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肖]诸事皆宜(下)

6ml:


  好像很久没写过这么甜的文了……实在是写着写着就忍不住(*´艸`*)
  (有机会再写婚后)
  感谢所有喜推和评论的天使❤
  
  
  
10.
  
  王杰希随身带的东西很简单,换洗衣物,充电设备,一个包就全部装下。
  订的宾馆在雷霆俱乐部旁边。
  收到消息的时候肖时钦刚刚结束一天的个人训练,将近傍晚,所有人都有点倦怠,强打着精神坚持着最后一段训练时间。
  他点开右下角闪烁的QQ头像,一句通知和一串地址。
  “还有15分钟结束。”
  他快速地回了一句,把聊天窗口放到一边,点开方学才电脑上传输过来的数据报告。
  王杰希说要来,他在电话里也就答应了陪对方四处走走。八月中旬俱乐部大多才刚刚恢复训练,还处于调整阶段。他估计自己刚从苏黎世回来,因为要接待“敌队队长”早退不是什么问题,但最后还是没让这件私事影响到原本的安排,给了个时间,说训练完再去找王杰希。
  所幸这种选择在微草队长眼里才是满分回答。
  “好好训练,不要开小差。”王杰希回复。
  严肃的队长叮嘱,在他们之间却是玩笑意味更重。肖时钦看完几天的成绩对比,敲下一行备注,在翻到戴妍琦的报告之前飞快地看了一眼聊天窗口,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明明应该在认真地看那些无聊的数字,雷霆队长的神情变化实在太明显,戴妍琦在扭脖子活动身体的假动作里偷瞄了一下队长的屏幕,忍不住想要揉脸。
  
  
   
  他赶到俱乐部旁边的宾馆的时候王杰希正被粉丝缠着签名。
  扎着马尾辫,背着双肩包的学生样子,期待地看着王杰希。
  肖时钦站在远处想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他身上穿的还是雷霆的短袖队服,训练完就直接过来,东西扔在训练室,寝室都没回一趟。正在索求签名的小姑娘忽然感觉斜方向的光线被挡住一部分,抬起头,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另一尊大神。
  “诶?肖队????”
  惊喜到几乎是尖叫了。
  肖时钦的视线从王杰希正在签名的笔记本上移开,向她笑了一下,“你好。”
  签完名的笔记本被递还了回去。
  ——然后又被小粉丝低着头送到了自己面前。
  W市毕竟是雷霆主场,小粉丝随身带着的都是印着生灵灭的签名本,机械齿轮紧密贴合,角落黑色印刷体生灵灭,旁边是雷霆的队徽。
  一个“王”签在生灵灭的旁边,由于封面整体色彩较深、黑色墨水笔的痕迹并不明显。肖时钦看了一下,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但也没说什么,在相隔不远的位置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的字不算好看,每一笔都很硬直,曾经也被人说过像小学生写字。有的时候看看张新杰的签名也觉得自愧不如,结果是练字的念头刚起来一秒就放弃治疗,想着签名到底还是和颜值一样都是表象浮云,严肃了一下职业选手应该重在游戏的中心思想,转头就打开了某部刚更新的美剧视频。
  至于王杰希——全联盟大概找不出第二个签名只签姓的职业选手,哪怕是王氏大姓也毫不介意。
  即使曾有知情人士爆料王队的本质只是懒。
  某种程度上的我行我素,就和魔术师的打法一样不讲道理。
  “那个……”
  抱着签名本的女孩子看了看王杰希,又看了看肖时钦,有些局促地开口,“王队来W市玩吗……?”
  他第一反应是转头看向王杰希,刚从欧洲回来,不远万里地又从B市过来,实在是连个“嗯”都会听起来很诡异。
  “有点事。”王杰希说。
  他的态度已经不打算解释更多,小粉丝识趣地不再追问,又认真地祝福了一下第十一赛季的微草和雷霆成绩优异,三步一回头地拖着脚步走了。
  “在看什么?”
  送走粉丝,王杰希看着肖时钦还没收回来的目光,问了一句。
  “我在想她到底是不是雷霆的粉,怎么都不祝我们拿个冠军。”肖时钦半真半假地抱怨了一下。他快速地看了一眼王杰希的表情,并不打算等对方对那句玩笑做出什么回应,推了一下眼镜,很快就换过话题,“晚饭还没吃吧?先去解决一下?”
  
   
  
  
11.  
     
  仔细想想,世邀赛前他们也不是全无交流。
  在某场雷霆和微草的比赛之后,他曾经带着王杰希去武汉某条小巷的面馆里,坐下来闲聊两句。
  “有空可以约一场训练赛。”
  他看着主动提出这个要求的王杰希,想了一下。
  正式比赛后的友谊赛并不少见,不会影响正式比赛成绩,也不太会影响到队员心态,在总结经验之后的训练赛也能引导队伍暴露更多问题以待修正,他有时也会去主动联系其他队长在空闲时间安排两场友谊赛,其中和微草打的比赛并不算少。
  但俱乐部分散全国各地,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网上联系,在面馆里的训练赛邀请对他和王杰希来说还是第一次。
  王杰希吗……
  第十赛季的雷霆改变巨大,特别是团队战,微草客场甚至都以4比6战败,王杰希的主动邀请应该不乏试探意味。
  但这对雷霆来说也是进步的机会。
  即使平时训练团队战术的时候确实是把其他选手作为假想敌,不管是节奏还是强度,也无法和真正的比赛相比。
  肖时钦一边拿着筷子翻弄碗里的面条,一边盘算季后赛对上微草该怎么处理,这周原本的训练安排是什么……不经意间镜片上忽然就糊上了一层白雾。
  “……呃。”
  他深度近视,眼镜戴了很多年,近视人士注意事项长记在心,平时吃火锅都会当心地保持一点距离,一点点热气在眼镜片上停留不了多久就会散开,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偶尔也会像这样,因为想事情太入神而疏忽,直接陷入眼前一片水汽的尴尬境地。
  他只好静静地等着雾气慢慢褪开。
  世界清晰之后肖时钦抬起头,看到王杰希并没有提筷开始自己的晚饭,只是看着他,像是还在等他的回答。
  他有点惊悚地从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里看出点饶有兴致。
  
  
  
12.
  
  “听说微草基地有只猫。”
  “前两年捡的。”王杰希说,“柳非经常在微博上晒。”
  “我就是看到她发的照片……搞得妍琦也吵着要养猫。”肖时钦无奈地说。
  “俱乐部工作人员会照顾的话还好,就是别让它进训练室。”
  “会影响训练?”肖时钦猜测。
  “会坐掉路由器。”王杰希顿了顿,“惨不忍睹。”
  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从微草基地的猫到微草有没有人敢穿红色衣服去训练,像在苏黎世的街道上一样聊着再日常不过的琐事,话题到尾声时陷入短暂的沉默。
  “王杰希。”
  他喊完名字,之后是将近十秒的空白,然后忽然开口,“你是来W市办什么事?”
  “……”王杰希露出了一点意外的表情。
  来办一件事,虽然没有明说,但肖时钦的性格并不像会去追问一个含糊不清的回答。
  在此之前他们始终保持着一种心照不宣的相处模式。
  没有必要问为什么突然来W市,不用问,只要当做是亲近的普通朋友,只要这么想就真的可以一直相安无事地保持下去,然后让时间消磨多余的心思。
  他以为肖时钦是这么想的。
  肖时钦也确实尽责地来陪他找地方解决晚饭,东拉西扯一些家常话题,只是明显能看出心思并不在这些对话中。
  但是。
  肖时钦停顿了一下,转过头,认真地看着王杰希。
  “你来W市,是因为……”
  他第一次问的时候明明还有坚定意味,重复时却变得滞塞,仿佛勇气已经全部消耗殆尽,尾音轻得几乎难以捕捉。
  是因为俱乐部的事吗,还是自己的私事,心血来潮忽然选在八月跑来W市旅游,或者……
  王杰希看着他,像是在确认什么,在长久的沉默之后忽然笑了一下。
  一个很微小的笑,面部轮廓却是从未见过的温柔状态,牵动快速的气音。
  魔术师眼里的星辰仿佛在一瞬间流动起来。
  “来见你。”
  王杰希说。  
  
  
  
13. 


  那时候他想了想,还是认真地把这个机会延后了。
  “这周……可能不行。”
  肖时钦有点遗憾地笑了一下,“这周雷霆的训练计划有点赶,队里还有人要过生日。”
  要改变原定计划也不是不行,但一场正式训练赛的强度和收益都不亚于正式比赛,他还是想留出足够的时间来准备和消化。
  “没关系,以计划优先。”王杰希表示理解,“有的是机会。”
  
  
  
  
  “接下来怎么安排?”
  “明晚的飞机回B市。”
  “这么快吗?”肖时钦有点意外地问了一句,想了想日期,又点了点头,“微草还没开始训练?那是差不多了。”
  王杰希很快速地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随后他空着的左手伸过去,把肖时钦的三根手指握在手里。
  从指尖往下数的两截,没有全部握住。
  “喂,你别,大街上……”
  他们都没穿戴什么伪装,只是很平常地走在路上——宾馆楼下都能偶遇随身携带生灵灭笔记本的铁杆粉丝,这还指不定再碰到多少个玩荣耀的。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挑明。”王杰希完全无视了肖时钦的抗议,左手用了用力,把意图逃脱的手指攥在手心,侧过头看了看他,声音平稳,却能明显地听出心情不错,“本来只是想在队伍正式集合之前过来一趟。”
  肖时钦咳了一声,皮肤上迅速出现点不好意思的红色,顺着他的话问,“本来?”
  “本来以为至少明晚。”王杰希说,“送机的时候。”
  肖时钦笑了:“你以为是偶像剧啊?”
  王杰希跟着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他在片刻的停顿中想象了一下王杰希说的画面,觉得还是有点好笑,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他不是会把决定推到最后一刻再做的性格,如果这件事足够重大,并且已经有了足够的时间考虑。
  有些话要当面说才更有意义,赛季开始以后他们就要为各自的队伍忙碌,隔着网络和电话,再充沛的感情都会失去力度。
  而时间和距离很容易就会使那些美好的东西降温。
  从机场分别到他睁开眼看不到习惯的身影,从一整天不在状态到一通从B市来的电话,他用了几天时间把一切摊开想了一遍。他在白板上写调整心态的时候想着如何佯装无事,在见面时做好普通朋友,时间久了或许就可以重新退回普通朋友,但内心某个角落却生出点遗憾。
  等他回过神来时,那点遗憾已经长成藤蔓,伴着很淡的不甘心盘踞在他理智的底层。
  他尚未试过,就已经在想如何放弃。
  这感觉很像他在接到嘉世邀约的那一刻。他手上没有好牌,费尽心机把战术扣死了也难看到冠军的希望,体会过无论如何都无法再进一步的无力之后难免想做出点改变。陶轩的电话打来时嘉世已经降级挑战赛,赛场状态一塌糊涂,风险和机会并排在一起放在他面前。
  嘉世老板知道他想要什么,工资待遇一笔带过,先谈生灵灭会一并收购,再用大段篇幅谈论自家曾经的王朝,和豪门俱乐部未来的无穷可能性。
  他想,他要试一试,有些东西要争取过后才知道能不能做到。
  或许电竞这个圈子里的人都多少有点骨子里的冲动和理性主义,觉得人生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只要血性还在就有发生奇迹的可能,而他们所处的原本就是用梦想和希望交织构建的战场。以至于他从雷霆出门时已经全部想通,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轻松。
  他想再试一次,哪怕是在嘉世失败的一年,最后也变成了他带着雷霆在团队赛中披荆斩棘的一部分。
  ——如果他没有这么想,如果这两天他依然得不出结论……
  “那就下个赛季。”
  像是猜到他在想什么,王杰希说。
  他们在这样的对话中走到了一条小巷前。夏季日落较晚,这时候依然挂着暖色的斜阳,几个挨得近的小吃摊贩闲散地聊着家常。
  巷子里一家面馆的店牌已经亮起灯光。
  “……或者明年的世邀赛。”王杰希淡淡地继续说下去,“我还能打,你也没问题,急什么?”
  肖时钦愣了一下。
  王杰希说,急什么,有的是机会。
  微草的前任队长把选择权交给他的时候,他没有让前辈等太久。
  但在他自己的人生中,等待高英杰的成长,和等待肖时钦的反应,在这样的过程里却从来都很耐心。他往前走出去一步,或者只是站在那里伸出手,在对方无法理解或者能够理解的范围内看着,等待对方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并不会催促,始终都保持着温柔的耐心。
  或许是不想让压力影响到另一个人。
  “……”
  肖时钦总算不再尝试把自己的手指抽出来,无奈地妥协了。
  算了。
  粉丝还是记者,碰到就碰到吧。
  微草队长能说出这种君子追夫十年不晚的台词,实在是闻者动心,连他都忍不住有了出柜就出柜的豪迈冲动。
  他想起世邀赛期间那晚的几句交谈,那时他说也许明年就会换人,也不是因为没有自信,只是大赛前的夜深人静时总会想些有的没的……那时候王杰希说,天塌下来,一起顶着。
  这些暧昧的心思,那时候已经有了吗?
  “也许明年小高就上来了。”他开玩笑般反驳这种“你对自己没信心”的质疑,“微草就能内部消化宾馆房间了。”
  “所以你担心的没机会是和我做室友?”王杰希说,“今晚就可以。”
  
  
  
14.  
  
  “队长?队长你在吗我进来啦——咦没人?”
  雷霆的小姑娘推开忘锁的门,又探出半个身子在走廊上看了看,确认了肖时钦确实不在,准备关门出去的时候视线却被写字台上一本颜色奇异的小册子吸引住。
  ——什么队长居然信黄历这种玄学的吗!!怎么和柳非整天在群里神神叨叨的一样了!
  她被这种人设崩坏惊得差点直接掏出手机拍照然后昭告天下,调动所有理智强压下冲动,告诉自己她擅闯民宅已经很有问题了,现在还要偷看人隐私——虽然是肖时钦自己门没锁,她只是误入,误入。
  戴妍琦小心翼翼地走到桌边,做贼似的感到一阵心虚,然后她看到绿色的数字显示着今天的日期,黑色水笔圈出来三个字,圆形墨迹的右半边糊开一点,像是不小心被手蹭过。
  戴妍琦:“……”
  等等,我要冷静一下。
  于是她冷静了一下,试探性地发了条消息。
  “队长你不在宿舍?”
  肖时钦的回复很快:“嗯,有点事,晚上不回来了。”
  卧槽。
  进展这么快的吗。
  ——就说千防万防防不住一个国家队同居!嘤嘤嘤!
  戴妍琦站在房间中央,内心大起大落地悲愤了一下,捂着脸跑了——走的时候没忘贴心地帮队长把门关上。
  
  
  
15.  
  
  写字桌桌上摆放着的、绿色封面的黄历。
  上一天的纸张被水笔压住,这一页就坦荡荡地躺在桌面上。
  
  宜表白。
  
  
  
  
END
  
  


 

热度(87)
  1. 脸滚键盘6ml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