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老黄历(Fin)

鲸上陆地:

分级:G


配对:无


概要:网游里的爱恨情仇。


注释:真的,要不要考虑听听BGM


******


(一)


历史性的一刻到来了。


叶修进入竞技场,等待系统随机分配。过了几秒后,前两天刚交过手的大漠孤烟进入竞技场。


叶修一下子坐直。本来他跟个偏瘫大爷似的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握着鼠标,另一只手伸进裤子里挠昨天晚上被蚊子咬的包,这回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抽手挪椅子贴近显示器,松紧带啪地弹回肚皮上。


“是你。”大漠孤烟说。语气不是很意外,有点终于轮到你了的意思。


“对。”叶修把耳机声音调大了点,没话找话道,“那个什么,谢谢你的拳套。”


他对这个人十分有好感。可以说,大漠孤烟是他在荣耀里找到的第一个让他觉得过瘾有挑战性的人。那种刚猛强硬的风格,让他觉得心在跳,情在烧。


“你什么意思?”大漠孤烟道。


“你的拳套为我朋友的研究做出了一定贡献。”叶修道。


“所以呢?你到底还打不打?”大漠孤烟这时却有些不耐烦了。


叶修:“打啊,不过先加个好友吧?”


大漠孤烟一个冲拳开道就欺上去了:“赢了我再说!”


一叶之秋长矛横扫,天击迎上!


炫纹共烈焰齐飞,矛尖与拳头相撞。一直守在一叶之秋竞技场房间的围观群众要疯了,房间频道一秒能刷掉十厘米。巅峰对决,真正的巅峰对决!


双方的血量要么一动不动,要么猛然下降一截,看得人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谁的不破金身今天会被破,一叶之秋还是大漠孤烟?


四分钟后,答案出来了。


一叶之秋。


而且,叶修自己还知道一点,他是死在鹰踏之下……也就是上次大漠孤烟使出的最后一招。是巧合,还是故意的?不懂,好不懂。


又而且。


“你的拳套怎么回事?”叶修问。


今天和前两天比,大漠孤烟的攻击力似乎提升了不少。积少成多,噼里啪啦就把他给捶死了。


“前天打野图boss爆的橙武。”大漠孤烟回答。


“什么运气……”叶修无语了。橙武多珍贵的东西,这家伙竟然丢一个来一个,难道是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再来。”他也不提加好友的事了,提交挑战。


“好!”大漠孤烟二话不说同意。


然后叶修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鼠标键盘的响动如同狂风骤雨一般,更难得的是全都是有效操作,没多久把大漠孤烟给捅了个透心凉心飞扬。还把人串在半空就发了条好友申请。


大漠孤烟通过申请,提交挑战:“再来。”


叶修:“好。”


 


两个多小时后苏沐秋回家,在卧室找到一坨突起,二话不说,一个泰山压顶盖到叶修身上,摁着他脑袋一通乱揉:“叶修,醒醒,醒醒。哎赶紧起,还不起没饭吃了啊。”


“干嘛啊!”叶修很不爽地往被子里缩。


“说,谁把你处给破了?”苏沐秋问。


叶修脑子不太清醒:“竞技场?”


“废话,不然你哪来的地方破处。”苏沐秋强行扯着毛巾被不让叶修躲。他刚刚登陆叶修的号,进竞技场一看,胜率从100%刷地变成了99.91%。苏沐秋拿计算器摁了几下,这可输了不止一两场。


听到这话,叶修露在毛巾被外头那张又是眼屎又是黑眼圈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餍足且回味的神色:“大漠孤烟嘛,爆了橙武那个。”


“哦,他啊。”苏沐秋显然对这人有印象,“你不是赢了他吗?”


“关于这个问题,你可以去看一看他现在的胜率。”叶修道。


 


再过十几分钟苏沐橙放学回家,从厨房出来进了卧室,很是惊讶:“哥,怎么没煮饭?”


“煮什么饭!”苏沐秋刚看完论坛上叫做《荣耀两大高手破处之战》的帖子,正在下载帖子里的所有视频,闻言笑得一脸贱气地挥手,“今天带你们吃点好的。”


“哦?发生什么好事啦?”苏沐橙镇静地放书包。


苏沐秋温柔地说:“庆祝你叶哥破处。”


叶修:“你闭嘴吧。”


 


荣耀竞技场。


韩文清等到了一个进入房间的人。这房间加了密码,所以来人正是他要等的人——前天一起打boss的刺客,季冷。


季冷一进来就操了一声:“兄弟,谁那么厉害破了你处??”


他们两个一起合作过,也下过竞技场,对彼此水准知根知底。今天季冷一进竞技场,顺手查了一下大漠孤烟的个人信息,差点没趴下。100%的胜率已经变成了99.87%。


“……”这个说法怪恶心的,韩文清消化了一下才回,“一叶之秋。”


“牛逼!”季冷感慨。


 


(二)


魏琛,一个控场一流,指挥超神,心脏无比,最擅长人多欺负人少的术士,游戏里的名字叫做索克萨尔,逼格特高。凭借满口忽悠的功夫,很快成为蓝溪阁的指挥,最拿手的是一边喷自己人一边喷对手一边把野图boss揣到怀里。


由于这一特点,他很快成为抢boss时众人集火的对象,先后被一个叫扫地焚香的驱魔师烧死过,被一个叫冬虫夏草的牧师墩死过,被一个叫大漠孤烟的拳法家擂死过,被一个叫季冷的刺客捅死过,而且还得经常面对一个叫一叶之秋的神级战斗法师和一个叫秋木苏的三神——神级,神经病,神枪手。


最烦的是除了大漠孤烟和季冷之外,这帮人的垃圾话技能都点得非常高,不在魏琛之下,魏琛时常要遭受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创伤,被抢了boss还要被喷一脸。


这天他也在带着一帮小弟抢boss。眼看着把两个神经病堵在了外围,扫地焚香和冬虫夏草被他逼到角落,所有的威胁都被他轻易化解,boss的血量一降再降,老对手们喷的垃圾话就像著名动作戏女演员小泽玛利亚的呻吟一样优美动听。胜利就在眼前,光明就在前方,魏琛飘飘然地扭头弹了弹烟灰。


再回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安安静静老实人大漠孤烟,威风凛凛,刚正不阿地,把最后一击揣怀里了。


魏琛那时候的感受只有一句话:哇,草丛里跳出一只野生的大漠孤烟!


“抢boss的时候记得带眼睛,看牢点。”野生的大漠孤烟一击得手,扔下一句话,不慌不忙地拔腿就跑。拳法家的系统动作特别标准,跟国家运动员似的。


本来还在外围努力的头号贱人一叶之秋突然停下动作,隐隐传来一阵傻逼般的狂笑,考虑到一叶之秋和索克萨尔之间的距离,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可能已经笑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魏琛眦目欲裂,扔了烟头扯着话筒喊:“一队追,四点钟方向走!给我搞死他!”


他自己也预测着距离方向搓起法术,不让大漠孤烟把吃下去的经验吐出来他就不姓魏。


然而与此同时,一道符啪叽贴他身上,打断了读条。


魏琛鼠标一甩,换了个视角,抓狂:“扫地焚香你他娘的怎么还在,怪都没了回家老老实实当和尚去不好吗?”


扫地焚香:“你这么大一块不可回收垃圾挡在路上,我不得扫完了才能下班?配合配合快点去死吧,傻儿砸。”


“郭光头,老子跟你拼了!”追大漠孤烟暂时无望,魏琛大喝,“集火那个驱魔师!”


“没了boss你以为你还值得我们拼吗?”冬虫夏草很诧异地说着,把扫地焚香的血量往上托了一截。


 


方世镜照例检查完网吧的用电器安全状况,回到楼上小隔间的时候感觉很不好。


魏琛在浴室里扯着嗓子嚎歌,鬼哭绕梁:“那一夜,你他妈的抢怪——,那一夜,你伤害了——我——,那一夜,你两个不要——脸——,那一夜,全都是王八蛋——”


魏琛的跑调程度,网吧一绝,唱国歌都能跑。要他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他能唱成铡美案选段。


方世镜敲门:“再唱我关你灯了!”


魏琛暴怒:“操,你试试!”


 


(三)


在叶修以高强的嘲讽技能称霸一方的光辉岁月中,有一段时间他过得特别失败,脸T技能完全失效。


事儿是郭明宇搞出来的。


那天苏沐秋跟网吧老板陶轩有事相商,他本来准备一个人慢慢单刷副本,不料半途遇上郭明宇,两人看看旁边没boss没有利益冲突,干脆组队准备一起刷副本。


两个人往副本入口走,郭明宇挺能唠,说着说着:“……现在的xx后啊,一个两个都是傻逼。”


叶修随口道:“你这地图炮开的。”


“难道不是?”郭明宇随口答。


“你看我像傻逼吗?”叶修道。


“关你什么事……我日,不是吧你?!”扫地焚香直接哐当往旁边一歪,姿势特别婀娜,丈八粗腰硬是扭出妖娆的味道。


“唉,不要在意这个嘛。”叶修听上去还有点不太想提。网游里十六七以下的小朋友们都不太想提年龄,因为往往会遭受惨无人道的围观,叶修在这方面也不例外。


“不行,你给我说说你几岁?”郭明宇很执着,开着扫地焚香挡在一叶之秋面前。


“……十七。”叶修报了个虚岁。


郭明宇声调瞬间拔高:“你多大你再说一遍??”


叶修:“你听到了。”


“我觉得我不能再跟你一起打副本。”郭明宇沉痛地说。


叶修好心地问:“那要不我们现在去竞技场练两把?”


“那怎么行呢,我不欺负小孩子。”郭明宇充满长者风范地回答。


叶修呵呵一笑,点了取消组队,提起矛把郭明宇捅回城。


问题是已经迟了。


第二天魏琛跟他大谈特谈了一通我国素质教育的缺失,吴雪峰跟他说晚上不要熬太晚,否则长不高。


韩文清只说了一句:“原来你比我小?”


“你们真是够了……”叶修仰天长叹。


那几天基本上所有的熟人对他都特别包容,特别不计较。年龄比人小,开嘲讽都没用。主要是没到二十,二十往上数年龄差距才没什么所谓,可能是因为十几岁的人被小学初中高中分得比较开,大学开始这种区别没那么明显。


直到过了一个多星期,郭明宇说:“我操,不对。这小王八还是那么贱,跟他多大没关系啊!”


“谁跟你说有关系的?”叶修说着把他旁边的方士谦挑上天,冲进去拉住boss的仇恨。


 


(四)


苏沐秋说:“拉个十人队出来,我们刷副本记录去。”


他们两个经手的副本记录被自己不断刷新,现在已经没有多大进步空间了,需要外援。


“十个人?”叶修摸摸人中。他现在发育期长胡子,嘴唇上面软绵绵一片薄毛,可苏沐橙不准他剃,说剃了到时候会变成络腮胡。


“嗯。”


叶修和苏沐秋分别在好友里群发吼了一声,经历一大堆扯皮后,迅速地拉扯出一支八人队。


苏沐秋刚吃完饭,还叼着牙签,想半天一拍大腿:“嘿,我还能拉一个。”


叶修想了老半天,也去找了一个来。


十个人在副本入口集合,开刷。大家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再不济也是高手,搞这么个东西实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十人小队之一郭明宇无聊得要死,不知怎么就问到魏琛:“哎,伟哥,你名字到底怎么起的?”


魏琛这人的性格和索克萨尔这个不明觉厉的名字真是非常不搭调。


要不是在副本里,魏琛一拐棍就扫到郭明宇膝盖后面了:“你再叫伟哥信不信我去你家揍你?”


他的小弟们以前叫他魏哥,有一次被郭明宇听到了,硬是被他发扬成伟哥。


“你给我解释一下索克萨尔什么意思我就不喊了。”郭明宇道。


“谁知道啊。”魏琛悻悻地控了十几只怪在那慢慢啃,“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起的。”


“我说怎么你个鸟人会起个洋名。”郭明宇恍然大悟。


“滚滚滚,你好意思说我?你那个扫地焚香又是怎么回事?”


学霸吴雪峰在旁边想了半天,这时候开口:“索克萨尔应该是术士的英文吧?索克萨尔,sorcerer。”


魏琛大喜:“原来这么有内涵?我还以为那小子脸滚键盘打出来的。”


“扫地焚香是因为我那段时候去四川那边的寺庙实习了一个月。”郭明宇烧着怪爆了一个惊天大料。


魏琛手一抖把搓了半天才搓好的大招扔歪了。


“你开玩笑的吧?”季冷诧道。


“没开玩笑,真的。”


“那我以前叫你郭光头原来没叫错?”魏琛恍恍惚惚。这是什么感觉,传奇就在身边?


“不能说错吧。”郭明宇已经不跟他玩儿了,果断换对象,“老吴你的ID又是怎么回事?”


吴雪峰:“我可没什么内涵,就是随便起的。气功师啊,气冲定了。再一看气功师招数里好多云,那就云水吧。”


“气功师的招数里云和风比较多吧?哪来的水。”方士谦纳闷。


“以前看过一套片子,叫做风云……叫气冲风云怪别扭的。”吴雪峰汗。


“哎,这个我看过!风云之雄霸天下对吧?”季冷说。


“那个我也看过。”叶修叫来的人也搭上话了。三个人回顾了一下经典,吴雪峰问:“你呢?”


“我真名就叫季冷。”季冷说。


“霸气!”叶修叫来那人说,“我也就叫莫强。”


“你少夸夸自己吧。”叶修跟苏沐秋奋勇屠怪中,已经接近boss了。


“小韩你呢?”季冷问。大漠孤烟这么有味道的名字和韩文清还是比较难联系到一起的,感觉不在一条路上。


“桌子旁边有份字帖。”韩文清道。


字帖!这两个字一出众人俱是感到了代沟,连和韩文清年龄接近的叶修也不例外。多么富有小学生气场的一个东西啊。


眼看着在场的人有一半都说了,方士谦没等有人问,自觉招供:“那两天给家里人买了几两冬虫夏草。”


“不是因为你家楼下那个中药店?”郭明宇奇道。


方士谦:“你楼下就是腊味店也没见你取名叫郭哥烧腊。”


苏沐秋一边砰砰砰一边接话:“我跟他的名字都是我妹起的,别问我什么意思。”这里的他当然是指一叶之秋,大家都懂。


魏琛:“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苏沐秋:“就一个。亲生的,别瞎说。”


只剩苏沐秋带来那人了。他呵呵一笑:“我嘛,网吧老板。随便拿的号。”


话音刚落,副本通关。一路上根本没有人做出指挥,乒乒乓乓一路就扫荡完了。一波流?他们这些人用的该叫浪涛流。几个人刷一边,几个人刷另一边,交替一路推进,根本不用停。


牢不可破的记录,就在他们这些平日死敌的偶尔合作中被创造出来。再也不会出现的,即将离开荣耀的,发誓要坚持的,一路走到最后的。


他们的名字都在上面。


 


-


BGM,听吧很棒的♥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心在跳,情在烧


铡美案


那一夜


风云

热度(515)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