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肖]诸事皆宜(中)

6ml:


  还是爆字数了怎么突然多个中出来(痛哭),先更个过渡,让我好好想想下篇怎么谈恋爱_(:з」∠)_……
  


7.
  
  晚间王杰希接到了一个通话请求。
  接通的时候不慎按到免提,微草队员的声音就从网络另一端传了过来:“队长——”
  非常腻歪且肉麻的呼唤。
  王杰希站起来找耳机——白天似乎是随手揣兜里了,现在身上穿着的已经换成了睡衣。肖时钦看着他找寻的动作,一边抱着笔记本刷论坛一边出声表示了一下没关系。
  他想了想,就这样开着免提,问另一边的鬼哭狼嚎,“怎么了?”
  比起万年死对头蓝雨,微草的整体氛围似乎更加严肃,至少在队长面前很少造次。方士谦退役前还有人能针锋相对地摆出鸡蛋里挑骨头你奈我何的姿态,退役后就没有人能再担任这个角色,即使再怎么朝夕相处也很难大着胆子去开个玩笑,怎么都有种中学时代面对班主任的拘束感。
  但毕竟新鲜血液越来越多,单刘小别就不是循规蹈矩的人,跟他混久了连治疗都难免变得容易冲动,当初在网游里面对君莫笑的垃圾话时个个心态爆炸,少年心性一览无余。
  现在隔着遥远的距离,又很久没有联系,电竞少年们突然就解放天性,开始没大没小起来。
  通话的另一端闹闹哄哄。
  “直播里的队长超帅——”
  “队长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你滚边去让我跟队长……”“靠袁柏清你小子出息了啊来单挑啊”“苏黎世有没有什么纪念品啊”“我好喜欢F国那个神枪能不能弄个签名”……
  一向以冠军队自持的正经队伍。
  “本来想前两天打电话的……怕影响到队长。”
  最后是高英杰被推到了前面。
  他笑了笑,“嗯”地应了一声,“最近怎么样?”
  “一切正常。”许斌接过了话题,“车前子今天来汇报了,这周有韩队和林敬言在霸气雄图,收获不太好。”
  又是一阵混乱,隐隐传出刘小别一句“一定是因为今天忌竞争”。
  肖时钦无意间听到,忍不住笑出来,“你们微草还信这个?”
  “咦?”微草的队员停顿了一下,“那是肖队长?”
  “好像是诶。”
  “哦哦哦,肖队长拍的队长超好看。”迷妹的声音,“什么时候能再直播一下同居生活嘛——”
  这氛围倒是和雷霆差不多,肖时钦有点无奈地笑了一下。
  他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手机方向,却正巧撞进另一个人的眼睛里。
  
  
  
  
  
8. 
  
  返回的飞机停在B市机场。
  聚在一起告了别,没什么好多说的,一路奔波精神也都不太好,垃圾话都喷不出两句,于是三三两两散开去寻找各自的转机窗口。他拖着行李箱转身走出两步,又停了下来。
  ——王杰希跟着他往前走了两步。
  “……?”他有点疑惑地推了一下眼镜。
  “陪你等会飞机。”王杰希说,“反正没事。”
  
    
    
  他没有问王杰希为什么要特意陪他等两个小时,机场在B市当地,但要辗转回俱乐部也不是什么容易事,这天又是工作日,难保路上会有多折腾。
  王杰希的行为出乎他的意料,他也就忍不住多想了想。
  也许王杰希能给他一个还算冠冕堂皇的回答,也许还是一句“反正没事不急着休息”。但有些问题他直觉不能说出口,他还没有准备好去接受任何形式的答案,于是干脆当做无所察觉。
  这晚睡得不太好。
  听说他回来,戴妍琦带着队员都跑来给他接了个风,又按耐不住地想听他讲一路趣事,他挑了两件印象最深的讲了讲,把人赶回去以后自己也早早地躺下休息。
  从遥远的苏黎世回到俱乐部寝室的床上,模糊的记忆里似乎是做了个漫长的梦,过程折腾而反复,睁开眼的时候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单纯地觉得很累。
  或许在梦里全息打了把荣耀。  
  眼前不自觉地看到前一天机场的画面,他回头挥挥手以示再见,王杰希冲他点了点头。
  他的眼镜已经很久没有换新,大约是度数又上升了一点,隐约觉得对方还露出了一点笑,但又看不太清晰。
  现在他睁开眼,忽然看不到椅背上那件印着编号4和王杰希拼音的队服,也没有在剩余空间里的另一张床,怎么都觉得有点不习惯。很多年前他从训练营转成正式选手,寝室也就从多人间换到单人宿舍,除了训练,从睁眼开始的时间他大多一个人消磨。
  ——两个月,差点就要养成新的习惯了吗?
  
  
  
  
  他换了队服去食堂吃早饭,看到角落桌子上一边玩手机一边啃包子的戴妍琦。
  昨天在他回来时就热情地让他讲八卦的女孩子,现在正拿着豆浆的杯子,出神地在想着什么。
  “妍琦?”他走过去喊了一声。
  戴妍琦被豆浆呛了一下,也没顾得上先让自己缓过来,一边咳一边啪地把手机屏幕扣到桌上。
  肖时钦:“……”
  做得太明显了小戴同志。
  “队长啊……”戴妍琦在他的注视下讪讪地笑了一下,捏着包子挪了挪位置,坐到肖时钦旁边,语气有点期待,“你看了微博没?”
  显然没。
  为了防止打扰,他的微博关闭了推送功能,从早上起床到现在只用手机看了眼时间,还没顾得上开一下应用。
  肖时钦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戴妍琦,直觉不是什么好事,淡定地无视了对方按耐不住的眼神,“等会再看。你吃完了就去训练室。”
  “时间还没到嘛——”戴妍琦不情愿地拖长声音叫了一声,看了看他态度坚决,有点失望地拖着脚步走了。
  “……”他在戴妍琦走了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微博,莫名带着一点心虚的意味。
  即使做了心理准备,在@提醒刷出来的一瞬间还是愣了一下。
  王杰希:@肖时钦   [图片]
  ——在宾馆房间里,他穿着睡衣操作电脑的照片。
  高像素照片里可以看见侧过一个角度的电脑屏幕,欧服的荣耀竞技场。
  他们在房间里宅了两天,除了饭点时刻会走出宾馆觅食——最后一天在走廊上看到亚洲的面孔,才知道有些家伙已经跨越了文字的阻碍能够灵活运用欧洲的外卖软件了——其余时间大多用来打荣耀,看个电影追个美剧,在放空中和王杰希一起听B市房价变动,咸鱼一样瘫了几天。
  期间队长和领队因为一些后续事宜被主办方叫去几次。宾馆房间大晚上突然断网,他下楼去服务台询问原因,在回房间的电梯里遇到了刚从外回来的喻文州,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点疲倦,突然心生【别人忙成这样你却闲得蛋疼】的罪恶感,都没好意思细问忙了什么,擦着汗说了句辛苦了,早点休息……
  回到房间以后看着刚刚从浴室里洗完澡走出来的王杰希,想了想说,还好你推辞了队长。
  
  他不记得这张照片是哪一天拍的了,甚至王杰希在他打游戏的时候拍过他这件事也毫无知觉。
  是对苏黎世湖边那张照片的回礼?
  在与微草队员通话后的视线相接,拍了他的照片却没有告知,机场多等的两个小时……很多记忆底部的细节忽然涌上来,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剧烈地跳了一下,搏动几乎牵连到喉口。
  
  连带着这一天的训练都有点心不在焉。
  在苏黎世待了太久手生了,就像夏季假期结束归队总会有几天不在状况,这个理由对任何一个职业选手来说都足够充分,并且他是队长,也没有人会来过问和质疑异常的成绩变化。
  他还是看着最后显示成绩的画面,沉默了很久。
  然后打开存放视频的文件夹,继续他出行前进行到一半的工作。
  
  
  
9.
  
  训练室的灯一直亮到快零点,夜间巡视的大楼保安路过一次,推开门看到肖时钦还坐在电脑前,说了一句肖队这么晚还在啊,身体重要什么事明天在忙吧……对了等会肖队你走的时候门别忘了锁。
  有点迟钝地,肖时钦从屏幕上移开视线,笑了笑,说好。
  他看着保安关门出去,把播放中的视频暂停。
  王不留行和他的灭绝星尘定格在一个俯冲的角度,与对手交缠的柔道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变化——微草队长确实脱离了视线,但原本不应该出现在那里。
  他知道那之后王杰希会接上一个熔岩烧瓶,把这块领地变成魔术师的领域。
  他用了半个下午加晚上的时间把王杰希这个文件夹里的视频从头开始看,从第三赛季到第十赛季,进度过半。魔术师的打法天马行空,有多少人曾经研究破头也总结不出王杰希的习惯,因而无法制定出针对的方法。肌肉记忆——他的肌肉像是没有记忆,一切全凭临场变数决定,然后从一个谁都想不到的角度冲出来,在地图上制造出冰和火的特效。
  荣耀联赛从第三赛季走到微草夺冠的第五赛季,几乎所有的研究最后都折服在王杰希变幻莫测的战斗风格里,他记忆里那时候铺天盖地的分析文章,还没有谁会想到这位魔术师后来会变得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
  如果是曾经的王杰希,这里或许会这样,而不是……  
  这些他原本就知道的事实,仿佛突然看得更加清晰,无可避免地感到一点心酸。
  世邀赛的时候他们也曾经做过尝试,打造出特定的战术把王杰希安放在团队赛里,但他还是觉得不够,觉得那并不是魔术师的全貌。
  在那套阵容中有人做出了牺牲和让步,整个团队做了很大改动,为了让那把扫把飞得更加流畅,但另一方面,王杰希也是。
  微草跟不上王杰希的步伐,并不是因为他们的个人有多欠缺——即使是全明星阵容的国家队,也依然很难跟上灭绝星尘的轨迹。
  或许是可以的,但需要大量的磨合。
  时间,训练,配合,对对手的了解,从接到邀请到正式上场,这些他们都远远不够。
  他想,至少要消除这些妥协和让步,要让每个人都舒适地打出自己的操作,把配合变成一加一大于二的东西,然后释放王杰希的攻击形态,让他成为场上最棘手而耀眼的存在……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称为魔术师的团队。
  可惜没有这种机会了。
  
  
  晚饭后他有过短暂的休息,调整了一下在电脑前坐了一整天的身体。
  八月的武汉闷热潮湿,走出大楼两分钟就觉得后背开始出汗,蝉鸣声长长短短。他去附近的便利店补给了泡面,往回走的路上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王杰希。
  肖时钦手一抖,脑子在高温的空气里一团乱,接电话的动作比思维转得更快。
  王杰希的声音穿过听筒和他一片空白的大脑,平稳地传到他耳边。
  “肖时钦?”
  像世邀赛那段时间一样。
  其实才刚刚一天不见,严格算来刚过24小时,他却恍惚地觉得有点遥远了。
  最初的时候王杰希叫他肖队,和他称呼王队一样,这种客气礼貌的互相称呼从他接手雷霆队长开始一直持续到后来。在某一天变成了全名,肖时钦,这个不近不远的称呼,发音平而稳,尾音变成轻微的气音。
  偶尔会错觉般听出点温柔。
  “啊?什么?”他回过神。
  “我过两天来W市。”
  王杰希说。
  
  
  
  他关机收拾东西,关了灯,摸着口袋里的钥匙打算锁门时忽然顿了顿脚步,站在门口想了两秒。
  然后他伸出手又摸到日光灯的开关,在突然变亮的灯光下闭了一下眼睛,走到训练室门口的白板下,拧开白板笔的黑色笔盖。
  在出入训练室都会路过和看到的白板角落上写,调整心态。
  
  
  
  
  
  
TBC.  
  
  
  

热度(77)
  1. 脸滚键盘6ml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