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短篇】Twinkle Twinkle Little Love(1-昊翔)

黄初:

各CP退役之后琐碎的“小小恋歌”,慢慢写,每章独立,暂定昊翔、双花、韩张、周江、黄喻、林方、双鬼,一共八对。


下章韩张




唐昊在退役后与孙翔一起在昆明买了房子,比起热闹的沿海大城市,春城无疑更适合居住。和他们一样选择在昆明定居的还有孙哲平与张佳乐、邹远与于锋,不过三家的住所隔得挺远,平时也各忙各的,来往倒不如当选手时多。


唐昊30岁这天,大家挑了市中心一家不错的中餐馆,难得地欢聚一堂。席间,孙翔兴致特别高,就着度数低的啤酒喝了一杯又一杯——退役几年了,不再是职业选手便不用再担心手抖,如今他和唐昊一起投资了一家新能源公司,少不了的应酬也让他酒量看涨。


“喂!”眼看孙翔端起酒杯和于锋划起了拳,面前更是一字排开七八瓶啤酒,唐昊终于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句。


“喂什么喂!没看到我正高兴吗!”孙翔胡乱朝唐昊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继续和于锋划拳。


“别担心,锋哥有分寸的。”邹远走到唐昊身旁空出来的座位上坐下,他一喝酒就上脸,此时正顶着个红扑扑的脸蛋望着唐昊和唐昊另一边的张佳乐孙哲平,“嘿,我们也来一杯?”


“你们来,我等会儿要开车。”孙哲平给自己倒了一杯橙汁,又开了一瓶啤酒推给张佳乐。


“杯子拿过来,百花之家祝我们的昊昊生日快乐。”张佳乐给三个玻璃杯倒成了水平线,前职业选手的素质在斟酒时也是颇具火候。


“哈哈,干!昊昊生日快乐!”邹远拿过玻璃杯,脑袋斜靠在唐昊的肩膀上,方才和孙翔喝了好几杯,他已经有些迷糊了。


“跟张佳乐学什么不好,不准叫昊昊!”唐昊白了邹远一眼,可倒也没顺势把他推开,他俩多熟悉彼此啊,靠个肩膀算什么。


“来来来继续,你今天又不开车!”孙翔掰过于锋往桌对面望的脸,他精心打理了一番的头发都给喝乱了,还一抖一抖地给输了一把的于锋倒酒。


“你别喝吐了就行,吐也吐唐昊身上去。”于锋一口气喝掉孙翔倒满的酒,接着握了握拳头,俩前狂剑选手的下一轮对决又开始了。


而在又一阵划拳声中,百花四人玻璃杯的碰撞声,格外清脆。


六人歪歪斜斜走出餐馆时,昆明的街头已是华灯初上,酒量最好的于锋托着完全醉了的邹远上了一辆出租车,关车门时孙翔还咧着嘴朝他做了一个拇指朝下的鄙视动作。


“你看你,喝成什么样子。”唐昊用空出来的右手将孙翔嚣张的拇指扣下握入手心,扶着他腰的左手往肉里狠狠一掐。


“嗯?”孙翔真是醉得不轻,平时最敏感的腰部被捏,他这会儿竟只是歪着头看了唐昊一眼,随即又将脑袋耷拉了下去。


“送你们回去吧。”孙哲平指了指车位,他的车停得不远。


“不!”孙翔一听要坐孙哲平的车就来了精神,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却还抬起左脚往两个人影晃啊晃的方向踹了一脚,“今天是唐昊的……生日……我……我要跟他……二人……嗝!”


“方向都不同送什么送,我们打车回去。”唐昊趁孙翔打嗝,拒绝了孙哲平与张佳乐的好意。他倒不是故意矜持,只是孙翔犯浑的时候容易乱说话,这家伙死蠢的样子他还是不大想让其他人看见。


“也行,有啥事叫我们啊昊昊。”张佳乐走过来给唐昊整了整被孙翔压歪的衣领,这个动作本来蛮温馨的,可一句“昊昊”就让唐昊的眉角就又抽了起来。


“知道知道,车来了。”车灯闪过,恰好驶过来的出租车让唐昊适时摆脱了张佳乐的唠叨,孙哲平上前开了后座的门,他有些艰难地将挂在身上的高个子塞了进去,回头道:“先走了啊。”


上了车唐昊就将孙翔昏沉沉的脑袋压在自己胸口,一手握着他合在一起的双手,一手在他脖子上无意识地挠来挠去。他其实也有点醉了,可身边醉傻了的恋人又不能不管,好在从市中心到家不算近,躺个20来分钟状态会好很多。


“唐昊,唐昊……”不过,唐昊安安静静休息的愿望还是给怀中人撞了个碎,车没开多久孙翔就支支吾吾说起话来。醉鬼说的不是什么紧要事,就一会儿一个含含糊糊的“唐昊”叫得欢。


“嗯,在。”唐昊没办法,只得孙翔叫他一声时沉着声线应一声。最开始时,孙翔还是过个两三分钟嘀咕一次,后来渐渐成了一分钟能嘀咕好几次,唐昊皱了皱眉头,轻轻拍着他的脸说,“喝不了还喝那么多,老子生日就光伺候你了。”


“我高兴呀!”孙翔难得醉中还能和唐昊一问一答,他往下滑了滑,直接枕到了唐昊大腿上。


“高兴啥?”唐昊又将孙翔捞了起来,横躺的姿势在车上容易吐,他自己的车倒无所谓,可弄脏了人家出租车还得道歉,多麻烦。


“你生日……呀。”孙翔下巴抵在唐昊锁骨上,声音有种酒鬼特有的酥软,他温热的气息扑在唐昊耳根,说完又自顾自地嘿嘿笑了两声。


我靠,我生日和你高兴有关系吗,有关系吗!


唐昊往一旁撇开了脸,孙翔这种无意识的殷勤献得太可怕了。都30岁了还那么幼稚,20岁左右时那种“老子就不说爱你”的别扭劲儿哪去了?怎么越活越回去,矜持一点会死么,不那么坦白会死么!


“我醒了。”唐昊僵硬着不动时,孙翔得寸进尺往他身上蹭,“我们……提……前下……车,走……回去……嘛!。”


“就你?”唐昊挑眉斜了孙翔一眼,前斗神的嘴角朝一边勾起,笑得一点不带惯有的嘲讽味儿,迷迷糊糊的眼神因为水汽竟然还有些闪。唐昊叹气,这货绝对没清醒。


“不还有你吗,快到叻。”孙翔脸一侧又靠在了唐昊胸口,“走……走回去……吹吹风……嗝!”


唐昊看了看窗外,他们小区外有一个人工湖,环境算得上清幽。偶尔不开车的时候,孙翔会让出租车停在湖对面,下车后一起走回去,美其名曰:运动有益身体健康。


“师傅,前面路口停车!”唐昊没反应时,孙翔倒是嗓开了,“唐昊,走你……”


“走个屁!”唐昊将根本就没力气还突然撑起来的孙翔又按到自己肩头,单手从包里掏出钱递给出租车师傅,“把我们放前面的路口吧。”


“en~en~en~en~en……”倚靠着唐昊从出租车里钻出来时,孙翔开始呜呜呜地哼歌,不太成调子,却有着熟悉的旋律。


“还有本事唱歌,记得歌词吗你。”唐昊好笑,他揽着孙翔的腰往前走,平时两人虽有两厘米的身高差,但孙翔醉了后背驼着、身子斜着、脑袋歪着,整个人都比他矮了一截。


“记得记得,听……嗝!”孙翔好像知道自己脚步不稳似的,贴唐昊贴得很紧,他其实酒品不差,从来不会乱发酒疯,被人扶着的时候也一向走得规规矩矩,不会突然要扭个秧歌什么的。


“第三个了,臭死。”唐昊夸张地捂住鼻子,脸上的神情却不见分毫嫌弃。


“别打岔!”孙翔打了酒嗝之后似乎清醒了一点,他动了动脑袋,一边抱怨唐昊一边开始哼刚才那调调,“en~en~en~河边的……风,在吹着……头发……飘动,牵着你的……手,一阵莫名……感动……”


哗啦啦,哗啦啦,春天的夜风吹得湖边的柳叶翻飞起舞,倒映着昏黄路灯的湖面波光粼粼。唐昊笑着将揽住孙翔腰的左手往上移了移,像歌词中一样,右手牵起他左手。


“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孙翔的词记得很好,可调子却越唱跑得越远。在出租车上眯的那会儿根本没让他醒酒,下车后又唱又说反倒让他醉意更浓了。唱到“睡着”后,接下去的歌词他都接不上来了,只是歪着脑袋将歌词简略成了“en~en~en”。再后来,连轻哼的声音也没了。


这醉鬼,是真的睡着了。


靠在唐昊肩头,站着睡着了。


“我想带你回我们自己的家,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孙翔完全睡着时,唐昊也快不行了,他喝酒属于后期醉酒型,之前看着没事,现在站在湖边风一吹差不多就全醉了。他拉着孙翔的手在最近的一棵柳树脚坐下,接着对方没有唱完的歌闷声哼了起来,“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想这样没担忧,唱着歌一直走……你靠着我的肩膀,你在我胸口睡着,像这样的生活,我爱你你爱我……”


哗啦啦,哗啦啦,又是一阵夜风吹起,柳叶在唐昊对不住焦的眼前轻柔晃动,就像在为他比孙翔好不到哪里去的歌声伴舞。


嘿,我爱你你爱我,你都睡着了……


你在我胸口睡着了……


唐昊低头看了看发出均匀呼吸的恋人,孙翔比他早半年告别二逼岁月,可这家伙窝在他怀里睡得那么香那么死,怎么看都还是那个继续二着的羊习习嘛。


羊习习,多可爱的绰号,粉丝的功劳……


唐昊晕乎乎地摸着孙翔的头发,觉得自己正在摸一只叫习习的小金羊,摸着摸着他好像听见音乐响了起来,不知道什么音乐,但跟着唱总没错——


“河边的风,在吹着头发飘动,牵着你的手,一阵莫名感动……”


诶,好像跑调了哦!


唐昊甩了甩脑袋,觉得下一句“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怎么都接不上来,好半天才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响了。


响了,又停了。


停了,又响了。


这回,是孙翔兜里的手机。


“连隔壁邻居都猜到,我现在的感受……”跟着完全不搭的铃声,唐昊边唱边从孙翔身上艰难地摸出手机。


来电:张佳乐。


“唔……”


“翔翔啊,你们到家了没?唐昊呢?”


“张佳乐,我是昊昊,嗝!”


“……”


“我是昊昊!”


“唐昊你怎么不接电话,回家了吗?”


“没……呢!”


“在哪儿?怎么不回去?”


“走……走不动了……孙翔……睡着了。”


“他睡着了你呢?”


“我……抱不动他……”


“靠!说了送你俩还不听,在哪儿,别动,我们马上就来!”


“在……湖边……一棵树……”


“不准动!听到没!”


“哦……”


唐昊只有喝醉了才会听张佳乐的话,他嗯嗯哦哦之后将电话丢在一边,隐约还听到张佳乐在吼:“昊昊抱不动你孙子了,走走走!”


昊昊抱不动孙子啦,昊昊抱不动孙子啦……


唐昊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句子撞来撞去,他收起两臂将怀里的小金羊紧了紧,抱不动孙子就不抱呗,抱这个就好,这么大一只。


是不是嘛,羊习习……


“像这样的生活,我爱你你爱我……”


 


半小时后,当孙哲平和张佳乐赶到时,唐昊居然还在哼着“我想大声宣布,对你依依不舍”,而他和孙翔依依不舍的地方,距离他俩小区物管室,其实只有50米的距离。


张佳乐,顿时泪流满面。




热度(226)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