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肖]云端漂流

蘑菇园:

Happy Birthday to 肖时钦!魔法师大大带你玩游乐园【等等





云端漂流




魔法师的信箱空了一整天。

连游乐场也失去了声音,绚烂灯光一盏盏熄灭。这已经是一天将要结束的时候了。

王杰希戴上了帽子,披上斗篷,仔细扣好前襟的纽扣。

 

 

肖时钦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手里的制图才画到一半,指间还夹着支铅笔,眼镜歪在鼻梁上。听见敲门声,他立刻睁开眼睛,条件反射地直起身子看了眼钟,这才揉着太阳穴走去开门。

王杰希握着扫帚站在他的门口,打量了一下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印子的肖时钦。肖时钦也扶正了眼镜,打量了一下穿戴整齐好像准备去参加魔法师会议的王杰希。

“你……”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默契地闭口等待对方先说。这种事情他们不是第一次干了,肖时钦无奈地侧身让王杰希先进屋,心想下次自己语速最好快一点。

“你今天应该请我吃饭。”

王杰希却在进门之前执着地看着肖时钦说完了,这才面无表情地迈进了屋子。

肖时钦望着王杰希的背影,脑袋里冒了三个问号。

 

 

“来个甜甜圈?”

“不了。”

王杰希端坐在肖时钦对面。这让肖时钦有点头疼。他记不得自己曾经和王杰希约定过共进晚餐。翻开日程记录表,里面密密麻麻,写的也都是近期要完成的任务。刚才又因为睡觉浪费了半个多小时,要加快速度才行,最好今晚完成图稿,明天抽空补齐欠缺的材料。

他盯着日程安排仔细研究了片刻,突然觉得不太对。抬头的时候,王杰希仍然面无表情地喝着茶,大概是早就习惯了。

肖时钦觉得这样不太好。

“……你想吃什么?”他把日程安排放到一边,转身在抽屉里找菜谱。

“我不饿。”王杰希回答他。

“……”肖时钦把菜谱上的灰拍一拍,又放进了抽屉里。“那……叙叙旧?看电影?我前段日子做了一个爆米花机……”

王杰希默默看着他。

肖时钦流汗。

 

 

两分钟后他跟着王杰希来到了自家楼下。魔法师横起扫帚跨上去,拍了拍自己的后座。扫把尾巴上的亮光被他拍的一抖,飘飘洒洒落在地上。

肖时钦咳嗽了一下。

“我不太习惯这个东西……”他有些为难地看着王杰希,“我能找个飞行器代替吗?”

“你可以抱紧我。”王杰希说。

肖时钦露出就义般的表情坐了上去。他抓住王杰希的斗篷边缘,丝质布料滑丝丝,握在手中不太真实。王杰希回头看他一眼,伸手抽走了自己的斗篷,抓住肖时钦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

扫帚慢悠悠地飞了起来。

 

 

“我们去哪?”肖时钦问王杰希。

“随便逛。”王杰希说。

他们轻飘飘地飞在整个城镇的上空。王杰希已经把速度放慢了,但这对于肖时钦来说仍然是一种巨大的煎熬。整个城市都沉睡了,只有少许灯光还亮着。他们脚下一整片阴影,而王杰希扫帚上的亮光簌簌而落,一直坠落到肖时钦看不见的地方去。

肖时钦不恐高,可他觉得自己要被吓出恐高症了。他不自觉地抓紧王杰希的衬衫,把耳边的风声当做电风扇。

 

 

缓速飞行的扫帚突然加速,王杰希的斗篷扬了起来,擦着肖时钦的肩膀。“去哪?”肖时钦又问了一次。

“游乐场。”这次王杰希回答了他。

“游乐场已经关门了……”

王杰希没理他,压低了扫帚的飞行高度,斜斜地朝着地面俯冲。肖时钦向前滑了一下,靠在王杰希身上。

“玩过吗?这个游乐场。”王杰希转头问他。

肖时钦微微摇头,抬手扶了一下跟着滑下来的眼镜。王杰希嗯了一声,带着肖时钦从游乐园的大门上飞了过去。扫帚飘落的亮光停在售票处,像亮起了一小盏灯。

“呃,”肖时钦转头朝那儿望了一眼,“你想玩的话,我们可以下次再来。周末还有花车游行和马戏表演。”

“好。”王杰希说,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带着肖时钦一路飞到了游乐场的游园指南展板前面,“有灯吗?”

肖时钦摸了摸口袋,摇摇头。

“那你抓好我。”

王杰希说完,突然让扫帚原地飞快地转了个弧。扫帚上的亮光刷一下全部被他甩到了指示牌上面。借着这亮度,王杰希大致扫了一遍地图,顺便用了个魔法把肖时钦飞出去的眼镜给捡了回来,递给晕头转向的肖时钦。

 

 

他们沿着指南上的路线慢慢飞行,穿过木质栈桥,在糖果屋上方慢悠悠打转,用扫帚上的亮光照一照鬼屋的玻璃窗。王杰希在每个地方都绕了一圈,连小卖部后面捞金鱼的小池塘都看过了。肖时钦坐在扫帚上往水面望,觉得有点傻。

两个人又慢悠悠地飞走。王杰希一路往过山车的方向飞,最后停在了车厢停靠的地方,然后沿着轨道飞了出去。

肖时钦觉得要糟。

“王杰希,太高了。”他又一次抓住王杰希的衬衫。“是有点。”王杰希说,控制着自己的扫帚沿着轨道爬升。被重力影响,肖时钦整个人都向后滑,不得不紧紧抱住王杰希,同时思考是否要在王杰希的扫帚上安置一个金属椅背。

他们爬到了顶端,眼前是一个巨大的陡坡。王杰希在这里停了会儿,抬手摘掉了肖时钦的眼镜:“飞出去不好找。”

肖时钦觉得太糟了。他不安地动了动,试图制止王杰希:“王杰——”

 

 

希字被风吹走了。

没有任何预告,王杰希猛地向下飞去,斗篷跟着高高扬起。肖时钦一瞬间感觉自己也要被吹走了。他紧紧抱住王杰希,半边身体被斗篷蹭着,半边风声呼呼作响。

巨大陡坡之后一个滑行缓冲,接着再次拉起高度。轨道从假山缝之间险险擦过,王杰希跟着轨道朝假山加速飞行。肖时钦看不太清楚,只听见风声忽然被挤压,之后回想才吓出一身冷汗。

游乐场一盏灯都没亮,但王杰希飞快地穿梭在轨道之间,亮光一路洒过去,像是一辆夜间启动的列车,在过山车的轨道上摩擦出噼啪火花来。

半分钟的车程,王杰希花了两分半钟飞完,最后再次回到车厢停靠的位置。“想再玩一次吗?”他慢慢飞出过山车排队区,看了肖时钦一眼。

“……其实我有点想吐。”肖时钦苍白着脸回答。

王杰希没说话,转头笑了起来。

 

 

他们又一次慢慢浮了起来。王杰希一路往上飞,飞到整片游乐场都变小,只能勉强看见过山车的轨道和巨大的摩天轮。远处的海浪冲刷着沙滩,魔法城堡悬浮在海中央,尖锐的塔顶割去半块明月。

肖时钦还没缓过来,这会儿微微闭着眼睛靠在王杰希身上。

“太高了,有点冷。”

他们飞得真的太高了。肖时钦想让王杰希往低处飞,可王杰希侧身,摘下自己的帽子盖在了肖时钦的头上。

王杰希还没把肖时钦的眼镜还给他。远处景色在肖时钦眼里一片模糊,只有王杰希是清楚的。他努力闭了闭眼睛,想确认一下两个人的位置。

王杰希的手隔着帽子扶着肖时钦的后脑勺,凑过去在对方的嘴唇上碰了碰。

 

 

肖时钦原本已经够晕头转向的了。

这会儿他整个人都懵了。嘴唇上的力度轻柔,如同被一片羽毛轻轻贴住。可肖时钦觉得周围空气都变热了。他感觉扫帚在晃动,又觉得天旋地转,还感到一丝……失重感?

王杰希冷静拉住不断下坠的扫帚:“不好意思。”

……差点就摔死了!

肖时钦再次深思起改造扫帚的必要性。最好能改造成一艘飞行器,要有至少三层保护措施和五种逃生办法,还得有两个金属椅背。

王杰希抬手把眼镜还给他。他单手带上,又把帽子摘下来戴回了王杰希的头上,顺手正了正上面的星星纽扣。

 

 

他们绕着圈压低高度,亮光一圈圈洒在巨大游乐场上。

“谢谢。”他小声对王杰希说。

“你欠我的饭可没有抵消。”王杰希微微侧着头回答。

“……”

肖时钦苦笑着抬手扶眼镜。

 

 

两个人慢悠悠飞回肖时钦的住处,王杰希把扫帚停在肖时钦的楼下,总算让肖时钦踩在水泥地面上。

“感觉怎么样?”

“……”肖时钦站定晃悠了一下,“像在飘。”

王杰希扶了肖时钦一把。

“我觉得我再也不想呆在高空了。飞行器也不行。”

肖时钦这么说着,跟王杰希一起走进楼道里。他的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脚底轻飘飘,完全是在扫帚上呆久了的后遗症。

王杰希好笑地握着他的手,迈在如云朵般的台阶上。

 

 

END


热度(147)
  1. 脸滚键盘蘑菇园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