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6【HALF】

月候候:

事多写不完了外加心情也不好,放个半章混日更吧,gome




 @初五五五五  @痴汉夏天  @Tornado Alley  @Athena巫毒娃娃  @列当二斤  @菲酱酱酱--江副来读我的心 @沫雨成潦  @涧七渊 @蜂蜜与四叶草  @Dawnage  @水水母母  @韶华偏安 @朱弦抚余音 @广天一夜  @倾斜角 @安静的圣斗士  @繁花姒瑾。 


如有遗漏请尽情殴打如有不想被打扰也请尽情殴打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2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3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4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5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6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7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8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9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0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1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2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3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4


天知河 之 春修罗 第二部 月轮拾碧 15




16


都是用剑的,我给你这个面子。


赢我一招,我就放你俩走,但你若在我手里讨不到半点好,对不起——黄少天点点头,“那边的小李子,乖乖把脸伸过来让哥哥给你添点彩。”


当日困花江上你那样得瑟,可想到也有今儿?


吴羽策五指一紧,默不作声。


李轩悄然上前,苍白手指团了团轻红汗巾,袖入掌心,对黄少天一笑,“先把东西还来。”


“既是他的章子,怎在你荷包里?”


“……我送他的。”


李轩闭了闭眼,身后吴羽策嗓音轻淡冷漠如他从不肯饮的雪绿茶,“——你管得着么?”


黄少天失笑,“自然是管不着的……”晶亮眼珠在两人身上转了转,他笑得非常好奇,过会儿漫长地哦了一声,“定——那什么的——信物——不成?”


方锐叹气,“阿黄你知道太多了。”


他叉腰踮脚四处乱看,只恨于锋还不回来。


黄少天上上下下抛着荷包,“喂喂,到底打不打?”


李轩步子向前一移,笑道:“黄少你不用冰雨的话,我陪你打一场。”


“现放着红莲天舞在这儿,老子跟你打?你很稀罕吗——”


黄少天剑尖一挑,指向李轩鼻尖,“别算计了,就是欺负你不敢放鬼阵。”


我蓝溪阁地盘,四下里皆是围观群众,鬼阵一起,凡人自难趋避,当真伤着一个半个,虚空蓝雨这梁子就结大了。


李轩转头看看,丈许方圆挤得水泼不进,人人兴高采烈,两柄天下名剑全没威慑力,大家视若无睹,还道是漂亮小孩子合伙打架。


他叹口气又跨前一步,“黄少天你可真是个妖怪。”


黄少天平平淡淡地,“你敢动手,我就捏碎了这串章子。”


“哦。”


李轩微笑,“你试试。”


声到人到,他双手本来抄在袖中,这会儿肩头微振,一个手诀轻盈流丽绽开,如花覆雪,既轻又稳且准。


言语交锋间,他悄然向前微微提了三步,时辰方位算的准准的,阵法收到至纤微处便妙到毫巅。


进身直逼,他一个暗阵凌空落下,不过七尺方圆,已把自己和黄少天笼在其中,将两人与周遭稳稳切开。


欺负瞎子?倒让你尝尝做瞎子的滋味罢!


鬼步如风,杏红轻衫挟着血色剑气已到面前,吴羽策一剑斜挑,自下而上划向黄少天。


方锐大叫一声,起步便冲上去,到底已经晚了。他也好,黄少天也好,不过只是十四五岁小孩儿,对敌经验本就算不得太多,十几年来虚空鬼众又从来匿迹人间,少涉江湖,甭说他俩,就算武林中的成名人物,也没多少可称同逢山鬼交过手——“到底鬼是怕人的?老小一窝再这么缩下去,剑鬼阵鬼怕都分不清了。”


当日魏琛笑呵呵一句,如今竟成了真。


鬼阵施放,从来无声无息,江湖上人人皆知要克虚空阵鬼唯有制敌机先,不给他们落阵的机会。废话什么,上来就打才是硬道理。奈何话痨就是话痨,要命罩门在嘴上,不给他说话,那不行。


 


李轩一个你字刚出口,吴羽策已经飞身抢上,黄少天一句两句的全落在他耳里,也全不在他耳里。李轩将汗巾子团入衣袖时指法格外轻柔妩媚,旁人自然看不出端倪,大抵只觉这小子阴柔做作,花样姿势忒多卖弄,他却已经提起十二分小心——那分明是素日窝在他身边时,李轩惯了反复练习的结印手势。




TBC

热度(69)
  1. 脸滚键盘月候候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