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发病

很多很多酸奶味的机智逗:

*昊翔


@唐昊 开心吗!爱我吗!


 


最开始他们只是在做些毫无意义的攀比。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什么时候打了第一个耳洞,又是什么时候拉过女生的手,亲吻柔软的嘴唇,初尝禁果。


互相呛声是孙翔和唐昊平常交往中最普通不过的一个情节,分隔两地的人难得聚在一起,没什么特别的活动,吃了宵夜便是回到房间里头,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待着,躺在床上横七竖八。眼睛盯着各自的手机或者平板,屏幕的画面一闪一闪,注意力其实并没有完全放在那上面。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孙翔匍匐在唐昊的双腿之间,他跪在松软床褥里头给唐昊咬。唐昊放任他跪伏在自己的腿间,裤子被扒开一半,大腿的肌肉紧实且有力,棱角分明的膝盖时不时放轻了去蹭对方的肩膀。那里被含在温热湿润的嘴里,唐昊算得上是冷静,倒是底下的人随着他的碰触身体时不时会抖两下。


这一切的起因仍然来自于他们小学生一般幼稚的比较。唐昊嘲笑孙翔手上能干,快,灵丘,但论及舌头则未必,没见过接吻的时候那么笨拙的。对于唐昊低估和轻蔑的话一向是孙翔无法忍耐的部分,所以争吵走到最后,一个被扒了裤子摁在床上,一个被撑满了口腔。


孙翔类似于吞含一根棒冰一般纳着唐昊的那里,以前他并不会如此靠近地观察这个曾经在自己身体里肆意而暴虐地进出的东西,先是迟疑着从侧面开始亲吻它,然后才张开嘴彻底把它吞进去。那里还算不上太硬太热,孙翔轻易地把它完全含在嘴里,心想的是这种感觉和埋在自己身体里又是不一样的。


光是这种想法已经足够让他的脸烧起来。说到底最初他硬扒着唐昊的双腿其实是为了争一番面子,实则内里并无底气,如今不可不谓骑虎难下。孙翔在脑海里回忆那些躲在黑暗房间中看过的小电影,还有曾经由唐昊给予过的快感,舌头不得要领地缠绕着,脸颊的肌肉小心翼翼地收缩,那玩意处在紧致又湿热的地方会带来非常舒服的感受。孙翔沿着轮廓将它舔湿,吞得很深,头部顶在了喉咙,慢慢地也在泛出些腥咸的粘液,随着他一吞一吐星星点点地落在了舌头,异常奇怪的味道,不过不会觉得恶心。


唐昊逐渐紧绷的身体正在告诉孙翔,这样子他能感受到相当的快乐,还有另一层征服的快感。孙翔处在他两腿之间的场景毕竟新鲜,他们交往时间不算太长,以前也从未有过。那玩意儿在来来回回地摩挲当中胀大了一些,热度不停地攀升,似乎就这么能在湿软的嘴里烧起来,不再那么容易完全包裹。孙翔无法避免地尝试到了窒息的滋味,但是他没办法退出来。


唐昊的手抵在他头上,力度不大,但这种情况下是无法挣脱的,每当孙翔将他吞进喉咙深处时,唐昊会毫无章法地揉乱他的头发,将前额短碎的头发倒梳上去,又看着它们一根根地落下来。欲望之中残留的一丁点理智他全部用来记录此刻孙翔的模样,双颊绯红,被迫吞下自己的东西时有些被呛到,眼睛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头上还有汗,一副不会出现在人前的模样,令他心生喜爱,更多更多的,从前还没有体会到的喜爱。


无法述说这样孙翔能达到何种性感的程度,光是用膝盖去碰触他发抖的身体已经显得捉襟见肘。唐昊控制不住地想要将孙翔往下方摁,如同他从后面上他,能深入多少便深入多少,埋在多里面都不够满足。呼吸的节奏已经无法掌握,唐昊发出了两声低沉地闷哼,但他仍然要用手指去描摹孙翔说得上是糟糕的脸。唐昊撑着身体,指腹最终停留在孙翔单薄的嘴唇,相当柔软,已经变得很湿了,含不住的涎水不断低落。他忍不住要按下去,再轻轻地揉弄。


这种微妙的刺激孙翔承受不住,松了嘴企图躲开,无奈他到底因为陌生而手忙脚乱,门牙没有好好地收起来,当下唐昊便是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还硬着,情欲烧灼的滋味不好受。他的手里头还抓着孙翔几把松软的短发,这会儿直接把人提起来跟自己对视,孙翔泛红而显得可怜的眼角让他的烦躁减轻了一点。不过他还是有不满。


“靠,你还不如不要咬。”短暂的疼痛让唐昊有些吃不消,他提溜着孙翔的脑袋,自己凑过去咬他的下唇,这算是惩罚。随即舌头闯进去了,侵城略地来得相当霸道而无法抵抗。这算是教导。


“妈的……”孙翔很难得抓到些空隙,心里头憋着一股子气,现在了才觉得自己的逞强其实来得更傻。他不太懂争夺主权,舌头被唐昊的搅在一块儿,说不清一句完整的话,“老子……也没给别人做过这个啊!”


唐昊撩起他的T恤,轻车熟路地从紧实的腰腹攀到锁骨。他没放开孙翔的双唇,只觉得那里硬得发疼,这次居然是想要在孙翔的嘴里射出来。


 


屏不屏蔽随缘了


唐队,爱我的话请写支线剧情2>///<


用手机的1G网连给电脑发文也是拼(

热度(80)
  1. 脸滚键盘很多很多酸奶味的机智逗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