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短篇】长途

黄初:

四对CP,依次是双花、韩张、周江、伞修


 


中国队拿下首届荣耀国际邀请赛的当晚,例行的查房被迫取消。论其原因一共有三,其一庆功宴的第一轮已持续到午夜时分,其二王杰希中途便给方士谦掳走,其三早被放倒的张新杰已经被叶修丢到了酒店的床上。


这个肆意狂欢的夜晚,所有人在第一轮告终时分为了三拨,两两一对跑了的除了方士谦王杰希还有黄少天喻文州、林敬言方锐、唐昊孙翔;人清醒着还能来下一轮的李轩、肖时钦带着楚云秀、苏沐橙又找了一家店叙同期之情;走路一晃一晃的张新杰、张佳乐则在叶修和周泽楷的搀扶下回了酒店。


一切安排妥当后,4个世界冠军关上自个儿的门,夺冠的快乐与热切希望与人共享的心情渐渐开始发酵、发酵……


 


1


“老孙!”坐在马桶盖上,张佳乐映在挡水玻璃上的倒影正在懒散散地摇头晃脑。


“回酒店了?澡洗了没?”国内时间已是早晨8点多,孙哲平那边有种诡异的吵闹。


“没,想给你打电话。”张佳乐抬起双脚抵在挡水玻璃上,醉意如同在胸口燃烧着的一团火,“我今天是世界冠军了哟,可帅了,那些外国记者把我眼镜都闪花了。”


“我看到了,你站在叶修旁边,但国内的转播他把你脸给挡住了。”孙哲平的声音有很重的笑意,可紧接着笑意的却是轻微的叹息,“可惜没能现场看到你笑烂脸的蠢样儿。”


“不可惜啊!”张佳乐难得没有就“蠢样儿”与孙哲平争辩,脚趾在挡水玻璃上胡乱画出奇奇怪怪的图案,“反正你都看了,在哪儿都一样,哦不,你不看都一样。”


“这是什么话,不看哪能一样。”和孙哲平的声音一同传来的是“请4号患者到21号诊室就诊”,他在医院,这天是他每半个月固定的检查、拿药、治疗时间。


“你几点起的?”张佳乐答非所问,他上赛季曾经陪孙哲平去过一次医院,为了能尽量早点就诊,他们即便拿了预约号,还是赶在清晨6点就开车出门。


“没事儿,你呢,还不睡?准备陪我到叫号?”孙哲平也是答非所问,决赛半夜3点才开始,接近5点时打完,颁完奖天都快亮了,还睡什么睡。再说了,恋人拿了职业生涯第一个冠军,他就是想睡也激动得睡不着啊。


“嗯,你几号来着?”张佳乐身子往前滑了滑,在马桶盖上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快了,前面还有3个号。”坐在孙哲平身边的姑娘扶着一位老大爷起身,他往前挪了挪,又将话题拉了回去,“挺遗憾的,没能在现场看到你。”


“小孩子想那么多干嘛,我都不遗憾。”张佳乐在酒精的作用下嘿嘿直笑。两人刚认识那会儿,他经常仗着自己比对方大半岁,开口闭口“小孩儿”、“小孙”地叫。后来随着孙哲平成了他队长、成了他男朋友,这一称呼便被“老孙”、“大孙”取代。不过,他偶尔还是会叫“孙小孩”,可那也只是在床上做调情词使用。


“但是我挺想亲眼看看你。”孙哲平听到“小孩子”时挑了挑眉头,还差点没忍住吹起口哨。


“你亲眼看的次数还嫌少哦?”张佳乐的马尾蹭来蹭去已经蹭掉了橡皮筋,染成褐色的头发松松散散搭在肩头。


“我是说亲眼看你夺冠。”孙哲平知道这家伙八成是劲儿上来了,说话越来越糊涂,“乐乐,待会儿去洗个澡,水开烫一点,头发扎起来,别弄湿了。”


“哈,这还不简单,下赛季总决赛来霸图当粉丝呗。到时我就有两枚戒指了,你一枚我一枚。”张佳乐将脚收回来,抱着小腿下巴抵在膝盖上,“看,乐哥包养你。”


“好好好,你最厉害。”孙哲平听得电话那边的动静,不自觉地想象起张佳乐此时的样子。


“那是,而且你猜我最厉害的是什么?”张佳乐又晃起脑袋,发梢在锁骨上发出细不可闻的“唰唰”声。


“决赛之前硬要男朋友回国……”孙哲平有些无奈,他本打算全程陪着张佳乐征战邀请赛,结果就在决赛前两天,老搭档却突然塞给他一张回国机票,笑呵呵地说看病时间到了。


“我说孙小孩啊,你也得偶尔听听你男朋友的对不?”大概是因为姿势的原因,张佳乐说话有些不利索,“耽误一次药接不上怎么办?”


“得,我不是听你的回来了吗。”一听张佳乐那耍赖的声音,孙哲平便决定不和他计较,“那你倒是说说你最厉害的是啥,长话短说,一会儿就到我了。”


“我啊,哈哈……”刚说一句张佳乐就又开始笑,这会儿他脸上泛着喝多了的红晕,刘海散在额前,微闭起来的双眼水汽弥漫,分明是秀色可餐的样儿,“不管你在哪儿,不管你在不在现场,不管你有没有看电视,我都能感觉到你在看我,嘿嘿,所以啊,我战斗得特别有劲儿,因为你看着嘛。”


“乐乐。”醉酒的恋人嘀咕着冒出一连串猛戳他心窝子的情话,孙哲平突然不知道如何在公共场合接下去。


“嘘!听我说,听完了就去看病了。”张佳乐保持着抱膝端坐马桶盖的姿势,一个“嘘”字说得特别有气势。


“好好,你说,我听着。”孙哲平抬眼看号数,待里面的病人出来后,他就得进去了。


“所以你回国了也没有关系,不,你必须回国去治疗。我知道你会在电视上看我,我能感觉到你在看我,你在哪里都一样的。啊,孙小孩你知道为什么我能够感觉到你看着我吗?”张佳乐逻辑挺跳跃,抛了一个问题却不待孙哲平回答就自行解答,“因为,我爱你啊孙小孩,我爱你。”


“不,乐乐,你只说对了一半。你在赛场上能感觉到我看着你,你爱我只是50%的答案,而另有一半是我爱你。”眼前诊室的门开了,孙哲平笑着站起身来,温和的声线一字一顿,“我爱你,我的乐乐小孩儿。”


 


2


“嗯……”刚洗完澡浑身冒热气的张新杰扑在软绵绵的床被中,挨着屏幕看清来电号码后便懒得整理醉醺醺的声音。


“喝了多少?”韩文清的声音伴随着有节奏的脚步声,他正在俱乐部附近晨跑。


“没多少……”在被子里打了个转儿,张新杰将自己裹得跟白蛇喝了雄黄酒似的。


“好好说话。”跑步声停下来,韩文清朝路边的草坪走去。


“四分之三瓶啤酒,一口白酒。”张新杰不滚了,趴在床上伸出手指算喝了多少酒,“和张佳乐一杯,和林敬言一杯,和王杰希一杯,和唐昊一杯,和叶……嗝……”


“行了行了,回酒店了没?”见张新杰打了个酒嗝就不吭声了,韩文清嘴角浮现出笑意。


很久以前,在他们霸图的夺冠之夜,最佳新人被几个前辈灌醉后性情大变,整晚上都粘在韩文清身边碎碎念,从西安回民街的贾三包子念到青岛的崂山汽水,从黄少天队服前襟有蘸料残留物念到叶秋衣角有一个被烟头烧出的洞。看着自家严谨的牧师变了个人,全队都凑过来逗他,而他也靠在韩文清肩膀上一丝不苟地有问必答。可逗着逗着,他突然坐直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就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便将脸埋进韩文清的臂弯,再也不肯说话了。


“回了,张佳乐也回了。”张新杰缩了好一会儿才答话,韩文清也不催,拿着手机绕草坪散步,“队长……”


“嗯?”隔着小半个地球的距离,韩文清都觉得自己能看到张新杰那在床上半醉半醒打滚的样子。


“你今天看到我了吗?”张新杰滚到床边差点掉了下去,连忙将被子里的腿缩了回来。


“你说呢?”韩文清好笑,国家队的比赛他一场不落地看了,不仅看了还录了像、做了战术记录。至于张新杰,他更是在重放时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寻找他的身影上。


“嗯……”不知道在想什么,张新杰又不吭声了。


“石不转今天的发挥很精彩啊,全场零失误,还把黄少天从悬崖上救了回来。不过四分之一决赛打韩国时你有个判断有偏差,当时喻文州视角有问题,是你在指挥吧?另外半决赛打美国时有个走位稍微有些冒险,这些咱回来再说。”韩文清走到草坪边的一个木椅上曲腿躺下,他一手枕着后脑,夏季早晨8点的空气有种干燥的芬芳,“现在要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哦。”张新杰揉了揉眼睛,韩文清提到的的确是他整届比赛唯二的两次失误,可即便是失误,那也几乎是微乎其微的,若不是一遍一遍研究录像,饶是经验丰富的拳皇也不可能看出端倪。


“石不转的操作者今天领奖时特别帅,他拿赛事最佳治疗时摄像很给面子,脸有屏幕那么大……”韩文清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颁最佳治疗奖时天边已经泛白,张新杰在镜头前笑得很有礼貌。穿过屏幕他看到他镜片后的双眼,那眼神多年后仍如初见时一样清澈。


“啊……”张新杰头皮有些发麻,究竟让他整个反应都慢了半拍,这会儿,他没有get到韩文清的情话,反倒是脑补起自己脸有屏幕那么大的囧样,“可是电视是宽大于高的啊,我脸怎么可能宽大于长,好……好丑啊。”


“呃……新杰,你喝的那杯白酒是叶修灌的吧?”韩文清无语,如果他在庆功宴现场,叶修恐怕早被灌死了,哪里还轮得到那混蛋来灌张新杰。


“是哦。”张新杰模糊记得在喝白酒之前他还自我感觉挺好,哪知一口白酒下肚,整个人就烧了起来,“哎队长,你在就好了,我还没跟你喝……”


“……”盯了一会儿天空,韩文清知道张新杰其实挺想他去现场的。林敬言去了,孙哲平去了,方士谦去了,就连被一堆俱乐部公务缠着的江波涛都去看了一场小组赛。只有他,自始至终没有露过一次面。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既然放弃了作为队员参战,既然决定全心扑在战队上,他便不可能放下战队打飞的去苏黎世当观众。


“不过没有关系,我可以明年再跟你喝。”张新杰头埋在枕头里,眼睛都快闭上了,自然是完全没有注意到韩文清还没有说话,“明年的冠军,是我们霸图的。”


“是啊。”察觉到张新杰的声音越来越软了,韩文清看了看时间,侧身从木椅上站起,“世界第一的牧师sama,我等你回来和我一起拿冠军啊。”


“嘿嘿。”张新杰笑了起来,其实独处时韩文清偶尔也会跟他开玩笑,拳皇并不是外人眼中那个只会黑着脸收钱包的人。


“现在,你该睡觉了,1点半了吧。”韩文清一手揣在运动服里,活动着腿脚往回走,“晚睡了两个半小时,罚你明天多睡四个小时。”


“那我该几点起来呀?”张新杰闭着眼睛,嘴角的幅度却十分好看。


“10点我打电话叫你。”韩文清被张新杰的尾音戳了心口,若不是想他快快睡觉,他哪里舍得挂电话,“乖,听话。”


“晚安哟,队长。”张新杰觉得自己被电了一下,脑子昏昏沉沉再不睡就得给电死掉。


“晚安,小牧师。”电话挂断之后,韩文清对着屏幕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他将手机放进裤兜,快步朝俱乐部走去。今天,他还有很多练习要做,很多战术要研究。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夺冠。


为了来年,与张新杰一起夺冠。


 


3


“江。”周泽楷坐在落地窗边,他将喝傻了的张佳乐扛回酒店可费了不少劲,这会儿右臂都还酸着。


“小周今天那一波绝地反击太漂亮了,和张新杰配合得太妙了!”江波涛一夜没睡,他刚从食堂出来,声音里有难以掩饰的兴奋。


“没睡?”和江波涛能读懂他一样,周泽楷亦能从声音判断出江波涛熬夜了的事实。


“哎呀哈哈,高兴嘛,睡不着。”江波涛挠了挠后脑,蹲在一个花坛边看开得欣欣向荣的夏花。


“不请假?怎么早?”周泽楷微微皱起眉头,轮回任劳任怨的副队这是一大早又要去带青训营的节奏?


“我精神好啊,请什么假嘛。对了,我昨晚和那些孩子们一起看的,还有杜明、泊远、明华哥。”江波涛伸出右手食指勾了勾一片绿叶,他的确精神好,昨晚恋人才成为世界冠军,他哪有精神不好的理?


“都熬夜了?今天还练?”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枪王虽也喝了不少酒,但眼神起码还是能对焦的。


“练啊,你也知道上面对青训营有多重视,小队员都巴不得天天打。”江波涛好玩地捻住叶片轻轻上下移动,一人一叶跟友好握手似的。


“重视得你也走了。”周泽楷闷声闷气,一手拿起浴巾在没干的头发上擦来擦去。


“国际赛来得这么突然,打了俱乐部个措手不及嘛。”江波涛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想陪周泽楷打完国际赛呢。可第八第九赛季夺冠之后,轮回正式跻身豪门阵营,从那一刻起,俱乐部高层就决心打造青训营。不巧的是,筹划一年之久的青训营刚一宣布在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启,国际赛的邀请就来了。高层们本来已和一队队员谈好假期留在俱乐部指导轮回的未来,可国家荣誉一号召,主力就给提走了俩,在这节骨眼儿上江波涛要再跑去苏黎世看比赛,青训营的号召力可就跌到谷底了。所以,趁着青训营还没开营,他随队看了第一场小组赛,接着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上海。


“你不在,不习惯。”周泽楷将湿掉的浴巾丢在一边,这回他是真的找不到吹风了,而在轮回时,他经常以找不到吹风为由让江波涛给他擦头发。


“等等,你现在没和二翔在一起吧?”江波涛蹲得脚发麻,站起时垫了垫脚尖。


“他和唐昊跑了,怎么?”周泽楷裹在浴袍里的两条腿露了出来,酒店的地毯清理得干净,腿搁在上面很是舒服。


“怕你撒娇被他听到啊,哈哈。”周围没人,江波涛笑得有些放肆,“到时候二翔又得嘲你了。”


“没有撒娇,真不习惯。”周泽楷吸了吸鼻子,有次他抱着浴巾去江波涛宿舍“求擦头发”被孙翔瞧见了,嚣张的战法吐了他好久的槽——虽然每个槽都很没技术含量。


“没有的事,小周在国家队里表现得很好的。”江波涛也不急着去青训营,在几个花坛间慢悠悠地散步,“比赛我都看了,你是唯一一个完全没有失误的选手。”


“不是比赛。”周泽楷转了个身,落地窗上映出他的侧脸,几缕没干的头发乱糟糟地搭在额前耳际,“是你不在,你不在,我不习惯。”


“哎……”江波涛走走停停,今天上海的天儿特别蓝,树叶间漏下的晨光铺在他肩上,毛茸茸的,有种让心跳加速的温度。


“江。”电话那边没了声音,周泽楷将脸贴在冰凉的玻璃上,声音有些失落又有些捉弄人的味道。


“嗯?”江波涛觉得自己心跳更快了,枪王每次用这种语调说话都会让他手足无措。


“想亲你。”一枪穿云的主人说起情话来也是一枪穿心,“在落地窗上,亲你。”


“回……回来……”到底是盛夏,饶是初生的太阳也能将人照得面颊通红,江波涛有些窘迫地词穷了,在外人眼中,他比周泽楷能言善辩百倍,然后在二人世界里,他却一直是那语言完败的一方。


“回来补偿我?”周泽楷的眼中泛出笑意,他起身面对落地窗站了起来,英俊的脸清晰地映在黑夜的玻璃上。


“江副队!江副队来叻!啊!江副队你发烧了吗!”“没……没有啊,早上好。”电话那头,吵吵闹闹的声音传来,正在思考怎么答话的江波涛被青训营的孩子们逮个正着,快9点了,青训营一天的集训又将开始。


“江,你发烧了?”周泽楷故意清了清嗓子,语气满是玩味。


“没有,哎,我要上楼了。”江波涛一边打发好动的轮回未来,一边应付不省油的轮回现在,他从树荫下走了出来,再无遮盖的阳光泄了他一身,用手一摸脸颊,好像……更烫了。


“还没给我祝福。”周泽楷笑意更深,黑色的天幕上星星点点,“我才拿冠军呢。”


“好好。”江波涛无奈地叹气,他怎么忘了这事呢,“小周,祝贺你拿到冠军。”


“嗯,谢谢。”周泽楷礼貌地回应,可语气中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你是我们轮回的骄傲。”想了想,在踏进俱乐部大楼前,江波涛又补充道。


“而你,是我的骄傲。”枪王低沉的声音接得毫无障碍,仿佛这句话他已经练习多时。


“小周……”江波涛傻在俱乐部门口了,他的队长当真是一枪穿心的主啊。


“噗。”江波涛的反应正中周泽楷下怀,他就知道他会语塞,“我的骄傲,今天也要加油。”


 


4


叶修还是没有手机,他打不了长途。


拉开落地窗走上阳台,国家队领队习惯性地点起一根烟,金黄色的火星闪烁,就像天上的繁星点点。


叶领队不带手机,却常年带着一个薄薄的钱夹,钱夹里面不装钱也不装卡,只在夹层里放了一张泛黄的照片。


照片里的男子叫苏沐秋,这个薄薄的钱夹本是叶修十几岁时送给他的礼物,最后却又在他还没有走过十几岁的光影时,回到了他手上。


“沐秋,你看,哥都有5个戒指了。”叶修抽完烟,从兜里摸出刚拿到的冠军戒指在照片上晃了晃。那是一枚和队员有些微差别的戒指,领队特别款。


“你呢,你一个都没有,完败。”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叶修轻轻扬起眉,多年前他和那位随风而逝少年的往昔历历在目。


“待我抢下boss,叶修嫁我可好?”坐在陶轩网吧的老位置,苏沐秋叼着烟对叶修笑。


“一个boss你就想当聘礼?苏沐秋你也太会打发人了吧,当老子谁啊!”叶修两根手指夹着烟,转头喷了他一脸。


“咳咳,我男人啊。”苏沐秋虚着眼睛驱赶烟雾,眉头因为微闭的眼睛而连带轻轻皱了起来——这是叶修最喜欢的表情,开心地皱眉,皱眉也能开心。


“是男人就拿出点诚意来,一个boss,你要多少个哥给你抢多少个。”叶修又吸了一口,烟烧到屁股了才摁灭,他们可都是穷人,抽烟也得省着来,“求婚好歹得有个戒指吧!”


“钻戒吗?几克拉的?哥觉得……那玩意儿有点俗啊!”苏沐秋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放在键盘上的左手,脑补出叶修无名指上挂着一个硕大钻石敲键盘的样子。


“女的才稀罕钻戒,你是女的吗?”叶修也在脑补苏沐秋挂着钻石抢boss,娘炮死了。


“不过话说回来,是得有个戒指。”苏沐秋最小化游戏窗口,点开淘宝搜戒指。


“你不是吧,还真想买啊?”叶修其实挺想说“苏沐秋你这low逼居然上淘宝翻戒指”。


“我操,带钻的不要,黄金的搞一对儿也够咱好几个月房租了。”苏沐秋也就随便看看,他和叶修的电脑都等着更新换代,对两个早就滚在一起的宅男来说,电脑可比戒指重要多了。


“黄金的也很俗好不好……”叶修凑到苏沐秋身边跟他一起看淘宝,那些山寨戒指一个比一个土,真要买还不如他俩去偷陶轩的宝贝盆栽,一个编一个纯天然无污染的圈儿。


“嘿,我去职业联赛给你赢一个回来!”苏沐秋突然转头看叶修,两人距离太近了,少年的呼吸都撞在了一起。


“说得好像你和我不是一个队似的。”叶修盯着苏沐秋的眼睛,荣耀联盟正在筹办中,半年后或许就会开打职业联赛,到那时候他们这些混迹网游的高手便有了正儿八经的工作,就前几天,陶轩还拉着他俩计划成立战队的事。


“一个队才好啊,一赢就是一对嘛。”苏沐秋两眼放光,瞳仁里的叶修晶晶亮亮,“哥拿一个冠军就是一对戒指,你就嫁我一次,哥拿两个冠军就是两对戒指,你就……”


“所以为啥是你拿冠军?所以为啥是我嫁你?我俩一个队!”叶修无语,苏沐秋显然是沉浸在脑补世界里了。


“这些小事就不要管了,我们是干大事的人。”苏沐秋在糊弄叶修这件事上有特殊的姿势,“怎么样,嫁哥?”


“现在,其实是哥娶你吧,沐秋?”叶修轻轻摩挲着照片,苏沐秋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被模糊掉,他永远那么明亮、温暖、痞痞地笑着。


“你说说,哥都够娶你几辈子了?”叶修将戒指放在照片,泛着冷光的金属刚好压在少年的胸前。


“五辈子。”荣耀教科书在异国的星光下自问自答,“沐秋,你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下下下下辈子,下下下下下辈子,都得嫁我,咱们说好了的。”


“不过啊,其实只要你这辈子嫁我,后面五辈子我都可以不要的。”声音越来越低,叶修拿起戒指戴在自己无名指上。


“还是算了,这辈子不行了,你补偿我将来的五辈子也不错。”闭上眼睛,叶修慢慢吻上照片中的少年。


“所以你看,哥就是这么豁达的人。”唇从照片上移开,叶修嘴角又勾出一抹笑,“沐秋,嫁哥五辈子,不准耍赖。”


“你最爱耍赖了,下辈子不准,下下下下下辈子都不准,听到没?”叶修合拢钱夹,将它捂在胸口,他再次闭上眼睛深呼吸,又是一阵夜风吹来,风声中好像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说——


“哥再不耍赖了,哈哈。恭喜五冠啊,叶修。”


 


End




热度(316)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