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5

月候候:

是约战不是约炮啊你们这些内涵的快去洗一洗【脑】


下章保证放喻总【闭嘴


打几个预防针:


方锐大大当然不是跑来无理取闹。


当然黄喻《春日游》里就说了——虽然那篇我就写了个开头——我流黄少必然神经病,不过这几章里他如此神经病还是有原因的。天知河系列各篇互相照应,没写到不代表没原因,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推论一下这个时间段上《春日游》里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以及《天末扬波》里发生过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虽然打死我也不说。




 @初五五五五  @痴汉夏天  @Tornado Alley  @Athena巫毒娃娃  @列当二斤  @菲酱酱酱--江副来读我的心 @沫雨成潦  @涧七渊 @蜂蜜与四叶草  @Dawnage  @水水母母  @韶华偏安 @朱弦抚余音 @广天一夜  @倾斜角 @安静的圣斗士  @繁花姒瑾。 


如有遗漏请尽情殴打如有不想被打扰也请尽情殴打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2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3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4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5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6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7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8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9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0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1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2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3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4






15
黄少天扑哧笑了,“哎呀妈呀这事闹的,我还道是谁……”
原来是虚空少主,大逢山的小鬼。
那一句他隐而不发,瞳孔深处光彩流转,渐渐在棕黄虹膜上洇成一股极锋利难控的欢喜。
李轩笑意晏晏,“黄少不在蓝雨纳福,这是出来坐镇蓝溪阁了?”
你家魏老大也放得下心?
“天一暖这城里就怪,蛇虫鼠蚁魑魅魍魉愈来愈多,说不得只好下山过来溜达溜达,洒扫除尘,清清垃圾。”黄少天耸耸肩,“小李子你又是怎个意思?大逢山想是盛不下你了?我蓝溪阁厨下正还缺个拨灰吹火的。”
我蓝雨剑道独尊,剑击之术冠绝天下,奈何你剑都折了,就算咱家肯收你入门,怕也只好打打杂罢。
“关你屁事。”
泠然一声撞到耳畔,黄少天挠挠耳朵,牙尖忽然沾一沾下唇,笑意斜飞,“哈。”
吴羽策冷冷地,“他的剑又不是你打折的,有什么好显摆。”
白沾光的傲气,也算你的体面?好不要脸。
黄少天笔直转过身,直勾勾看了他会儿,“你是使剑的。”
他盯住吴羽策腰间长剑,李轩上前一步轻轻拦住,音调警告,“黄少天。”
“方小锐,东西还他。”黄少天静静也迈了一步,“于小锋,回去不准打小报告。”
是放着眼前烂摊子视而不见还是被黄少当作打小报告的告密狗——于锋简直不知道哪个更郁闷一点。
李轩一把攥住吴羽策手腕,“还有事,告辞了。”
“要走可以,先让哥哥给你添个记号。”黄少天大笑,“剑划出来的吧——你眉心那道印子。谁这么胆大包天,抢了老子的先?”
小李子你这点本事,够来者不拒的啊,快讲来听听,除了咱哥们,还有谁这么出息,给你脸上都打了标记——“这是要带出去卖么?你虚空连个草标儿钱都差着?”
他堂皇清脆一串话连珠似的冒出来,拦都拦不住。方锐脸色变了变,看一眼于锋,暗中做个手势,上前扯住黄少天衣摆,就势摸过荷包装好那串田黄石印章,顺手掼回给李轩,“得罪了,下回喝茶?”
手心里蓝锦衣角陡然滑脱,黄少天起步就抢,正与李轩撞在一处,他微微一笑,脚下如霜履冰,对面不足三尺,一瞬间他滑了不知几个来回,残影婆娑,在李轩眼前演出五六个一模一样清清楚楚的黄少天。
方锐呆了,“……剑影步。”
虚空蹑鬼步,蓝雨剑影叠。天下武林,轻功公认以微草门中绝技拂眉雪为尊,虚空鬼步与蓝雨剑影步却是难分轩轾,从来高下未定,一家以轻盈飘忽鬼气渺渺著称,一家快如云流舞风,又有残影活灵活现欺人不浅。
李轩方才已显了鬼步身法,这会儿黄少天又实实在在亮出剑影步……虚空少主,蓝雨传人,这是存心要拿自家本事做个了结的节奏吗?

李轩抬手去接荷包,冷不防黄少天已逼到面前,登时觉出不好,避让对招都来不及,咬牙索性更进一步,飞身就抢,去意决绝,俨然势在必得。黄少天嗤一声笑,轻轻让开一点,露个空子给他,伺着李轩指尖刚刚沾上荷包,陡然起手,镜花锦绣长袖轻扬,手腕微曲姿态优雅如鹤吻,衣摆下三寸明光陡然一现,将正午日光收上剑刃又折射出来,万古冰川般冷厉炫目,直直晃在李轩脸上。
李轩蓦然僵住,步子收也收不住,几乎一个踉跄,他反应快,袖中滑出折扇唰一声展开来,遮住头面,另只手仍够向落下的荷包。
那一刻他听见黄少天的声音里又带上那种奇异的明快与兴奋。
“方小锐你瞧着——喂我说你他妈瞧好了成吗?”
方锐听起来快要崩了,“黄黄黄黄黄少!”
“——鬼怎么能跟人比。”
轻轻的嚓一声,折扇居中削断,一点剑光扑面而来,似黑暗中一枚苍白妖媚彗星撞向他刺痛迷蒙双眼。
黄少天说:“我画一道横的,给你凑个十字儿。父老乡亲走过路过莫错过,大逢山的小鬼头儿,十个钱看一看……”
“滚!”
无边无际痛楚麻木黑暗中,红莲烈火滔然而起,举火烧天,一刹那暖过眉睫。
李轩低低呻吟一声,“阿策。”
这下可麻烦了。
剑锋相撞,极古怪的嗤一声,全不似金属交接,倒像寒铁淬火,熔岩入冰。
吴羽策抓住他手腕带向身后,手心比他肌肤还冷。
他横剑于前,一回身忙忙地去掩他双眼,“……李轩?”
李轩你还看不看得见我。
剑光混了日光刺入眼底,瞬间足够制敌机先,若是平常人大概给晃一下也就算了,至多慢上一慢,输个一招半式,可李轩那双眼睛……
他一个人长年累月被香隐空拿药焙着,掩着一双不为人知鬼眼,大逢山罕见天日,他也惯了衣锦夜行,轻如枭鸟,灵如蝙蝠,那双眼夜视无碍,于暗处大占便宜,强光下却比普通人更易伤着。
这姓黄的小子俨然深知这一点,上来便揭人的短……打人还不打脸呢!
妥妥的机会主义者无疑。
“黄少天。”吴羽策轻念这名字,“我知道你。”
困花江上那三日三夜,有你在内。
——他们每一个,你都见得着。
——九州论剑,天下之盟。他们每一个,都是日后我们的对手。
黄少天微笑,“是啊,但是我可不知道你。”
方锐捂脸。他看着黄少天重新夺回荷包,倒出那串印章徐徐摆弄过去,“好美的章子,只不过,这也不是小李子的东西吧,他又打从哪儿偷来的?”
蜜金色田黄冻石章镶银钮绊,入手温润如玉,他拇指一捻,“这一颗颗的,可都刻着个吴字。”

冰凉掌心突然自李轩眼上移开,他下意识迈了一步,又本能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在你面前。
下一刻一袭纤软温热覆在他脸上,吴羽策轻声说:“先掩着些。”
那语气极其平静。
李轩不必看也知道是他打从袖里解下来那条轻红茜香罗汗巾子,吴羽策一边顾着他,爱理不理回了黄少天一句,“那是我的,你又怎的说?”
黄少天紧盯着他——和他的剑,“阁下姓吴?”
他换了称呼,却俨然是因为眼前这柄剑。
“虚空,吴羽策。”
“邸报上有提,可我倒没想到,这一代的逢山鬼刻……”
少年莹莹双目打从虹膜上透着一股镀金般诡谲明亮火热,几乎没了人味。
“真料不到,红莲天舞之主,竟然是这样的。”
方锐快嘴快舌接了一句,“这样一个美人儿。”
吴羽策没理他,冷冷回道:“我也想不到,冰雨竟倒霉到给人这样用的。”
江湖四派名剑,冰雨葬花,鬼舞天链,长短轻重各有分别,却都足够普天之下习剑之人敬若神明,倒没见谁使得这么投机取巧,全没半点尊重气派。
——你也好算是个剑客呢!
黄少天怔了下,哈哈大笑起来,几乎要笑出眼泪。谁也不知有什么值得这样好笑,他自顾自笑了一场,陡然止住,突兀一句,“小李子眉心那道伤,是给你划的?”
吴羽策一愣,脸微微一偏,黄少天立刻懂了,噗地笑出声来,一提手腕,无声无息举剑齐眉。
三尺秋水凝春冰,剑锋上一层银雨光泽倏然滑过,滴露般凝在剑尖,衬得他一双眸子益发渗出了奇异淡金色。
“冰雨出鞘,向不轻回。”
他嘴角俏皮一抿,又带点似笑非笑的傲气,“小鬼,约吗?”

热度(160)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