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肖王肖】行板如歌(1)

巴别图书馆:

原作世界线,有私设。


三条时间线穿插,九季夏休,十季常规赛,后面会有世邀赛。


肖王肖无差。假如能有肉再来讨论顺序。


可能有别的火锅底,也可能有别的BG,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




和嘉世的合同快到期的最后几天里,H市已经热得有如蒸笼。整个俱乐部从大院到宿舍都没有什么人气儿,只有法桐的影子在堆满杂物的楼道里晃荡,明晃晃的光斑之下,不管什么东西都白亮得辨不出颜色。肖时钦敞着门,有一搭没一搭地收拾着东西,宅男的衣服不多,但同款不同色的T恤和格子衬衫在床上铺开了一大片,还是蔚为壮观。




电脑上登录着一个小号,停在竞技场里。生灵灭的账号卡已经被俱乐部回收,大概是他交卡的时候表情太过悲壮,颇有种和经年爱侣生离死别的意味,技术部的同事看得恻隐之心大起,塞给他一打满级小号,说拿去随便玩,不用还了,就当作嘉世的纪念吧。




他随手抽了一张刷上去,是个魔道,顶着嘉王朝的公会名,一身扔在精英大团里毫不起眼的装备,只有扫把是橙字的 。房间没设密码,有人稀里糊涂闯进来他就稀里糊涂上去打一场,毕竟不是趁手的职业,他又打得心不在焉,一下午刷过二十几场,居然有了两成败绩,他也不在意,一切随缘。




大部分人在竞技场也都懒得说话,赢了的大多抱着乘胜追击的心态再开一把,被他反虐回去就脚底抹油开溜。但快到吃晚饭的时候却遇上个中草堂的剑客,一身橙装,起手就是大招幻影无形剑,十分嚣张。肖时钦心里惦记着食堂都关张了不知晚饭吃什么,又被傍晚的湿热空气闷得有些烦躁,手下没留力,把那剑客逼在墙角一顿狂拍。不料对方是个屡败屡战锲而不舍的主,死缠着连打了十来盘,文字泡拼命往上蹦,若不是技术实在不敢恭维,简直都能让人怀疑是黄少天开着小号到宿敌家当卧底。




“兄弟技术不错嘛,呆会儿一起下个本儿?”




他想着连杀十三回对方总该知难而退,谁想到那剑客翻身往旁边的台阶上一坐,居然自来熟地搭讪上了。




“我这样的混在中草堂的团里,不好吧。”




他在对话框里敲了个箭头,弹出去的时候正好指着他自己角色的大尖帽子。“嘉王朝”三个字在帽尖位置闪着光晕特效。




结果对方切成了语音大笑起来,一口溜溜的京片子。




“嗨,这有什么的。不是我说,你们那战队都散伙了,还要公会顶个鸟用。兄弟你既然玩魔道,总该知道我们中草堂的名头。凭你这一手技术,啧啧,进总会精英一团都绰绰有余。夏休抢野图,职业选手会下来亲自带队的,有机会和联盟第一魔道亲密接触!怎么样?不如赶紧退了嘉王朝来加我们中草堂呗?”




肖时钦哭笑不得,但对方已经行动力惊人地甩来一个好友申请,接着又噼里啪啦地敲上一排时间地图坐标点,约他晚饭后一起去刷百人团本。




+++++++++++++++++++++++




在H市的最后这几天像是超市购物的鸡肋赠品,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肖时钦本来计划着离开之前要去各处名胜景点转转,但到底还是敌不过多年养成的宅性,何况孤身一人往西子湖畔断桥上一站,脸色苍白黑眼圈浓重,活脱脱一出失恋青年意欲轻生的戏码,只怕记者都能招来两足球队的。他为自己的脑补打了个寒颤,出门右拐在隔壁的小食店叫了碗爆鳝面,匆匆扒完,上楼来又刷卡进了游戏。左右无事,他揣着三分好奇,开着魔道小号往那个中草堂剑客给的坐标奔去。




百人团自然好大阵势,中草堂魔道众多,他乐得躲在人群里,远远地就看到分会会长车前子骑着扫把飘在半空中发号施令。下午被他连败十三局的剑客就站在旁边,想必也是在公会中地位不低的人物。看到他来,一路狂喜乱舞地顺着坡冲下来,不由分说地拉他组了队。




“运气啊兄弟!刚刚!就刚刚!列屏群山那边刷了个野图,上面的大神亲自出马了,老大正在点人去支援!去不去?”




肖时钦被他的热情吓得倒退三步,傻愣愣地问了一句:“那本还刷不刷?”




“本儿可不总在那里!哪时候刷还不都一样!王杰希大神一年能见着几回!快跟上!”




肖时钦下意识地操纵角色飞过一群人头顶,这才回过味儿来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虽然隐藏了公会名之后看起来没那么扎眼,但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吃饱了没事干替中草堂刷野图?还是上赶着弄个魔道到王杰希面前去班门弄斧?




他跟王杰希交手的次数不算太多,但之前每年常规赛至少团赛要遇着两回,季后赛另算, 擂台也死磕过几次,早被他那个神鬼莫测的飞行路线恶心出了经验。他想着过去一年都在挑战赛里摸爬滚打,一路虐菜,除了最后那一场盛大的一败涂地,都没正经跟职业选手交过手,这时听说王杰希亲自带队出马,要说没有跃跃欲试的心情那肯定是假的。




一念及此,他立刻就往手边一摸,想换张机械师的卡上去;但再一想,不行啊,这个魔道小号是跟中草堂玩家组了队的,跟着他们的坐标走就行;要是换个一穷二白的机械师上来,又要到哪里去找野图boss和王杰希?




没奈何。他苦笑着一甩扫把,跟在一众中草堂玩家后面一头扎进了传送点。




++++++++++++++++++++++




比赛打到这时,结果已经见分晓了。




王不留行还有20%多的血量,生灵灭的血量不到他的一半,且战且退,不住地扔出小型机械道具阻止魔道学者的近身,看着很是狼狈。但雷霆这边的牧师织影稳稳地卡在半截断壁后面,十字架一闪一闪地,正气定神闲地吟唱一个大回复术。




而微草的牧师冬虫夏草,已经在雷霆佯攻王不留行之后的突然转火中被送出场外了。




白光在生灵灭的身上闪过,血条往上一窜的同时,机械师停止了后退的脚步,顶着熔岩烧瓶的伤害正面迎上,强攻!毫不犹豫地换血!




这种仗着自家有奶可劲儿造的打法极少出现在向来小心翼翼的肖时钦身上,偏偏又极其好看,各种道具光效漫天乱飞,几乎有那么几分百花缭乱的意思。雷霆的粉丝群里顿时爆发出惊人的欢呼和掌声,就连对面的微草粉丝也都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王不留行的血条唰唰地往下降,最后在一个加了放大器的狙击之下从半空跌落地面。




赢了。




肖时钦扯下耳机,向后倾身靠在椅背上,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最后这一波不计代价的对拼之中,他的血线下跌速度差不多是王不留行的两倍,要是没有牧师,怎么也得死过三回。




隔壁座位的小戴已经站起身来,小姑娘挺激动,眼角闪着泪花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赢了总决赛呢。肖时钦在心里笑了笑。方学才第一个走到比赛席位的入口处,拉开了隔音门,外面的欢呼声潮水一般地涌进来,赢了。肖时钦重复确认了一遍,屏幕上的荣耀二字仍在闪烁。他带着雷霆成功地迈过了豪门微草这个坎儿,季后赛席位也已牢牢锁定了, 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但就是忽然不知打哪儿冒出一股滋味酸涩的不甘心。




赢是赢了。




但可不是肖时钦赢过了王杰希。




++++++++++++++++++++




B市昼短夜长的寒冷季节还没过去,比赛结束之后早已入夜,街面上呵气成霜。微草作东请客去东来顺吃涮肉,大家纷纷竖起衣领,拿围巾遮着大半个脸,在胡同里走成稀稀拉拉的队形。王杰希双手插兜落在队尾,看着刚刚从记者的包围中挣脱出来的肖时钦紧着几步赶上来,掏出纸巾不住地擦眼镜。




“我那时没打gg是觉得还有转机。”王杰希忽然没头没脑地开口。肖时钦没戴眼镜,视野一片模糊,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是不是该生个气觉得被小看了。”肖时钦笑笑,把眼镜架回鼻梁上,“多个奶还打不过你?”




“你要还是用那种走一步望三步的谨慎打法,我算着有把握拿下你。”




语气半真不假,肖时钦顺着路灯的昏黄光线看过去,这一张侧脸上是大小正常的那只眼,因此表情看上去也尤为平和中正,窥不到半点端倪。但是下一秒王杰希就稍微偏过脸来,比较大的那只眼睛闪闪发亮,嘴角挑着个弧度,怎么看都脱不开狡黠二字。“不信等会儿找个网吧试一把?”




涮肉人间美味,但去网吧刷夜那是找死。两人又都嫌弃酒店的电脑配置和网速,最后还是打车回了微草大楼。王杰希和肖时钦居然会赛后约私斗,这要是给别人知道了估计眼镜都要摔烂几副,但当事人却保持着安静的默契,好像轻车熟路一样一路不带拐弯地走到训练室,三下五除二地刷卡登录进了竞技场。




肖时钦还是坐在靠窗的倒数第二个位置上,背后就是饮水机。王杰希知道那位置之前属于乔一帆,后来就没了固定的主人。从他自己惯坐的位置看过去,重重电脑屏幕之间只能看到对方的四分之一张脸。肖时钦往冻僵的手指上呵着气,黑框眼镜之下掩着半拉紧皱的眉头,脸颊上还留着一抹被冷风吹出的红晕,不知怎么的,他就笑出声来。




这一笑还真有点惊悚,肖时钦抬起头来,伸长脖子越过屏幕看向他。“没事儿。”王杰希收敛起笑容,简单地挥了挥手,报了一串房间号和密码给他。




+++++++++++++++++++++++




挺少有人知道他们私底下很熟,而且说来这也就是最近没多久的事情。半年多以前肖时钦开着个魔道小号跟着中草堂玩家抢野图,他自以为足够小心,连语音都没开,结果还是被人认了出来。




不是被王杰希认出来的——而是被同去抢boss的别家会长认成了王杰希。




当时各大公会都到了个七七八八,中草堂先开了boss,果不其然遭到各家集火,本来有王杰希坐镇这也不算什么大麻烦,但冷不丁斜刺里又杀出个君莫笑来,连着boss和王杰希一起拉走,留下中草堂孤立无援地和各大公会混战成一团。肖时钦没忍住职业病,在频道里指挥了几句,各公会的会长哪里是他的对手,一时之间竟然让中草堂在围攻之中稳住了局面。轮回的三界六道眼尖,看出中草堂这边有个魔道居中指挥得像模像样,想也没想就在世界频道里大喊:“那边那个绿帽子的魔道是王杰希的马甲!集火!一波带走!”




嘿,这话咋那么难听呢。肖时钦下意识地拉出装备面板想仔细看看这小号头上究竟是不是绿帽子,但几百人集火哪容他这般分心,屏幕上令人头晕目眩的一堆光效闪过,他的视野顿时变成了黑白灰三色。




悻悻然地下线,被激起的兴致却没那么容易平息。他从那打账号卡里翻出一张机械师登上去,直奔战场,结果还没跑到一半路程,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个男声憋着标准普通话,尾音里却藏不住卷舌的京味儿:“您好,请问是肖时钦先生吗?”




这人自称是微草的经理,言辞委婉地提出希望能有机会见面聊聊,这招揽的意思明明白白写在脸上。肖时钦知道微草前些日子刚在邱非那儿碰过了钉子,没想到转身就来找上自己。




再有小半个礼拜他就恢复自由之身,抛来橄榄枝的俱乐部不在少数,其中不乏一线豪门。他还没来得及整理这一年的得失,以决定一个适当的去处。但此时对方态度殷切,他又生性不擅拒绝,一时之间倒是僵住了。




他客气地应付了几句,对方听起来有些着急上火,京片子止不住地蹦出来,最后到底绷不住放了大招:“您别顾虑了,就刚才您指挥的那几手,那叫一个干净利落!我们王队一眼就认出来了……嗨,这也瞒不过去了,我就是今儿下午被您拍死十多回的那个剑客,早知道是您我还费那个劲儿呢!”




肖时钦愣了半晌,心想这人明明天天见得着王杰希,刚才在游戏里还装得跟过年过节似的,以前怎么没听说微草的人心那么脏呢。




他漫无边际地想着心事,没留神对面的人说了些什么,等回过神来,听筒里却传来一个更熟悉的声音。




“是叶修先认出来的。——先过来看看如何?”




那声音听着不着力气,在闷热的夏夜里却像是一支冰镇汽水直灌进嗓子眼儿里,晶晶亮透心凉。肖时钦的心跳鬼使神差地漏了一拍。




他说,好。




tbc

热度(372)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