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锅碗瓢盆

唐昊:

辞旧迎新,今年的旧文虽然我之前有打算过绝不用在明年混更


昊翔合志《SUN》中《唐大厨》的一个番外


烟烟说放我就放了


哎呀我去写龙了


 


 


 


>>


孙翔和唐昊在一起的日子久了,日久就生情。一个突然的吻就确定关系,自那之后也没有患得患失的心绪,只是随心所欲地在一起了。谁叫这个人,性情和节奏与自己这么相似。


两个人经常吵着吵着打起来,打架还得护着对方的手。唐昊又一次覆上孙翔的手背,眼神落在孙翔用力到发白的指关节上,“要是换个人,我早就真打一顿了。”


孙翔仰躺在地伸出小腿踩在唐昊肚皮上,膝盖上有块不小的红淤,“明天都该青了,还不叫真动手?”


唐昊不爽他娇生惯养的样子,低下头去。孙翔以为唐昊要亲他伤处,得意又有些羞怯地缩了一下。一如往常,唐昊动作快一步握住了孙翔的脚踝,犬齿磕在蹭出红痕的膝上,狠狠咬了一口。


嗷呜。孙翔嚎了一声,扭身把唐昊压在地上。乌鸦似的的羽毛四散在软和的地毯上,孙翔把头埋在唐昊胸口,心跳跟鸽子一样咕咕咕跳得好快。他扯出惯例的刻薄笑容,“唐昊你这个鸟人。”


唐昊不知是哼气还是笑,微微的震动从温热的胸腔传来。孙翔跨坐在他腰上,手环住肩膀。所有安静,亲密,沉默和温情在唐昊把手伸进孙翔衣服时破碎成片。空间炸裂。


孙翔跪在地上,手肘撑着沙发,大声喘着气。睫毛上沾着泪水。窗玻璃和电视机映着人影。孙翔被粗鲁地翻了个个儿,仰头看着唐昊家客厅天花板的彩绘廊灯。平滑的玻璃,画着冰蓝色的远山云霭,冰山沉浮在深海。他被顶着往沙发角上挤,呻吟声一直没压住。


“唐……唐昊,你……天花板上还安玻璃灯。嗯……我操,轻点,”孙翔偏过脑袋,下唇被人含住,“都看到了……”


唐昊的小腹被孙翔弄得有些湿。“看到你被我操的样?”说着把孙翔的头正过来,正对着屋顶,“那你看仔细了。”


沉溺于这要把人绞死的甜蜜,随时都能迸出火星的炽热。从未降温过的感情,愈靠近,愈升温。


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自己会拿他没办法。唐昊叹了声气,隔着被子踹了脚在床上滚着不消停的孙翔,“别烦人了,你后面不痛啊?”


孙翔被这下流话折腾得脸红,回答是或不都不是好选择。他脸皮薄,刚洗完澡又热乎乎的,脸红也红得好看,逗起来特别好玩。唐昊怎么会放过这机会,手探进被子就往后边摸。在浴缸里泡得柔软的指腹顺着尾椎光滑的皮肤滑进去。孙翔趴在床上,修长的手指抓紧了床单。


“说真的,不痛?”指尖在体内细细地搔刮。和上一回合的疯狂和狠劲不同,唐昊侧躺在孙翔身边,嘴唇轻轻触着耳骨,极尽温柔地对他。


不过唐昊偶尔的柔和只会被孙翔当成刻意的作弄,“你……嗯……”


“什么?”唐昊在他耳边说。


几句淫词秽语在孙翔唇边转了一圈,最后还是以说不出口作罢。孙翔挫败地把头埋进枕头,细密的呻吟声隔着被子传出来,闷闷的。


第二回合下半,唐昊就着孙翔的手射出来。孙翔第一次帮他这么弄,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愣神。


夜深,地灯是温暖的奶黄色,唐昊趁孙翔睡着时亲了亲他。


他俩,谁都没想到能跟对方走到这一步。原以为坚不可摧的铠甲,伤人的锐利,随感情日浓不断被溶解。孙翔没有唐昊想的那么糟,唐昊也没有孙翔想的脾气那么暴。


这样就很好。


 


去年七夕的时候孙翔想起来自己还欠着唐昊的生日礼物没给,其实他挺想把这当七夕礼物的,但直接说又太矫情。


“我讨厌亏欠人,今年的生日礼物,给你。”孙翔有点紧张,怕被唐昊识破这其实是份小情侣之间的小情调。没想到最后唐昊还真没发觉今夕何夕,孙翔有些失望。唐昊真是迟钝。


“哥,我生日都过了三个多月了,迟到了有补偿没?”嘴上抱怨着调笑着,手上拆礼物的动作却很迅速。


孙翔仔细盯着唐昊的脸,“喜欢吗?”


“一个锅?”唐昊抽着嘴角,“我欠你啊?生日礼物还被催着给你做饭吃?”


“好看嘛,就买了。”


唐昊踢了这败家子一脚。


双柄的不锈钢锅子,体型娇小圆润,用途广泛。F开头的德国牌子,孙翔挑了最贵的一个系列买了。这锅下战场的第一顿饭就是七夕当天晚上唐昊做的花蛤豆腐汤。N市买海鲜没沿海的S市便利,但今天的贝类格外新鲜,汤也清甜。调味只放盐和姜片就刚刚好。


就像他们的感情。不需要掺杂别的东西,有这个人就已经足够。


“七夕你就搞个清汤?小气鬼,”孙翔抱怨着,一没留神说漏嘴了。唐昊扬起眉毛,一脸“哦?”的表情。孙翔赶紧转移话题,“锅好用吧?”


唐昊曲起手指在锅沿弹了弹,“还行吧,隔热不错,不烫手。”


“不感动一下?”孙翔从桌子下面抬腿踩在唐昊膝盖上。脚心温热,膝盖冰凉。调情似地摁着膝盖骨转了一圈。唐昊没动静,就着孙翔用过的汤碗喝了一口,“姜放多了,你不觉得辣?”


孙翔没想到唐昊没发作,愣愣地回了,“还好啊,不辣的。”


唐昊斜着嘴角笑,“看来你是吃习惯了。”孙翔没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脚踝正被唐昊捏着扔下地去。


云南菜多是辣和酸。唐昊只在偶尔心情好的时候做一回口味清淡的淮扬菜。懒得动手就去超市买海鲜做简单的酱油水和清蒸。极少迎合孙翔的口味。孙翔也凑合凑合吃了,谁叫他不会呢。家里还养了个大厨,更是懒得动手。


习惯真是可怕。


孙翔习惯了轻微的辣味,吃粉面时还要舀一小勺油辣椒下去。唐昊习惯了去迁就孙翔,有小米辣的时候就不放太多,夏休家里时常备着孙翔喜欢的甜食。习惯对方到竟然有些恐惧。要将你倒映进我的人生,为此惊奇,也为此安心。


这个灰色的锅子,孙翔半夜用它来下面条,还分了一口给闻着响动醒来的唐昊。两个人独过的大年夜里,唐昊下了两大盒速冻饺子。永远都是生长期的小年轻沾着醋水就着春晚,盘腿坐在茶几旁吃了。窗外是遥遥的几声冲天炮响。听说今晚紫金山有焰火。


又是新的一年。一年又一年。


 


唐昊大清早的被厨房的响动弄醒了。刷了牙,打着哈欠走进厨房就看到裸着上身背对着他的孙翔。偏白的肤色,肩背上有不明显的肌肉纹路,腰线很性感。棉质的细格子五分裤半掉不掉地挂在胯间。唐昊自然而然地从后面贴上去。


“煮什么呢?”声音低沉,没睡醒。温暖的奶香四溢。唐昊下巴搭在孙翔肩上,垂眼看了,霸道地来了一句,“我也要。”


孙翔心想怎么每次在厨房吃独食都能被唐昊抓个正着,正欲摇头,却被唐昊堵了,“这锅是去年你送我的那个?用久了都忘了。”


恍恍然想起他们厮混在一起好几年了。有过许多共用的锅碗。对街超商买的搪瓷杯,印着恶俗的红色牡丹花。深紫的葡萄在白色的杯子里摆着特别好看。跟那个双柄煮锅一个系列的黑色炒锅,不用的时候挂在砧板旁边。


可能所有人都要为他们生活在一起而吃惊。这两个人,在一起了?还住在一起?别开玩笑了。


可是啊可是,事实就是如此。不用感到诧异,只需艳羡他们年轻。


“昨晚做了一宿梦。”唐昊的脑袋在孙翔肩窝里蹭着,孙翔被他毛茸茸的头发刺得发痒。这是向他撒娇呐?孙翔有些得意。抬手摸了摸唐昊的头发,孙翔大发慈悲地开口道,“煮了牛奶给你喝呗。”


“放凉了再喝。”


“矫情,”孙翔翻了白眼,又补上一句,“我要吃奶皮。”


“行。”


甜甜的,温柔的,妥帖的,不符合他们个性的词,一个一个地冒着奶泡。煮开了。


 

热度(322)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