手和不同的玩家对战积累经验,但随着玩家水平提高,任何一点细节都会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更不用提看一眼就会感到头皮发麻的ping了。
  “看视频的时候就有点感觉了,欧服玩家都打得比较莽啊……”
  肖时钦看着屏幕上的荣耀,活动了一下手腕,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声音里带着一点笑意,“其实这样的环境才比较容易出现魔术师的打法吧。”
  这样的语气,已经算得上是打趣和玩笑了。
  王杰希第三赛季成为职业选手,在联盟里是大部分现役选手的前辈,且个人性格严肃,看到了大多还是尊敬。只有叶修这样更早进入职业圈的人,和性格开朗的后辈才会开他的玩笑——例如王大眼这个称呼。
  肖时钦性格不像黄少天,相处时言谈总还是规规矩矩,场上比赛,场下客套地交换两句寒暄,偶尔跟着大部队一起聚餐,身边坐的大多也是四期的交好。联盟两百多位职业选手,雷霆和微草两队的队长交情不算太深。
  只是从国内集训到苏黎世,这段时间确实改观不少。
  ——打法难测的魔术师,为队伍做出牺牲、带着队伍两次夺冠的微草队长,在全明星上刻意输给后辈的二期前辈。他甚至在闲聊时听到叶修和张佳乐抱怨王杰希还是个新人的时候就这么严肃,一点都不好玩。
  训练之外的时间会看财经新闻——肖时钦第一次刷卡进门看到的时候,差点一下没反应过来。
  但是再怎么少年老成,终究还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会和他一起看圈内女神苏沐橙楚云秀在微博上安利的美剧,看到几百年前就还给老师的英文,也会头疼地转开头假装没看到。等车的时候会拿出手机刷微博,虽然自己很少发微博,也不太常点赞。
  还有,比如说,会在这个难得的机会和他一起宅在宾馆房间打荣耀。
  “换我来试试?”王杰希看着电脑屏幕,被击败的对手重新按下了准备,顶着英文名的战斗法师跃跃欲试地继续邀战。
  他“嗯”了一声,换了位置坐到旁边,看王杰希操纵着机械师小号冲了上去。
  这个号是他常用的小号,早两年从俱乐部拿的。
  和肖时钦这个名字一起在联盟注册的生灵灭不便频繁上线,但有的时候偶尔也会需要去网游里试验两个技能,俱乐部可供使用的账号卡总是够的,队长权限可以随意拿取。他手边留了个机械小号,没加好友,没加公会,光秃秃地陪了他几年,只有雷霆的人偶尔会看到自己使用这个账号。
  现在它在另一个人手中。
  他走了走神,屏幕上的机械师小号就已经在空投的火光中打出流畅的攻击,停顿空隙中放出各类机器人,法力和对方的生命一起如流水飞快地消逝,最终拿下对手的时间甚至比他短了几秒。
  他是本能性战术走位,机械师职业天生防低血薄,不适合短兵交接,无视地图的压制性正面打法只会出现在水平悬殊的对战中,在脱离网游、进入到训练营的那一刻就应该要养成谨慎小心的习惯。
  在慢节奏的交手中结网,等待最终引爆的一瞬间,这才是机械玩家一贯的打法。
  但王杰希没有这种职业习惯,他只不过是站到对方面前,然后用机械空投的火光掩盖自己的意图,躲避和攻击,打法比对面的欧服玩家更莽,甚至有点兴欣唐柔的意思。职业选手玩非本职的角色大多会出现这种情况,由基本功而不是技能出新来主导胜利。
  肖时钦突然觉得有点可惜和好奇。
  ——如果王杰希从一开始用的就是机械师,也会出现那样诡异多变的操作吗?
  联盟注册的两百多个职业选手中玩机械的人不多,大多都是替补,现在的一线主力除了他也数不出第二个机械师,同职业间没有比较,要在国外的比赛视频中才能看到别人操作的机械师,他有的时候也会想这到底是不是好事。
  像现在,他忍不住想如果王杰希对这个职业更熟练一点会怎么样。他在脑中把所有技能摊开,演算这个陪伴自己十年的职业在魔术师的手中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会不会打破一直以来的战斗风格,变得更加华丽难测,最后是会变成攻击还是辅助一方的角色。
  ……还是难以想象。
  第二次被压倒性击败的外国人兴致很高地说着什么,异国的语言从外放的小音箱传出来,肖时钦尝试着听了两句,只能捕捉到几个great之类的单词。
  “看来还是要学英语。”肖时钦换过心情,语气无奈而痛苦地说,“迟早还是要接触外国的解说。”
  王杰希笑了一下,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地对着屏幕看了一会,按出聊天输入框回了一句thx。
  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


 


 


TBC.

热度(115)
  1. 脸滚键盘6ml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