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心脏可不是心的问题

梅干菜:

• 之前虐了伞哥被基友寄刀片来着……这次就想写伞修文。

• CP只有伞修,all叶tag依旧为了造(报)福(社)

• 为了让基友把刀片拿回去所以肯定是HE啦……(大概

• 机器人paro,私设有。

• 文与名字无关系列。(bu

• 如果都没问题,请继续。


————————————————————————

『2180年10月21日』
记录者:SMQ-0034

我叫苏沐秋。

这是我有了情感以后写的第一篇日记。

很奇怪,在工作结束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记录器。就像事先设定好了一样。

事实上我自己做过检查,没有发现有被设定过的迹象。这也许是我依照情感担心自己再次遗失记忆储存器导致格式化记忆吧。

情感真是神奇的东西,我能感觉到它影响着我的处理器。就像安装新程序一样,我觉得我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这……

——记录中断,备份已存入指定文档【SMQ/Memory/21801021】




『2180年10月22日』
记录者: SMQ-0034

昨天基地里的电源突然切断了,我被强制关机,日记也没来得及保存,糟糕透了。

嗯……现在这个应该是第一篇日记吧,但是我已经没有昨天的心情了。

那就来记录一下我自己吧。

我叫苏沐秋,是荣耀联盟开发的独立思考机器人,联盟特意将我们的外形设计的和人类一样,方便用于战争。对于现在的技术来说,我已经算是很落后的机型了。

我必须随时连接着电源,因为我体内的储蓄电池在十年前被损坏了,叶修说我那次损坏差点导致报废。最后是被他修好的,虽然我觉得我这种机型已经没有修好的意义了。

啊,对,叶修,我忘了记录他了。

叶修是我的朋友,嗯……朋友这个认知我还是很模糊的,但叶修让我这么称呼他。

他是个人类,也是时隔多年把我重新启动的人。

不知道是因为多年没有运行,还是叶修说的那次严重的损坏。我体内的零件真是卡的一塌糊涂,就连记忆储存都无法读取,只能让叶修重新换一个。

我觉得我刚启动那会儿肯定很蠢,动作一顿一顿,就像卡带了一样,语言程序也不能好好使用。

叶修当时就单膝跪在我面前观察我是否运作良好。我不知道他心情怎么样,他完全没有嘲笑我笨拙的动作(虽然很难解释但我就是觉得他会嘲笑我)。而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然后突然一把抱住了我。

我觉得我的电源线都要被他扯断了。

与之而来的是系统提示无法处理内容的警告音,而他却更加用力的抱着我,我甚至都能感觉到自身零件因为力气太大而蹦出了火花。

然后叶修就伸手把我的电源给拔了。

………天知道处理器停止运转的前一秒我有多想打他一顿。

现在想想我那时候就已经有出现情感的趋势了吧。

啊,已经这个时间了,那就明天接着记录吧。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0月23日』
记录者: SMQ-0034

晚上好。

我现在在和叶修一起记录,他正在写工作状态进度报告。而我因为工作已经完成而在写日记。

值得一提的是,我这一代的机器人的记录工具是虚拟的键盘和窗口界面。也就是说我的日记都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而新机型大多由主机直接生成文本文档储存。

当然这个是可以更新的,我也可以和他们一样,只用运行一下主机就能把东西记录下来。

但是我更乐意用这种看起来更麻烦的方式,毕竟人类常说要多动手多用脑子不是?虽然我没有脑子。

主要是,和叶修一起记录的时候,我感到很“温馨”。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你平时看惯了的房间突然换了墙漆和家具,要不是系统正在良好运作我甚至觉得自己有一颗跳动的心脏。

说起来情感这东西真是可怕啊,昨天我一度以为自己就要这么烧掉了。

各种各样的情绪撞进我的系统,还在里面四处乱窜。虽然机器人不用呼吸,但我发誓那时我都有了窒息的感觉。

最后我还是清醒过来了,感谢叶修,虽然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关于那之后的事我无法在记忆里搜索到,可能是情绪过载时记忆储存出了问题,那段时间的事没有被储存下来。

说到情绪过载,我就把情感的事也记录一下好了。

我们是机器人,但是却能独立思考。每天都会经历不同的事,总会有处理器无法判定的内容。

那种内容一般都是机器人自主生成的情感。

机器人生成的情感很多时候会选择自主删除,因为一旦承受了情感多半都会因为主机无法承受而停止运作最后报废。

所以尽管能生成情感,但真正拥有情感的机器人并不多。而且就算承受住了,说不定会留下后遗症。

就像蓝雨军区的黄少天,一天到晚说个没完,我打赌他肯定是在获得情感的时候烧坏了语言系统。

我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产生情感,一般来说都是对某事某物有了特别深刻的感情。但对于我这种刚启动不到半年的机器人来说,很难产生那种羁绊。

嗯……我觉得肯定是叶修的错,这半年我接触过的除了敌人只有他了,但具体是为什么……我觉得我还要再仔细的分析下情感的分类和归属。

哈,叶修还朝我这边看了,看什么看,你又看不见我在写什么。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1月15日』
记录者: SMQ-0034

突然发现已经有这么多天没有写日记了。

这段时间真的是很忙,就连作为机器人的我都忙的口干舌燥,不知道喝杯汽油会不会好点。

兴欣军区突然出现了敌军,叶修作为主力被主席叫上前线。而我作为后勤这半个月也拖着电源线忙东忙西,一直到今天敌军撤退才算能够歇口气。

对了,我好像一直没有记录我和叶修的职业来着。

嗯……刚刚翻了一下,真的没写。

不过也不需要,永远记住作为士兵的使命是战斗机器人即使主机被破坏也不会忘记的。

那就先到这里吧,叶修也该回来了。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1月17日』
记录者: SMQ-0034

我现在处于居民区边界的一栋民宅中。

叶修在我面前的床上躺着,腰上的弹伤清晰可见。

民宅的主人正在担心的看着我,具体情况我已经和他解释过了,也出示了证件。

现在的我保持着冷静的样子记录着,但其实却只觉得不安。

事实上,在昨天叶修失踪后我就急的快自燃了。

昨天叶修在发送了一个坐标以后便和军区失去了联系,我带着关榕飞改造过的便携式电源去找他,找了一整天。

我都有点担心这么小的电源能维持我这种耗电量大的机器多久。还好,关榕飞比较良心,没让我在半路上关机。

叶修是我在这家民房里找到的,房主说他出门的时候看见有人倒在他家门口就带进来了,家里没有懂医的也不敢乱下手。

我作为军区机器人是有输入过医学知识的,但子弹打进身体还无法确定是一整个还是碎成了弹片,现在的条件无法进行手术。

我在找到叶修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兴欣军区的医师安文逸,他正在赶过来。

所以在那之前,我不能擅自离开或者移动叶修。

这是军区的命令,我本应该遵守才是。

系统接受了这个指令,情感却在我的体内叫嚣着,影响着我的处理器,我再也做不到那么冷静了。

从半个月没见面的期待,之后到处寻找的不安,再是现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无能为力。

“走上去!抱住他!不要让他再受伤!再离开你的视线!”

我觉得我要坏了,所有的环境感应器都异常的敏感,打字的手总是不自觉想去触碰叶修的脸,如果我有大脑我现在一定是充血了。

这种感觉我异常熟悉,但我的记忆里明明没有出现过。

其实我早该知道的。

该死,我早该知道的!

我喜欢叶修!我喜欢他!我的情感就是为他而产生的!

但是我现在只能呆坐在这等着医疗队!

我第一次为我不是医用机器人而感到无力。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记录原体已删除,备份自动存入指定文档 【SMQ/Memory/21801117】





『2180年11月18日』
记录者: SMQ-0034

中午好。

我把昨天的日记给删了,我一看到它我就无法冷静。

于是我把它删了,虽然我有点担心要是记忆储存再次损坏我还能不记得这份感情。

叶修现在在病房里躺着,接受了手术让他看起来虚弱多了。

不过至少他还活着。

安文逸说子弹估计是受过阻碍没有那么大的冲击力,碎成弹片的子弹也没有割伤内脏和动脉,只需要等他本人清醒过来就行了。

现在我可不放心让他一个人上前线了,至少要带上我。

等叶修醒了我就和他说吧。还要和关榕飞说说让他再改造一下电源。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1月19日』
记录者: SMQ-0034

叶修还没醒,所以他的工作大多都交给了我,有的忙了。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1月30日』
记录者: SMQ-0034

军区的整顿和恢复已经基本完成了,我的工作量也可以恢复了。

叶修还是没有醒,我现在每天完成工作以后就呆在叶修的病房里。

虽然知道他没什么事了,但是总觉得不看着就不安心。

关于情感那件事……等他醒了去问问他的意见好了。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2月1日』
记录者: SMQ-0034

早上好。

叶修还是没有醒,我在去工作之前先来病房看了一眼。

我总觉得像这样等待叶修起床的感觉很熟悉,但记忆里无法搜索到,这不是第一次了,我觉得我该做个全身检查了。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2月2日』
记录者: SMQ-0034

叶修依然没有醒。

哦上帝我的日记快被这句话刷屏了。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2月3日』
记录者: SMQ-0034

我我我我我我……

我我我我先去冷静一下……明天再记录……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2月4日』
记录者: SMQ-0034

晚上好。

我已经平静下来了。

大概。

我觉得这事真是不记录不行了。

昨天我照例去病房,坐了三分钟以后叶修突然就醒了。

叶修睁眼时迷茫的样子真是看的我把持不住……(有了情感之后我发现我说话方式越来越像人类了,可怕。)

他盯了一会儿天花板,接着转头看向了我,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于是我凑过去听。

然后他突然伸手把我的头按住了。

然后他亲了我一口……了我一口……我一口…………

老天他那只手上还插着吊瓶啊!

啊不是,我想说的是我还没准备好啊!

我听到我的芯片发出噪音,处理器转的飞快,明明没有血液我都能感觉到我全身的温度都高起来了。

我从不知道一个动作能对我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咳……总之,确认关系了。

虽然我不是人类,但也没差不是?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2月5日』
记录者: SMQ-0034

晚上好。

今天叶修和我说如果记忆储存损坏这些日记也会丢失。

我觉得他在驴我。

毕竟比起他,自己的身体还是自己最清楚。

但是对于我自己的头部构造一无所知。

我试过自主扫描,但是系统提示头部构造未知。这让我很不能理解。

我这种机型的机器人头部一般都是控制全身的计算机,就和人类的大脑一样,里面的零部件我倒着都能背出来。

但是我头部的却不行。

系统提示未知一种可能是内容不存在于联盟资料库中,无法搜索,一种就是权限不够。

自己的身体自己却没有检测的权限,开什么玩笑?

我觉得我可以试着让关榕飞把我脑袋拆开来检查检查。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2月6日』
记录者: SMQ-0034

叶修知道我想肢解自己好像不太开心。

虽然我自己觉得没什么,反正是机器人,拆了再安好不就行wohlunchajutsh'ghaotijutkaliedrfa♂•∑#*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2月7日』
记录者: SMQ-0034

我覐錒

*•”:`^′主机 ╮-:#病檷攗毒
会……
修理****
榦孠嬺
々********┑┄┄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iary】』





『2180年12月7日』
系统记录: 鰰噺鎺溌蝦

——芯片侵入成功。
——系统侵入成功。
——处理器侵入成功。
——语言系统侵入成功。
——热传感系统侵入成功。
——…………………………
—………………
……┈
┈┈┈
┅┅┉┉┉
——病毒感染25%
——病毒感染45%
——病毒感染70%
——病毒感染80%
——病毒感染95%
┅┅┅┅
警告!系统出错!
感染源已删除,正在重启主机……
主机查杀系统已开启。
查杀终了。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0034/download】』





『2180年12月10日』
记录者: SMQ

早上好。

我觉得我睡了好久啊……

啊对我忘了,现在不需要睡觉了。

呵,叶修你居然敢这么折腾我的脑子,你死定了。

『记录已保存,存至【SMQ/Now】』


『系统自动存储音频记录,是否播放?』

→是



“苏沐秋?你重启了感觉还好么?还有没有病毒残留?”

“阿修。”

“……沐秋?”

“对,是我。一觉起来自己变成机器人感觉真是……不一般?”

“……”

“呵,你这一觉睡的了不是一般的久啊。”

“还行。我脑子一直在这个铁疙瘩里?”

“对,里面有培养槽,要一直连接电源才能保持运转。”

“嗯……看起来我除了脑子以外没有其他的处理中枢?那我没醒那段时间这个机器怎么自主行动的?嗯……?不对,这段时间的记忆我还有……”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你的大脑重新支配身体。但是你醒过来的时候就像失忆了一样傻逼。把你关机以后我检查了你大脑,没有任何损害,海马体也是完好的,总不至于是接触不良?”

“我确定这几个月我是用大脑来控制的……但是关于以前的记忆的确没有,我还以为是记忆储存器出了问题。”

“可能是还有什么问题我没找出来吧,你知道的,我又不是你那种机械狂。”

“ 看来要不是这次感染病毒我还不一定能恢复大脑的意识。 那我这个状态你是怎么做到的?”

“以前你教的,后来请教了一下关榕飞。”

“试了几次?”

“你看看你的编号就知道了。”

“…………”

“你是说你给我脑子换了三十四个身体?”

“没办法啊,要能让大脑支配机器的机器人只能用这种型号。我修好他们就花了好久。之后让你脑子适应机器也用了一段时间研究。”

“……辛苦你了。”

“得了,当年要不是你帮我挡子弹你能死啊?”

“呵,现在我可都想起来了,没什么想说的。”

“说什么?你几个月前就回来了,该说的不都说了?”

“比如?”

“喂喂你不是又装失忆吧,你说你也没心咋心这么脏呢。”

“没什么,想听你再说一遍而已。”

“哦,(棒读)苏沐秋,你说你一个机器人好不容易有了情(脑)感(子),不谈谈恋爱怎么对得起这个设定呢,不如和我处吧,等我死了你再另寻新欢也可……卧槽!苏沐秋你要不要脸!”

“你死了我哪敢再寻新欢啊,到时候我把你也做成机器人,放心我技术比你好,肯定一次成功。你说你喜欢兔子外形的还是猫的?”

“喂喂……”

——播放结束。已自主存入文档【SMQ/Heart】


————End————

热度(52)
  1. 脸滚键盘梅干菜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