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秋】旅途

今朝有酒:

今天的深夜六十分!好久没产!


结尾没太多详细写就到点了(。


一叶之秋x秋木苏


++++++++++++


  荣耀大陆上有个叫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


  很多人见过一叶之秋。东镇的酒馆老板讲他威风凛凛的战矛,西镇的游吟诗人道他见识不凡的谈吐,北镇的结群孩童说他一身惹人称赞的衣装。然而他们都未能与一叶之秋相处很久的时间,这个名声赫赫的战法总会在攀谈几句后露出歉意的笑容,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一不小心聊过了头。


  “抱歉,我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和你聊天很愉快。”


  但也如他所说,一叶之秋是个远行者。


  他记不清自己具体是从这个夏天的哪天开始旅途的,硬要说的话是自己把那个人——那个头顶麦黄色ID,总和他形影不离的神枪手——秋木苏弄丢的那一天开始。


  他途径很多地方,每当有人提起这个问题时,一叶之秋总是很头疼。而这种时候他常常是晃着酒杯,看着杯子里化的差不多的冰块才缓缓攒出一个笑来:“被现在的操控主人删了好友啊……” 


  而攀谈者在听他说这话时,都是以摇头与多多少少的安慰作回应。


  对于一叶之秋这样的账号卡角色来说,操控他们的主人无疑拥有着绝对的操作权力。昔日相伴交谈的好友可以因为主人的情绪而再无法相见,嫌恶的讨厌鬼也有可能因为两方主人的关系而并肩作战。这都是很简单的事,只不过需要那个世界里的主人动动手指而已。


   一叶之秋作为荣耀大陆上的斗神自然很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他安慰自己,幸好与秋木苏只是失去联系,至少他还可以把秋木苏找回来。只是得花点儿时间,他想,那个神枪手还不知道在哪儿嘟囔着他的名字,胡思乱想的等着他。


  他每天有自己的正规训练,除了那些时间,一叶之秋在线下还是十分自由。线下的大陆是操控者所看不见的,秋木苏和他也因此得以保留了一寸秘密领土。


  一叶之秋喜欢秋木苏——他非常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尽管他见过太多太多的人,遇到过太多太多的神枪手,他还是觉得没有比秋木苏更好的,或者说,更合适的。他们总是并肩作战,所以在发现秋木苏不见了时,一叶之秋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踏上了寻找对方的旅途。


  他记得秋木苏很多不为人知的样子。


  在大陆的人眼里,秋木苏是个天才神枪手,捕获无数少女芳心,其中或许还有几个一叶之秋这样的男性。他们所知道的秋木苏风采奕奕,为人开朗大方,是在阳光下笑容能闪闪耀眼的真正的神枪。


  一叶之秋对此总是这样说,“我真想把你那点儿蠢事都抖出去,让他们好好看看神枪的真实面目,哈哈哈哈……”


 秋木苏虽然不屑于为这类小事拌嘴,但仍会语气凛然的回他几句。


 此时正坐在沿途酒馆里的一叶之秋想到这儿,恍惚一阵,仿佛又回到了那时的吧台前。他清楚地记得那是秋木苏家一个叫君莫笑的年轻人在银武上出了问题,而秋木苏的一副暗纹皮手套也赔在了上面的那天。秋木苏早早的就跑来找他,去了两人最常去的那家老旧酒馆。


 那天的秋木苏显然因为弟弟面临的意外心情不好,破天荒的没有对自己讲些所见所闻,一叶之秋为此而记忆深刻。同样深刻的还有走人时秋木苏理直气壮地叫自己付钱,然后又转过头去对侍者说:“不用找零了。”


 一叶之秋想到这儿笑了笑,撑在吧台上的手肘收了回来,他对这个陌生的酒馆老板道别,然后推开那扇不起眼的木门又继续踏上旅途。


 ====================


 秋天的时候,一叶之秋在旅途的最后那片麦野里找到了秋木苏。他小心翼翼的走上去,给了人一个拥抱,过了有一会儿才去回应他的是快被勒到窒息的——秋木苏的思念。也许是他的错觉,秋木苏头顶的麦黄色ID在又一次见到他时冲到了橙黄色。


 这在荣耀大陆上成为了孩子们都知道的故事——夏天时一叶之秋走了很长很久的旅途,秋天时迎来了最终的圆满。那是一个属于他,也属于秋木苏的季节。


 而紧紧相拥的两人身旁,灰雁在这片金黄的麦野上空旋去,有风掠过压弯了谷穗,露出他们的身影。抱的那么用力而认真,仿佛要打碎时间的囚笼,再不分离。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一叶之秋看到秋木苏的嘴动了动,声音随着麦穗折腰的方向被打碎在风里。


 他没有听到,但他知道那句简单的话是什么,因为他对上秋木苏的眼睛,就什么都读了出来。  


 他说——。



热度(22)
  1. 脸滚键盘當浮一大白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