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天赐良机

传播充满爱意的种子:

 @千叶💮小透明想改名 接好!


 


*大长篇一发完结*(发糖)


*平行世界设定,没有世界邀请赛 ,世界观略科幻*


 


“时间浩浩荡荡的碾过,


 还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


你说,会是爱情吗?”


1)


叶修翻箱倒柜的翻出一个旧手机。


这着实是一件不容易的大事,工程堪比阿波罗登月。找过东西的人都能懂得这件事的艰辛,更不用说那手机还是岁月在十年前的遗留物。


板砖一样实在的东西握在手上,还带着东翻西找夹带起来的尘埃,让那么多年前的记忆也鲜活了具体了起来。活像是身后突然扑出来一个常年未见的朋友,你得一边狂拍胸脯倒吸凉气,一边忍不住笑出声来说一句:“是你啊。”


 


叶修把那块板砖一样大的机子翻过来,笨拙的打开后盖将新买的SIM卡插进去——显然新式的SIM没有那么肥大的身躯,叶修祥原始人一样古朴的在上面套了一个卡套——然后装好电板,插上充电器,按下开机键。


手机在消极怠工了两秒钟以后,还是不情不愿的闪烁着不稳定的光工作起来。叶修只好不禁咂舌,深深的为眼前这奇迹的一幕而感动,为诺X亚名不虚传的过硬品质而热泪盈眶,为他如今被收购的命运深掬一把同情泪。


把手机的几个基本的设置改了一下之后收到了营业厅发来的短信,在确定能够使用之后叶修给陈果去了个电话。


“喂?”电话在响了7次后被匆匆接起,对面的声音听起来挺不耐烦,估摸着正在商场里血拼的正欢。


“咳,是我,老板娘。”


对面的人足足反应了两秒钟,“叶修?不会吧,这么听话?这么快就买好了新手机?这是你的号码啊?等下我存一下。”


叶修想着自己以前到底得是多么的调皮顽劣才能给老板娘留下不听话这个印象,“……老板娘都下令了小的怎么敢抗旨,号码应该就是这个了,手机到不是新的,是十年前我扔在一边没用的手机。”


陈果估计是要把眼睛掉出来了,连带着声调也拔高了一个音调不止“十年前的手机?!”


约莫是喊的太响,那边隐隐约约还传来了苏沐橙的声音,“什么?!”那调子听来颇为震惊,但又不是完全的听到奇闻一样的意外,反倒是带着点故人猛然撞进回忆里的一点怅然若失。


“嗯,就是这样,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啊。”


“行行行,我还要和沐橙继续逛街呢,你刚刚退役,也多多休息,但电话还是要接,别一退役就神隐啊!”


叶修忙不迭的应和着,只求快点把这个魔头给伺候顺心了。


 


2)


这手机着实和故人有点关系。


那一个又是故人,又是已故的人。他和叶修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好的岁月,然后在突然的离去后,被叶修安葬在南山公墓幽静的一角。


现在想来,倒是再没有什么痛的撕心裂肺的感觉了,平平淡淡的想念里夹杂着点可惜,只在每年四月一的时候给他拂拂尘,上一束花,把那些不方便与人前说的抱怨权当自嘲一般叹上两句。


叶修挂了电话,手里掂着一块金砖一样沉重的石头,觉得这几年来还是第一次感觉离苏沐秋这么近。想想好像苏沐秋捧着手机献宝一样的场景还在昨天呢,现在却都十年过去了。


不过也没事,叶修在心里笑笑,反正你的心愿哥都帮你完成了。


 


手机卡是刚办理的,号码也是最新的18X开头,可是因为手机太老,办理的时候还需要老式的大卡。办理业务的小姐大概是有一阵子没遇到有这样的需求的客户了,办理的时候还颇费了一些时间。她来来回回的打量着叶修,大概是想不通这个看起来一点也不拮据的年轻男人为什么要执着于一个老旧的手机。


手机办理了叶修也懒得声张,只是任务似的向陈果通报了一下。两天以来除了苏沐橙来了个电话和他闲扯了两句以外,就只有方锐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一首又长又臭的离别诗。叶修看着短信倒没觉得方锐是有多依依不舍,反倒是看出点暗搓搓的调侃气息来。所以当晚上叶修心满意足的在网游里虐菜出来,看到有一条未读短信的时候还颇有些疑惑,只想着大概是苏沐橙那个小丫头又来撒娇了,打开却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小小的屏幕上不高的像素拼成几个简简单单的字,“过的还好吗?”


叶修把这几个字从头到尾念了好几遍,没能找出一点点诈骗的意味来,反倒真的像是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时隔多年发来的暖心问候。


这很奇怪,分明就是几个简单的字,叶修却像是能够描摹出对面那个人的屏住呼吸,期待,惊喜和颤抖一样。这让他不忍心让这样一条短信石沉大海,他点击回复,“不好意思你发错号码了,我不是你朋友。”


叶修把手机扔回了床上,拿好衣服走进浴室,等到洗完澡出来却意外的看着手机闪着光,那人竟然是又回了短信,和叶修回短信的时间间隔了整整十分钟,叶修点开来看,只觉得一行字像是把锥子一样戳到心口里闷闷的疼,


“没关系,反正我已经不再存在在他的世界里了。”


这话说得悲凉的很,不知道是和朋友出现的不能复原的决裂,还是像年轻的自己一样,遭受了活生生被剜去一块肉一般的生死决别。


他还没有忘记那天的风,吹走了他的一个帽子,吹走了他的苏沐秋,分明是盛夏十分却让人觉得像是赤身裸体的站在大雪纷纷中被冻结了血脉。风带着本属于他的两样东西,再也没回来。鬼使神差的,他回复了那条短信.,却也不知道到底是给谁看。


“别太难过,那个人会回到你身边来的。”


 


这次对方回的很快,隔着千里迢迢叶修也能感觉到对方温柔的笑意,他说,


“既然这么巧,要不要当个朋友?”


 


3)


“世界上有许多人,你一辈子都在交往,


也许你一辈子也没真正喜欢,


但有些人,也许只有半面之缘,


你却能够在心里默念一辈子。”


 


这话说得一点没错,只要是心意相通,距离和未知从来都不会是问题,也许还正是因为这样,让每一天的等待和意外都变得美好而新奇起来。


不知道身处哪里的朋友显然和叶修难得的投缘,就算是联络不是很勤,也就维持着一天几封短信的样子也让叶修觉得很亲近。他是暮色中氤氲的饭菜的味道,猝不及防的让人温暖到心里头,还带着陈年老旧的回忆的味道,总是让叶修想起苏沐秋。


每天不定时的短信让叶修总是在网游至于抽空瞟一眼手机,生怕漏了哪一条短信。这很好的分散了退役休假带来的空闲,一起和苏沐橙出门逛街的时候还主动给自己的手机充了值,让苏沐橙瞪大着眼睛足足盯了他五分钟。陈果知道了这个消息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逼问叶修是不是有了女朋友,叶修百口莫辩,陈果抛下一句“不敢承认的男人”后挂了电话。


正巧挂了电话后就收到了短信,顺手就调侃了一句,“你都变成我神秘的女朋友了呢,荣幸不朋友?等哥带着千万的聘礼来娶你。”


很快对方就有了回应,“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你可千万别忘了啊。笑。”


叶修被这个似曾相识的的答案给怔忪了一下,随即笑了,这还真的是和某人的答案一字不差啊。


 


苏沐秋是在一个快要漏雨的屋檐下捡到叶修的,他在清晨时分的时候出门买菜,来去两次就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努力的缩成一团看起来有点迷迷糊糊的,身边还有两个快要比自己还大的箱子,他开始只是匆匆的瞄了一眼后就离开了,急着回去给妹妹做早饭。一直到送走妹妹去学校后,他想了想,还是启程去了那家破破烂烂的网吧。


网吧已经开门了许久了,他没有在门口看到那个少年,只好走进去,然后一眼就看到了网吧的一个小角落里堆着一人高的行李,他怀揣着有点莫名的激动,加快了脚步走过去。


那个少年看起来像是发育了没多久,大概是因为在门口窝了一夜的关系,一身看起来就知道料子很好的衣服被弄的全是褶子,还有一根头发顽强的在空气中屹立不倒。少年的面色看起来有点灰暗,眼睛里的神采却像是倒映着一整个银河系一样充满光亮。一双十指修长的手在键盘上不停的飞舞着。苏沐秋再往屏幕上一看,哟,荣耀。


他在后面静静的驻足了一会儿,颇有些吃惊的发现这还是个高手,不一般意义上的。他一边看着他变化莫测的招式,一边想着要是对手是自己,能有几分胜算。不看不要紧,越看苏沐秋越觉得自己血液沸腾的紧,他走过去拉开少年旁边的椅子,看着少年转过脸来,一双包含着银河系的眼睛中印出自己的倒影,


“兄弟?来一盘不?”


 


这一盘就打了个没完,简直是棋逢敌手,从来没能这么酣畅淋漓过。高手总是高出不胜寒的,一盘打下来,两人还没说上几句话就莫名的亲近了起来,很快就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两个人打的忘了时间,直到苏沐秋一看时间,跳起来,“啊,我要去接妹妹回家了。”


叶修懒洋洋的从电脑面前抬起头来对他笑笑,颇有些感慨的说,“你还有妹妹啊……”


“我妹妹可漂亮了,”苏沐秋一边收拾战了一天留下来的残局,一边在空档中找着间隙回嘴,满脸都是自得的神色“倒是叶修你赶紧来加我好友一下……”


“行行行,”叶修应着声很快给他去了个好友申请。苏沐秋飞快的点了一个同意后就转身飞快的跑出了门——没多久又转回身来。


 


叶修看他磨磨唧唧的又走回来,和小美人鱼一样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挪动着,一张卖相相当好的脸慢慢的因为充血而变成一颗饱胀的番茄。


 


“嗯……我有一件蛮在意的事情忘了问你。”苏沐秋的一双精致好看的眼睛上下左右来回转动着,看屋顶,看地板,就是不看叶修的脸,“你晚上是……没有地方去吗?”


叶修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是,我是离家出走的。”


苏沐秋听到这话,看起来颇有些不认同的皱了皱眉,“这样可不太好,你家在哪里?”


“B市。”叶修没心没肺的笑起来。


“……”苏沐秋斟酌了好一会,来来回回的瞟着叶修身上看起来价值不菲的衣服,算计了一下这个月是否还揭的开锅这样的生计问题,最终还是开了口。


“我说你,游戏打得不错嘛……要不要……来我家住一段时间?”


 


那是梦开始的一天。


 


4)


现在想来真的是单纯的像白雪公主的一段日子,让人想起来都想发笑。两个少年一个毫不经过脑子思考就贸贸然的邀请了,另一个却也毫不推诿,大大咧咧毫无愧疚的就答应的,一点都不怕给人添麻烦,也没想过是不是就这么给人拐去买了,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是从小被养尊处优惯出来的毛病。


叶修把一根才刚刚点燃没多久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倒在椅背里无声的笑起来,想着那时近乎愚蠢的单纯,是不是应该庆幸一下这是真的没碰上什么坏人。


那时哥为什么就这么任劳任怨的跟着这个穷小子过日子了呢。想来也真的是想不通啊……


 


苏沐橙能当上联盟女神,苏沐秋就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说不定哥就是被这张天使的皮给困住了,叶修默默的在心里吐槽。


少年长的唇红齿白,眉目间全是一派少年特有的天真,显得又清新又清秀,这让他哪怕衣着寒酸也能在人群中脱颖而出。更要命的是这人一旦决定了什么事,就坚定的像头牛一样,就像是隔着一条宽阔的银河也能看到对岸燎原的一片火光。


叶修怔怔的看着眼前扭捏成姑娘的少年别别扭扭的问出了这么个问题,却像是个钉子一样钉在原地,大有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走的气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棍当头打得有点晕,可是粗略的想了想自己也的确是没有什么住处,未成年也没法住宾馆,他就点点头答应了。


少年瞬间像是个被点燃的烟花棒一样,身上的兴奋和喜悦像是不加掩饰的呲啦呲啦的冒出来,还带着耀眼的火光,一双精致的眼睛弯起来,和着长长的睫毛和半明半昧的光线,硬是笑出了一种花团锦簇的味道来。活像是三月春风里的桃花。


 


现在想起来,一定是当时被寄生兽吃了脑子。叶修一边努力地沉下心来好分散因为盛夏没有空调的热意,一边还要全省关注的关注着泡面的三分钟。他在这三分钟里不但要结束手上的这一场boss战,争取在苏沐秋前面给boss来一下最后一击,还要随时关注苏沐秋的手是不是慢慢的向泡面伸过去。


网游中沉沉浮浮的日子显然不是很好过,但是两个人显然达成了一样的共识——饿了谁也不能饿了妹妹。但这显然苦了两个正在生长发育期的少年,连泡面都要计划着吃的时候,吃都要靠手速。


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侧身躲过红血boss的暴走一击,一边腾出一只手狠狠的给苏沐秋不老实的手来了一下。苏沐秋立刻就发出了类似于“谋杀亲夫”之类的吼叫,叶修懒懒的撇他一眼,“说了那碗泡面是我的。”


苏沐秋一边愤愤的敲打着键盘一边用鼻子出气,把当年的面若桃花都吹翻到了阴沟里,“你个没良心的,亏我当时还好心把你捡回来!”


叶修不紧不慢的绕过秋木苏给boss来了两下输出,连看都懒的看他一眼“你还说,要是没有哥,你现在就真的是连个泡面都吃不起了。再说不是早和你说了,捡到我可是你的福气,哥可是身家过亿的大少爷。”


Boss显然经不起一连串的非人攻击,叶修话音才刚落就很给面子的晃悠着走了最后两步然后倒下了,扬起一阵热浪滚滚,像是要滚出,屏幕烧到人身上一样让人汗流浃背。


叶修胡乱的抓了个东西给自己卖力的扇着风,一边伸长腿踹了踹苏沐秋,“去,给少爷倒杯水。”


苏沐秋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还是起身拿起了杯子,走出了卧室,很快就拿着一杯“噔”的一下砸在叶修面前的桌面上。


“的了吧,就你这副糟蹋样子还少爷呢,你当演电影啊,我看沐橙平时的言情小说全看到你脑袋里去了。”


叶修看他气鼓鼓的样子着实可笑,就忍不住的要逗他玩,“得,还不信,行呗,等哥东山再起了,带着千万的嫁妆来娶你,倒是后你可千万要感激涕零的以身相许啊。”


苏沐秋听到这话,楞了一下,正在叶修觉得他有可能就要这么暴走的时候,他倒是慢慢的转过身来。简直像是一帧一帧的在慢速播放,让叶修觉得这个时候活生生应该给配个bgm什么的。


一张俊俏的小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还是被各种复杂的心情糊成了一张毕加索的抽象画,在夏日粘稠的呼气间,他磕磕绊绊的挤出一句话,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可,千万别忘了啊。”


 


5)


所有的事情都在渐入佳境。


没有了叶修的兴欣并没有像想象中的弱势。年轻人们到底是有着根正苗红的资本,在队长退役了之后一个接着一个都蜕变成了遮不住光的金子。方锐也没有辜负再封神的噱头,经历了一个夏休期后反倒是有了越来越势不可挡的趋势,苏沐橙还是能在队伍最需要的时候支援上火力,带着兴欣势如破竹一般的冲进了赛后季。


叶修没事就在网友里拉各大公会的仇恨,实在闲的狠了就往兴欣跑跑,一边和魏琛大大嘴仗一边尽心尽力的再提点后辈们两下。


最让叶修开心的是,那位不知道身处哪里的朋友——叶修决定叫他A——显然也是个荣耀的一把好手。


荣耀还是A主动和他聊起的,A显然是没有放过任何有视屏记录的比赛,对早致十年前荣耀刚刚起步的时候到如今兴欣的崛起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让叶修还是狠狠的吃惊了一把,看来A先生还得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老年人啦。


虽然A先生这个名字取得实在是不能免俗,简直像是三流推理小说里的愚蠢的男主。但是叶修还是觉得这名字很配他——这不是吗!简直身世成谜。他显然是对荣耀有着不输任何职业选手的理解和热情,职业素养杠杠的,这几乎让叶修怀疑这就是哪个老朋友特地来整自己的,这个想法让叶修颇有兴致的猜测了一会,从吴雪峰到郭明宇,没有漏下一个。最后全被对方给矢口否决了。


叶修只好把他归为比喻文州的残疾还要更胜一筹的民间高手,徒有纵观全局的天赋和强大到无孔不入的战术意识,可惜天意不成全,只长了一双APM只能堪堪爬上100的手。可是手速从来不是湮灭才能的原因,即使当不了羡煞旁人的职业选手,也未必不可以当一个名垂千史的名教练——兴欣还是很需要这样的人才的。可惜每次叶修诚心的邀请最终都被他轻巧的给糊弄过去了,一副要大隐隐于市的样子。


在退役了之后还能碰上这么个近乎交心的知己,让叶修的退休综合症很快的就过去了,只好浪费了方锐费尽心思收集来的五花八门的分散注意力的小玩意儿。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在A先生身上耗费了太多时间的缘故,叶修总觉得对方和自己的相识并不在这短短的一朝一夕,反倒是像手中这块沉甸甸的手机一样带着被尘封了多年的气息,总让他想起一个人——苏沐秋。


对方说话的方式语气和仿佛相识多年的稔熟像是一柄利剑,揭开了十年前合上的那一块幕布。可是那毕竟是逝去了的十年,光是时光就能让那些疯狂美好的曾经像退了色一样变的陈旧模糊。任叶修怎么样努力的去辨认,它总是朦胧的让叶修辨不清真假,像是一个在半醒的时候做的梦,在清晨的人声和夜晚的尾巴里,让人虚浮在空中,就这样不愿意醒来。


就像他已经快要记不得,失去他的那一天。


 


夏天的雨淅淅沥沥又黏黏糊糊,从清晨开始就下个不停,叫人在梦中也不能安宁。


叶修正梦到好玩的地方,就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屋外的雨声淅淅沥沥的砸在破破烂烂的房顶上清脆的响声,胃里也慢慢浮起来一股虚涨而空虚的饥饿感,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的难受,活像是积攒了一胃袋的浓盐酸马上就要把自己消化掉了一样。可是显然还是梦中的鸡腿更加有吸引力,叶修宁愿就这么半梦半醒的死在床上,不断的催眠自己,鸡腿,鸡腿,鸡腿……


不过苏沐秋没有给他吃独食的打算,毫不留情的就把叶修一脚踹下了床,少年的一把骨头和地面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叶修痛的一下子就清醒过来,怒气冲冲的坐直了身子,就看见苏沐秋一脸笑眯眯的坐在床边看他。


“昨天就和你说过了,今天你要是还不起来,我就把你踹到床下去。”


小叶修显然没能练成如今的一副厚脸皮,被他迎面堵得哑口无言。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说到做到的插曲让苏沐秋的兴致变得异常的高涨,叶修一脸狼狈的样子丝毫没有让他生出一点不愉快。他轻快的跳下床来,抓起叶修就把他塞进了洗手间。


“快快快!我们离那里还蛮远的,要转好几趟车才能到,要是晚了人就太多了。”苏沐秋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己打理的干干净净,紧接着马上拿起梳子开始打理叶修的一头草窝,对着镜子扯开一个七月艳阳一样的笑容。


“阿修,你答应我的。”


 


两个人风风火火的冲出门去的时候雨已经小了很多,不过也正是因为雨的原因,六点钟的天还是蒙蒙亮的一片,叶修迷迷糊糊的跟着苏沐秋来来回回倒了几趟车,再睁开眼睛,就已经到地方了。十年前的游乐园显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花样,不过在孩子眼里也总是美轮美奂的。明明在年幼的时候和家人去过不止一次比这更精致的游乐园,但唯独这一次,这满园的金红色彩美丽的让叶修忘记了呼吸。


游乐园不是很新了,许多被彩色布料所包裹的路灯杆上隐隐约约的露出点斑驳的锈迹来。稍微刺激一点的项目也因为不怎么给力的天气被迫停运。不过这显然破坏不了第一次来游乐场的苏沐秋的好兴致。


“这地方还真是神奇,可惜沐橙这段时间住在学校里,什么时候她放假了一定要再带她来一次,”苏沐秋闲不下来的不停的打量着四处都挂满的彩旗,快要把嘴巴咧到耳根上去,“反正马上职业联盟也就开始了,哥有钱!”


叶修听到这话充满鄙夷的斜了他一眼,“德性,不就拿到点定金么,就把日子过得这么奢靡,”叶修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个手机来,“一下子就买了两个手机。”


苏沐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你看看你,还说什么大少爷呢,都什么时候了观念还这么陈旧,啧啧啧,真是不开化!”转眼他就看见了好玩的东西,赶忙拉的叶修一个踉跄,“走走走,那边!”


 


苏沐秋玩游戏的一把好手自然不仅限于荣耀,几乎没有什么游戏难得倒他。他头顶着松松的帽子很有架子的端起那把bb枪,几乎是百发百中的把不远处的气球横扫一空。乐翻了除了老板以外所有在场的人。叶修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少年因为兴奋而变得粉红的侧脸。


 


 


那半张脸有着少年特有的圆润和细腻,却又带上了点成年人的英挺,面色单纯的因为快乐而红润。整张脸上最迷人的眼睛弯成了初七的月牙,却发着北斗七星一般的光亮,那是一种能让人在迷雾中辨明方向的光。在浓密的睫毛下显得如同西湖一般波光潋滟。


就是这个少年,带他回了家。


少年的脸上总有一种成熟和幼稚结合在一起的违和感,社会的风霜到底是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但是他的一颗心总是像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样纤尘不染,让他即使蒙尘也能散发出惊人的光亮来。


他在一群女生充满爱慕的哄笑中把赢得的巨大娃娃塞到了叶修的手里。


他在拥挤的人群中紧紧的牵着叶修的手。


他在拿着两张马戏团的票对他笑。


他抱着一束工作人员送的花不知所措。


他的在眉角画了一只蝴蝶。


 


他在火圈的照映下,轻轻的抱了叶修一下。


 


太阳半落不落的时候,天色是近乎紫色的。既有一整天都没有放晴的灰黑色,又有鲜血一样的残阳。整片天在游乐园五颜六色的映衬下,颜色美得不可思议。苏沐秋带着他把所有能玩的项目都玩过了一遍,就剩下挂满彩灯的摩天轮在远处闪烁着耀眼的光。


苏沐秋拉着他的手走到那个巨大的圈圈下面,捂住了他的眼睛,


 


“你不要睁开。想像一下,我们正在伦敦眼的脚下。”耳边是苏沐秋绵长而温暖的呼吸,“我们马上就要上去了,我们会看到整个伦敦。等到再过两年,我们还会一起去埃及,挪威,北海道。”


“我要带着你和沐橙走遍这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角落落。”


“叶修,你相信吗?”


叶修没有回答,只是无声的笑了。


 


“你等我一下,”苏沐秋显然是看到了什么好东西,满是献宝的口气,不等叶修回答就像离弦的箭一样蹿了出去。


 


可是叶修再也没能等到苏沐秋。


 


6)


对方发来了短信。


“今天是国庆的最后一天了,没事的话就带着妹妹去游乐园吧。”


叶修看着手机觉的心跳停跳了一拍,就像是还没有从那个雨下的犀利的夏天醒过来。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一秒,两秒,三秒,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因为我曾经亏欠了我妹妹一次,我失了信。我还亏欠了一个人。……如果可能的话,和你妹妹一次做一次摩天轮吧。“


看看整个伦敦。


 


那一瞬间,一些模糊的记忆瞬间清楚了起来。


叶修想起了那天他在摩天轮下掏出了响的欢快的手机,在对面的一片嘈杂中他听见苏沐秋穿着粗气却仍然快乐的声音,


“阿修你等我一下,这里的车子有点混乱——呲————“


对面的声音在经历了尖叫和撞击以后又恢复了平静。


 


眼泪冲花了原本漂亮精致的面部彩绘,满面的油彩被糊的惊悚而古怪。


让叶修活像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7)


关于A先生的事情叶修从来没有和别人讲过,包括苏沐橙。


不知道当时是出于什么心态,也许是因为单纯的没有什么契机,又或者可能是因为这事实在是来的莫名其妙,突然说起实在有点丢脸面。


当然,也不是说没有可能,是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把他当作了某个不能启齿的人。


 


因为本来这事就像个童话故事一样,从天而降,毫无头绪,从头到脚没有一点真实的地方。除了它有手机作载体这件事以外没有什么能证明它是真的发生过。甚至这整件事情都可能不过是自己的臆想。


叶修自认为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他可以面对不公神色如常,他可以在绝境沉着冷静,可是他一双从来不会颤抖的手现在却抖得握不住手机。他觉得自己像是捧着一个千斤重的梦境,一双手就要端不住,可是到底舍不得放下这一摔就碎的东西。


他在凝结住的时间里试图举起手。


“你,是不是,苏沐秋?”


 


他在沉默的时间里等一个答案,这个答案会告诉他他是否真的只是生活在一个由自己虚构出的幻境里。他需要知道这一点。


手机在很久的静默后仍然亮了起来,


“嗯。”


叶修盯着那个字许久,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不管在十年前,还是十年后,永远只有那一个人,让他浑身赤裸的像个刚出生的小孩。


 


8)


         苏沐秋有许多事情没有和别人说。


这世界上最好的保密方式就是让所有的秘密都烂在肚子里,不过他没想到这么成功,因为他的死亡来的那么早,就像是老天嫉妒他的才貌双全一样,所以这大大的天下里就容不下他一个小小的苏沐秋。


他可从没告诉过叶修他喜欢他,虽然他没有一秒停止做这件事。这件事像是已经彻底溶解在血液里了一样没有办法再割舍出去了。只要他还活着,他就不能一秒不爱叶修。


一直知道叶修的身世应该好的惊人,也许叶修从小就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感觉不出来,不过他苏沐秋可不是什么不识货的人,叶修所有的行李都价钱不菲,其中还颇有些拿出去当了就能换好几个月生活费的奢侈品。可是他只是默默的看了那些东西一眼就把他们收拾妥当,就算日子过得再拮据也没有打过那些东西的主意。因为他还是愿意就这么干干净净的和叶修打打闹闹,嘻嘻笑笑,就像是这些身份地位的隔阂从来就不存在于他们中间,而叶修被发现后被带走这样的一天就会遥遥无期了。


他将永远不会离开叶修,他们会一起花一些时间,让生活变得充实又美好,努力赚钱,看着沐橙寻个好人家。最重要的是,他会一辈子做叶修心目中的好兄弟,若是这份无所求的爱情能有所成,那便是上天的垂怜。若是这段感情终究只能成为说不出口的禁忌,那就让它成为他最大的隐私。


他想和叶修走遍世界,他们要一起去北欧四国,游遍欧洲,去东京塔,。北上的北极熊是他,南下的极光是他,东方的汤泉是他,西边的敦煌是他。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的钟声。在小镇的旅店里,古老的时钟,像时间轻轻滴落。窗口有朵大郁金香,此刻你不爱我,我也不会介意。”①


 


他就是这么毫无要求,又刻骨铭心的喜欢着这么一个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梦。


所以当死亡来临的一瞬间,他没有感觉到痛苦,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还没有来的及做,他还不舍得就这么离开这个心爱的世界。


 


不过上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这让他在死后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9)


叶修从未像现在一样庆幸自己从未和别人说起过这件事,哪怕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空想,他依旧愿意沉浸在这虚假的幻想乡里。


纵使这虚幻的幸福无可避免的带着鲜血淋漓的疼痛,他仍然甘之如饴。他宁愿就这么一直可悲的欣喜下去。十年前的刻骨铭心和十年后的当头一棒终于让他明白了一件事。


苏沐秋是他今生逃不过的一场劫难。他在十年前毫无征兆的征用了他的心,又用一场突如其来的死亡是这场惩罚的期限变成了无限。


所以哪怕他知道这也许只是精神失常所带来的一个梦,他也不愿意从中醒来。


 


他想起那天A先生——姑且还是叫他A先生——在他毫无回应的情况下,发来一条短信,他问,“阿修,你还相信吗?”


我好想相信。因为我还记得伦敦,埃及,挪威,北海道。


可是他最终只能一边回复“我信。”一边在被子里泪流满面。


 


像是看穿了他在想什么,A先生没有忙着强调,他发来一段长长的话——


叶修,你要相信,相信着时间没有放弃任何一个人。


相信我终究会回来。


我们将相遇在深深的红尘里,


红尘如泥,


而我答应你,


再也不轻易说分离。


 


 


苏沐秋不是第一次设想着再一次见到叶修该是什么场景,还不如说是,从他死去的那一天开始,他就不停的想着这天的发生,纵然他不知道那一天会什么时候到来。


他现在只是一个被浸泡在营养液里还在不停活动的大脑。他没有什么五感,只好在记忆里反反复复的咀嚼着所有的旧东西,十年的时间足够让他回忆起和叶修在一起的所有细节。让当年冲动而朦胧但深入骨髓的情感沉淀成一壶陈年的美酒。


不过好在没过多久,科学怪人就学会了用电波和他的大脑进行直接的交流,他告诉他,他是他见过的唯一的一个奇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在身体已经完全死亡的时候还能有着几乎完全活跃的大脑。心跳已经停跳了,他握着手术刀,震惊的看着他的脑电波像是迎面刮来的一阵强风,一股强烈的悲伤扑面而来的叫人睁不开眼睛。


于是他当下就做了一个决定,他就算是不惜一切,也要尝试着将这个人保留下来——纵使已经不可能是全部,至少保留他身为苏沐秋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于是是他问只有一个脑子剩下的苏沐秋,他到底是为什么能做到这一切。


苏沐秋想了想,告诉他,大概是因为他还没能和一个人去做一趟摩天轮。


对方显然沉默了许久,不知道是不是被这无厘头的答案给堵得说不出话来,不过随即他就问他,愿不愿意参加这个可能没有尽头的冒险。他的意识不知道还能存在多久,但只要他还存在着,就只能以被剥夺了五感的形式活着,对方会尽最大的努力尝试着给他创造一个全新的载体出来,虽然他不能保证那个载体到底是什么,是否遥遥无期。


苏沐秋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对方觉得挺意外。


他有点不敢置信的再问了一遍:“你确定吗,这样没有尽头的等待对于你来说有可能就是一场没有尽头的噩梦,你甚至不知道你是不是在下一秒就消失殆尽了。就算你若是成功的活了下来,你的心愿也未必就能成功。”


苏沐秋笑了。


生活固然是痛苦的,但是从来没有人逼你生,逼你活,可是你纵然也没有选择死亡,生活也正是因为他的痛苦,才显得越发迷人。上天给了我奇迹,我就不能放弃希望。


因为我相信时间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时间将会把那个人变得更坚强,更美好,时间终究会带来那遥遥无期的一天。我相信,因为我还没能和他一起走遍世界,一起去北欧四国,游遍欧洲,去东京塔,。北上的北极熊将是他,南下的极光将是他,东方的汤泉将是他,西边的敦煌将是他。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的钟声。在小镇的旅店里,古老的时钟,像时间轻轻滴落。窗口有朵大郁金香,此刻你不爱我,我也不会介意。”①


 


10)


在科学怪人把他的脑电波连接上网后日子变得好过了许多,他翻来覆去的把所有能看的荣耀视屏都看烂了,他没法直接见到叶修,但是能隔着一条网默默的关注也算是一种难得幸福。


他想起了那个他送给叶修的手机,然后欣喜若狂的逼着科学怪人又给他安了个信号搜索器。每一款手机都有自己的特殊的信号,显然诺X亚也不例外,他每一天都搜索着那个手机的信号,一天又一天,他亲眼见证了那款手机的兴起和衰弱,期间发出过无数个发错了人的骚扰短信,知道不知道几年后搜索器上再也没能出现那个手机的信号,但他依然每天搜索着。


所以在时隔十年之后的某一天,他看见亮起的信号,一时间竟然没能反应过来。像是一坛突然复燃的死灰。艳红的火光重燃了他这么多年沉寂了的梦想,他颤抖的发出了第一封短信。然后他们有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不过在叶修面前做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对于他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熬的事情。如果说在生前他愿意把这份心情当作秘密而锁死在肚子里的话,在死后的这十年里,任凭深如潭水的情感酿成了美酒,他将再也抑制不住这样的情感,这像是一株破土的幼苗,长势越来越凶。


他好想问问叶修他过的好不好,开不开心。他想问问叶修是不是经历了很多委屈。可他只能在赛场上感受嘉世的兴衰和内部的仇恨,他真想问问叶修,这些日子,他是否遍体鳞伤。


他想看看那双眼睛是否还像是含着整个银河系,闪闪发光。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存在会给叶修带了这么大大的冲击。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像是被卸去了主心骨一样没有的方向。他想要伸手抱抱那一头的人,可是他只能透过电波感受着那端没有诉说却又寸断肝肠的悲伤。


 


他头一次对自己的存在感到不知所措,可科学怪人告诉他所有的技术和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这也没什么,在人体器官都能直接用3D打印机打印的今天),他可以复活了。


这是一次成败在此一举的实验。


 


科学怪人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


“这有什么好犹豫的,我也没说一定就能成功。要是失败了你就安心的消失吧,变成鬼也别来找我。要是成功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上天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重要的是,你还相信吗?


 


11)


这是自己疯了的第二十二天,叶修颇有些自嘲的想到。


可怕的不是疯,而是自己还疯的心甘情愿。


他用这二十二天反复的回忆着十年前的一切。他坐在清晨的微风里,看着未干的露水,觉得自己在等待一个来自上帝的亲吻,一个来自云端的遇见。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人远远的走过来,带着他的全部记忆和美好,带着他失去灵魂的一部分,向他慢慢走来。


那人的半张脸脱去了少年特有的圆润和细腻,显得英挺而相熟,面色单纯的因为快乐而红润。整张脸上最迷人的眼睛弯成了初七的月牙,却发着北斗七星一般的光亮。


那是一种能让人在迷雾中辨明方向的光。在浓密的睫毛下显得如同西湖一般波光潋滟。


 


在他缓缓走进的时间里,他想通了一件事,不管在十年前,还是十年后,永远只有那一个人,让他浑身赤裸的像个刚出生的小孩。


苏沐秋就是他今生的劫难。


也是上天的礼物。


 


那个人触碰自己的皮肤是温热的,跳动在耳边的心跳是鲜活的,呼吸声是绵密的。


他说,“阿修,你要相信着。”


相信着时间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真爱能够超越生命,强大而永恒。


 


“时间浩浩荡荡的碾过,


还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


你说,会是爱情吗?”


——————————————end—————————————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的钟声。在小镇的旅店里,古老的时钟,像时间轻轻滴落。窗口有朵大郁金香,此刻你不爱我,我也不会介意。”


——茨维塔耶娃


 


 


“时间浩浩荡荡的碾过,


还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


你说,会是爱情吗?”—— 长腿叔叔


 


 


Ps,伞修还要求HE的话原谅我我只能不科学了……写长篇功力果然不足,所以准备撸个一系列的叶受短篇,都在1w字上下。目前累计完成两篇,楼叶,伞修,目前总计计划中短篇共计19个,(上帝明明已经放弃我了……)


至于亘古……忘了它吧,反正也没什么人看。但不是说弃坑了,只是发现现在实在是没有功底写好长篇,只好先主攻短篇磨练一下,以后大修后会一起重发的(希望到时候能有读者吧^^)


目前专攻短篇,希望能把叶受计划结束。所以暗搓搓打个all叶tag请见谅。以后还会有很多时候需要关爱冷cp的!


下章肖叶


有任何脑洞随时欢迎交流。

热度(145)
  1. 滋生菌_烦烦烦烦稠环芳香烃传播充满爱意的种子 转载了此文字
    感动到哭!!!!真的真的超级棒!!!!终于给了他们一个完整的结局太好啦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