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本地人系列2:来套煎饼果子?

阿戳_Eleanor:

*联动前作本地人系列1:你怕是吃着菌儿了

*杨聪生日快乐,算算年纪你是我弟!
*天津人在外地的想家作,私设如山,母校入镜
*跟你们讲,嫁人就是要嫁天津爷们!又逗又贫!不矫情不直男癌!还大把大把给花钱!倍儿suai!
*外地小朋友请配合附注的天津大辞典和拼音食用
*其实就是给你们卖天津这座城市的安利!吃不吃!
*Ready?Go!

白庶在301呆了一年了。
天津这个城市的冬天在一众北方城市里绝对算不上冷的,反而有一种奇异的温暖感。早上煎饼果子摊的大爷和着面糊摊煎饼——当然,在天津无论是火腿肠还是辣条绝对不会出现在煎饼果子里,那算邪教——买上一套,就着一袋热乎的海河可可奶(注1)吃完,慢步走到训练室,旁边钱文举把92.1(注2)关掉开始训练,中午订了八珍豆腐的盖浇饭,这个海滨城市最不缺的就是水产,里面的墨鱼仔和鱿鱼段弹到必须用力咬下去,爆出一口的酱汁,晚上三三两两楼下吃火锅(注3),在氤氲的水蒸气里可以把一切的闲话就着羊肉片吃进肚子里。井盖往出冒着热腾腾的白气,还有街边卖烤山芋和烤玉米的,小日子,没治!
301的俱乐部附近有一家高中,挂着市重点的名字,但是每年也就十几个人总分能在六百分往上,盛产游戏高手。
最后一句话是杨聪腆着脸跟他说的。今天降温下了雪,杨聪翻了件白色的羽绒服套在身上。
“高杰你看,像不像大白?”杨聪扭头问。
“像米其林轮胎。”高杰面不改色。
“滚蛋。”杨聪笑骂一句,“白庶南方人吧,听说英国也不怎么下雪,这回能好好看个够了。”
去年白庶来的时候压根没下雪,直到放假回家才迟迟下了一场,白庶没赶上。
“等会我撒么两眼啊……”(注4)杨聪扒着窗户眯着眼睛往出探身子,“你看那个窗户,旁边合欢树枝子上有个兜儿的窗户,我当年奋斗过的地方。”
“……”白庶顺着那个红色的塑料袋看过去,“奋斗出什么成果没?”
“其实当时能上个二本的,本地的大学给的分数线低嘛,然后我愣是说服我妈让我打游戏。后来就再也没回去看过老师,只和几个要好的哥们聚过。合欢树开花在六月初,合欢花开了,我们就毕业了,就分开了。”
这是属于这所学校的学子的独家记忆。学校别的树换过很多次,只有合欢一直都在。
“队脏你还训不训练!”李亦辉扯着嗓子喊。他本是北京人,来这段时间口音被带跑了,平翘舌不分,队长成队脏。
“训!”杨聪拍拍白庶肩膀,“我要是米其林轮胎,你是啥啊?”
“……我是地桑内白线成不。”白庶抽抽嘴角,看了眼身上的白色风衣。
“方言学的不错,但是不够贫气。”(注5)
“……滚。”

训完练下楼买麻辣烫吃,白庶提着自己还冒着麻酱香气的那份慢悠悠往回走,旁边是杨聪逗比的歌声。
“内揍似,我要的滑板鞋。我的滑板鞋,sisangsisang最sisang,在介打出溜的酒地桑,摩擦!”
一曲歌毕,整齐划一的一声“噫”。
这是相声园子的喊法,意思是把人往台下轰呢。
杨聪毫不在意地勾过白庶脖子,把烧饼换了个手就要去打孙明进,白庶被夹在这俩人中间一个劲的苦笑,杨聪靠在他怀里,有一股薄荷的香气往他鼻子里钻,白庶后知后觉想起杨聪中午好像洗过头发。
好在这天太冷,每个人脸都冻的通红,才没被发现。
路过几个买晚饭的学生,他们在这里出现已经不算稀奇,便也淡定地打了招呼。白庶眼瞟到不远处的女生,正一脸诡异的看着他们。
白庶可是在英国混过的人,明白这个眼神。
意思是:看这对基佬!
白庶干咳一声,把杨聪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
女生的眼神变成了:哟害羞了!
杨聪顺路买了二斤糖炒栗子,还是刚刚出锅的,散发出混杂着热砂子味道的香气,他剥了一个塞到白庶嘴里。
“队长,跟你说个事。”
“嘛玩意?”
“你女朋友漏气了。”钱文举开了个黄色玩笑,指着还含着烫栗子嗤嗤吹气的白庶。
“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杨聪笑喷。

刚刚过去的万圣节,301以“照顾白庶心情”为由(实则就是想玩)好好热闹了一番,高杰从网上订了件黑色的全身斗篷,高高的尖帽子,货真价实的FFF团;钱文举还算是比较经典的僵尸造型,脑袋上扣了个水桶,旁边的孙明进捧了满怀网球,砸上去duangduangduang地响;杨聪和白庶算是经典的吸血鬼和堕天使造型,白庶还特意戴了大大的黑色翅膀。一群人包了一个酒吧,喊着“Trick or Treat ”,一拥而上抢自己喜欢口味的嗦了蜜(注6)。
杨聪让嘴角的陶瓷假牙给坑了,闭不上嘴,一根嗦了蜜吃的特别慢,对于他这种土生土长的津城人来说吃东西发出声音简直是不可饶恕,只能囧囧地拿着一根草莓味的,时不时舔一口。
白庶的那支咖啡味的已经吃完了,他凑到杨聪身边,瞥了一眼围着李亦辉吵着要变魔术的其他人,借着巨大的翅膀掩护亲了杨聪一下。
草莓味和咖啡味。白庶舔舔唇。
杨聪被吓得一激灵:“你疯了?”
“没。”
“……你离我远点。”杨聪一缩脖子,看着不远处的其他人。
为了气氛酒吧只开了几盏灯,好死不死在吧台和游戏桌上各有光源。
“注意场合。”
“上次我在走廊亲你让钱文举看见了。”
“操。”杨聪眼前一黑,钱文举出了名的小喇叭,要是他知道了就和队内公开出柜没区别了!他刚想说什么就让白庶又堵住了嘴,手中的嗦了蜜掉在光滑的吧台桌上,半融不融地拉出一点糖丝。
白庶的舌头扫过杨聪齿间的每一寸,舔到那两颗白白的假尖牙的时候顿了一下,随即扣住人后脑勺加深了这个本来就很深的吻。
如果说刚刚是两个人贴在一起说悄悄话,这次要怎么解释!杨聪劲没白庶大,宽大的吸血鬼装束又十分限制他挣扎,他听见一阵魔术成功后的叫好声和停顿一下后更加热烈的起哄声,就知道被看见了。
待白庶好不容易放开他,夺路而逃。
杨聪一身黑,身形又瘦,很快就隐藏在了黑暗中,白庶出门时被身后的翅膀卡了一下,再追的时候就找不见了。


“生气了?”
“没有。”
“你肯定是生气了。”
“没……唔……你轻点……”
“我轻点你怎么爽?”
杨聪咬着枕头骂白庶惨无人道,而后者却毫不在乎地亲上人光裸的背脊,同时狠狠地一挺。
他还没把尖尖的白瓷牙齿拿下来,咬得枕头开了线,修长瘦削的手指握在床头的栏杆上,绷出一道道弧线。
身后的白庶几乎全副武装,就连身上装饰用的金属链子都没摘,冰凉凉往上一贴,磨蹭得杨聪直痒痒,他那声咒骂卡在了喉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逼着他捶了下床。
“你不是说要学英语……刚好练练……”白庶笑道,“比如F**k me?”
“操,我不看欧美的!”杨聪低吼,“你他妈等着我明天怎么得楞(注7)你……”

于是第二天训练室上演了一大奇观。
“谁他妈乱传我是受?!”杨聪拍桌子。
“队脏绝壁是攻!”钱文举表衷心。
“肯定不是我!”高杰不甘示弱。
“宝贝儿怎么还不坐下,屁股疼吗?”
要不是别人死命拦着,白庶就被顺窗户扔下去了。
好在队友也不歧视这个,不就是搞了个对象么,胸平了点个高了点下面还多了二两肉,有什么的。队内的小型出柜并没有透露给媒体,只是再之后出去买吃的,总会隔开其他人走,旁边路人妹子笑得意味深长的时候会回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当天晚上他们去大悦城转悠。如今这个城市的娱乐场所早就不是滨江道一头独大,万达也好大悦城也好,都是可以兜里两百块走一路吃一路的地。他们大冬天的去慕名吃手工冰激淋,杨聪要了巧克力香草的被吐槽太俗,然后愤愤不平的从白庶碗里挖了一勺抹茶的。
“你虫子牙还没好,吃嘛冰淇淋。”杨聪看着白庶挖一勺就揉一会腮帮子,“话说回来,英国饭有那么难吃?”
“我觉得是挺难吃的,队长你还记得么,白庶刚来那阵咱去下馆子,我看他眼都绿了。”
“……也没那么难吃。”白庶有点无语,“就是英国人脑洞比较大,啥都敢试试,平时也不吃什么仰望星空。”

说到吃,就不得不提今年的世界邀请赛。三零一虽然没人被选上国家队,但杨聪再没正形,好歹也算是个大神级别的人物,当机立断包了机票,说是要给中国加油助威。
直到落地白庶才明白为什么杨聪把他的衣服和自己的放一块了,原因很简单,他是在报仇呢。
“叫丫们特么不给你吃好吃的。”杨聪信心满满。
杨聪自己的那堆行李装了各种各样的食材,鬼知道他怎么过的海关。
当天晚上吃火锅,先是爆发了内部的大战——很简单,以黄少天喻文州为首的南方人吃火锅不加麻酱,而王杰希和杨聪站在同一立场上狞笑着往碗里挤麻酱蘸料。
“杰希你不能这样啊。”喻文州故作伤心,“说好的革命友谊呢。”
肖时钦趁着没人伸筷子,夹了一大堆金针菇。
“为什么你们吃火锅不放油条?”苏沐橙咬着筷子尖。
“什么玩意?”举桌震惊,“你们还往火锅里搁油条(果子)?”
“我完全不能接受油条搭配豆浆以外的东西,苏沐橙你这个邪教徒。”孙翔表立场。
“说嘛呢!考虑过我大煎饼果子市人的感受吗!”杨聪不乐意了。
没过十分钟他们就镇定下来,其乐融融涮起了羊肉片,香味引来了隔壁的歪果仁,其中也有白庶的前队长,同时也是英国代表队的队长。
“……队长,你是不是就为了气他才带的这些东西。”
“谁说的,我明明是在炫耀。”
“如果喜欢!就把这当做是荣耀!而不是炫耀!”叶修的老梗已经人尽皆知。
“炫耀。”叶修很淡定地举起了杯子。
“炫耀。”黄少天附议,同时捞了两个鱼丸。
“就是炫耀。”喻文州跟了一句,精准的夹住了翻滚着的豆腐。
歪果仁已经哭瞎。


第二天本来状态就不是特别好的对手遭遇了第二层打击。杨聪动用自己职业选手的身份,弄到英国队坐席后面的票还是很简单的。
白庶捧着一套煎饼果子,有点懵逼。
杨聪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你永远不知道在他逗比的表象下隐藏多少能支持他逗比的技能。
比如在苏黎世摊煎饼果子。
“Hi!”英国队队长伸着手和白庶打招呼。
“Hi……”
很多时候,并不是韭菜盒子的食物杀伤力也是很大的。比如刚刚摊好香气四溢的煎饼果子。
杨聪还十分不知足的叹气:“我炸果子的功夫还是不到家……这么多套就白庶那个正好。”
“能不虐狗吗!”高杰怒目而视。
“……”白庶无辜地躺枪。
当天英国队似乎是被刺激到爆种,中国队两分之差险胜。比完赛握手后英国队长奔着白庶就过来了。
“What's it?It smells very delicious.”
要怎么和你翻译啊……白庶头疼:“Hmm...Chinese hamburger.”
杨聪笑抽:“中国汉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庶你太有创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英国队长陷入了短暂的迷茫。

杨聪跟白庶第三天就回去了。

“遗憾么?作为观众。”白庶在回去的飞机上问。

“硬要说的话是有一点……不过谁没有点遗憾呢?”杨聪一脸的无所谓,“就像吃到了不喜欢的香菜啦,去看日出结果阴天啦,其实也是另一种的成就吧。”

“真难得,从你这里听到这么有深度的话。”

“我一直很肤浅么?”杨聪很无辜。

“并没有……我爱你。”

“哎——还真是肤浅啊。”杨聪打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账号卡,轻轻抚摸着掉了色的边缘。

“我杨聪,对着大地,对着天空,对着云,对着风,对着鲜花、彩虹发誓:我这一这辈子只爱白庶一个人,要让他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杨聪突然犯病,猝不及防。

“……还有荣耀。”

“哦对,还有荣耀。”

注1:海河奶是天津特产,就连北京都没有卖的,尤其可可奶特别好喝,现在给我十袋我能给它变没了。(挤眉弄眼
注2:92.1是天津相声广播电台,二十四小时连轴转放相声

注3:我最近才知道其实重庆人吃火锅不蘸麻酱……妈的学校附近那家重庆火锅城骗老子。
注4:撒么——四处看
注5:贫气——话唠,没正形
注6:嗦了蜜——棒棒糖
注7:得楞——整治(人) 

 

-The Locals 03-

END

热度(356)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