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那个时候(Fin)

鲸上陆地:

分级:G


配对:无


概要:在很久很久以前。


注释:画风很怪,不要当真


******


(一)


叶修拿筷子拨拉拨拉碗里的红薯粉,盯着坐对面比他大差不多半轮,正吃得津津有味,嘴巴吸溜吸溜直响的嘉世副队长。吴雪峰吴先生,住在G市的C市人,大学毕业之后卷铺盖来了嘉世,光荣成为全联盟职业选手中学历最高的一位,会四种语言——普通话,广东话,常德话,英国话。未来说不定还能学会杭州话。


“还不吃哦?”吴雪峰舔了舔嘴唇上的油问。


“老吴啊,不是我说,”叶修那时候年纪不大,才是奔二的年纪,可讲话已经有后来老气横秋的味道,“你看,你这个猪肉白菜炖粉条呢,好吃是好吃,我也理解你喜欢吃粉,我也喜欢吃。可是我们已经吃了一整个星期了吧?是不是该换一下了?”


吴雪峰:“上个星期你吃一个星期方便面不是好高兴吗?这个应该还可以吧,有菜有肉。”


叶修:“我换口味换牌子吃的啊!康师傅统一日清,有变化。”


吴雪峰慈祥地越过桌子,拍了拍他瘦得硌手的肩膀——不好好吃,不好好睡,能凑合就凑合,叶修这时候比较瘦,跟后来吴雪峰天天喂荤素平衡正常饮食的状态不能比。


“我换着粉买的。你看,我们星期一吃的是常德米粉,星期二广州河粉,星期三绿豆粉,星期四粉丝,星期五红薯细粉,今天红薯宽粉。都好吃的嘛。”吴雪峰说。


“所以我们应该换,不要再吃粉了。”叶修毫不动摇,坚决双标。


吴雪峰又吸溜了一口粉:“可以哇。”


第二天他们吃猪肉白菜炖东北拉皮。


 


(二)


那是一个夏天,微草和蓝雨在G市主场打完比赛,蓝雨胜。魏琛很爽,方世镜帮他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他叼着烟插着兜迈着王八步就去微草那边找方士谦——方士谦刚刚操着冬虫夏草把他给墩死了,那十字架,挥得跟李元霸的擂鼓瓮金锤一样。这时候作为胜利者当然要去找找场子。


“方四千,饿不饿啊?请你吃饭来不来?”魏琛倚在门框那潇洒惬意地吐了团烟,成功把自己塑造成隐藏在迷雾中的男人,只有腿毛依旧出众。他刚回后台就把队服裤腿捋起来了,上面还穿着外套,看上去特别像逃课打游戏的高中小混混,前提是不看脸。


方士谦笑笑:“好啊,你别请狗粮我就吃。”


魏琛赢了心情好,没有介意他拐着弯骂自己狗,呵呵也是一笑:“不请狗粮。”


然后魏琛就带人去了大排档,非常有诚意。他们一路互屌着坐下,没多久方世镜带着个十几岁的小孩儿也过来了。


“魏老大!”小孩儿冲上来兴高采烈地嚎,跟打街霸一样恶狠狠擂了魏琛一拳,“赢啦!”


“操,赢了你他妈过来就打我,个兔崽子。”魏琛骂骂咧咧地回了小孩一拳,表情挺高兴,“赢啦!路还长呢,哈哈哈。”


“你儿子?”方士谦啜了口菊花茶。


魏琛搂过黄少天:“你大爷。介绍一下,黄少天。”


黄少天抠抠大腿外侧,神色古怪,介于兴奋、严肃和好奇之间:“你好,我叫黄少天。”


“训练营的。”方世镜补充。


“你好,我方士谦,微草队长。”方士谦没有多问为什么要带黄少天过来——其实挺明显了。青训营的,还没有成为战队正式成员就被队长带着去见别队队长,跟副队也熟,又不是谁的儿子,可不就只有重点栽培对象一个解释么。


四人齐坐,对着菜单一通乱点,开吃。


G市嘛,夏天热成狗,吃个大排档跟蒸桑拿一样,魏琛老早把外套给甩了,露出里头灰背心。再过一会灰背心被汗洇深了一大片,胸前腋下背后都是,他索性把背心推几下卷到胸前。


方士谦瞅了他一眼,温文尔雅地一笑:“呵呵,看不出来,胸挺大。什么罩杯啊?赶明儿你过生日我给你送个胸罩。”


魏琛索性一摸胸肌,搔首弄姿:“放你妈屁,我这叫健美,小鸡崽爬。”


“大波!!哈哈哈哈哈!”小孩儿笑点低,再加上刚赢有点亢奋,黄少天莫名其妙就笑得坐在他对面的方世镜只能看到他的下巴和脖子。方世镜各种意义上汗得不行,桌子底下伸脚尖帮黄少天压椅子腿,然后还得拍拍魏琛汗涔涔的腰:“脱了脱了,要么就拉好。注意形象。”


从此魏琛多了一个绰号,魏大波。不过也就黄少天偶尔叫一下,没别人知道,后来连黄少天也忘了。


然后魏琛过生日的时候收到了一个快递,方世镜给他拿上来的。发件人,某某网上情趣用品商城。魏琛一脸猥琐地把快递拆开,三件情趣内衣,豹纹蕾丝透明各一。上面摆了一张纸:“生日快乐。杯数目测,希望合适。”


魏琛脸黑了。


方世镜当然也看到了纸条,挑起豹纹那件:“要不要试试?”


魏琛:“滚!”


然后夏休期,网游中的战队乱斗大战开始。叶修趁着嘉王朝和蓝溪阁混战在一起,几矛抢走了boss,扬声喊道:“谢谢了啊魏大波!”


“方士谦你这个贱人!!”魏琛咆哮。


 


(三)


扫地焚香:“咱可说好先不打了啊?”


索克萨尔:“知道。”


冬虫夏草:“先弄一叶之秋。”


索克萨尔:“好。”


扫地焚香:“好。”


这是荣耀周年活动,五人随机单独地图,进入副本的同时活动物品金苹果会出现在某个人的包裹里,每两分钟显示一次持有人ID,二十分钟后副本结束,持有金苹果的人晋级。或者有个人把所有人杀光了也可以立刻晋级。


现在三个人在一番走动之后先遇上了。扫地焚香和冬虫夏草认识,好基友一被子。索克萨尔和他俩也认识,对门公会的狗中之狗。


扫地焚香搓着符就想贴索克萨尔一脸。谁料这时候第一个两分钟到,系统提示:金苹果在玩家 一叶之秋 手中,请各位玩家加油!


“操!”一个比较沧桑而且硬绷绷的骂声。


“操!”一个发音像操像凑又像挫的骂声。


牧师的神圣之火放到索克萨尔头顶去了,看上去像脑壳上顶了朵大白花。


索克萨尔:“郭什么,小倩,我们先别打了。”


这个时候索克萨尔的操纵者,奔二的魏琛同志,还不知道郭明宇的真名,只知道他姓郭。也不知道方士谦叫什么,只知道他叫倩儿——郭明宇喊的,地道北京话,谦儿。


“想怎么的?”郭什么收了符问。


“当然是先搞死一叶之秋。”魏琛肃然。


“要是秋木苏也在呢?”倩儿摸着十字架问。


“呵呵。换你你想搞死谁?”魏琛反问。


“……”倩儿说,“一叶之秋。”


贱的级别不在一个档次。同样是开嘲讽,秋木苏比较能接受,一叶之秋那就是每句话都把人气得三尸神暴跳。


“行了那就这样。”魏琛道。


“还有个事。”牧师说。


“?”


“我姓方,不是小谦。”牧师冷冷淡淡地说。


“就是,你喊的内什么玩意儿,恶心巴拉的。”驱魔师特别嫌弃。


魏琛怒:“妈的,我也不叫骚克傻儿啊!”


郭明宇笑而不语。他以前对着魏琛喊过“傻儿贼,大怪爹就拿去啦”,为了和谐,这时候最好别开口。


等终于协商好,四分钟过去,东西还在一叶之秋手上,而且系统显示五人俱全,无一死亡。三人难得站在同一阵线,中间间隔一段距离扫荡地图。


一叶之秋突然跌进三人视角中,真的是跌。然后第五个人也跳进视角,攥着拳头把一叶之秋一顿好打。头顶ID:大漠孤烟。


“哎哟!”郭明宇看热闹不嫌事大,一边喝彩一边扔符,“好!”


一叶之秋人还在地上,斜斜一矛先把烈焰符挑开,再打断大漠孤烟的连击:“别打了别打了,捡便宜的来了!我们两个先联手,搞死他们。”


“你闭嘴!”魏琛高叫着射了他一发没蓄力的诅咒之箭,“大漠孤烟你别听他的,擂死他我们再继续!”


大漠孤烟这时也真没有追击,很冷静地接过一叶之秋的话头:“然后你就不会死那么快了对吗?”


“不对,是然后你就不会这么快死了。”一叶之秋说。


“哼。”大漠孤烟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转向,冲着走得最近的扫地焚香挥拳!


刚刚的生死仇敌一瞬间并肩作战起来,你一拳我一矛你一跳我一蹲地冲着冬虫夏草去了。五人两组顿时陷入混战,一叶之秋和索克萨尔的垃圾话倒贴一样往外喷。


六七分钟后,郭明宇猛拍键盘:“我就操了!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这俩不是死敌吗?”


刚跟他加上好友的魏琛也在拍着桌子骂:“没点定性,什么东西!”


方士谦:“……”


过两天活动结束,论坛上多了一个帖子:《一叶之秋,神之领域最美丽的男人》。发帖人是个一眼就能看穿的马甲。


闲的没事干在逛论坛的吴雪峰看完帖子,上线之后给叶修发了条消息:“嗨,美男。”


叶修:“……”


叶修心好痛,胃好酸,他有点后悔最后耍花招把大漠孤烟捅死了。


很久以后叶修知道韩文清的银武叫烈焰红拳,更觉得当年该把金苹果给他。烈焰红拳,烈焰红唇,最美丽的男人,很适合嘛!

热度(419)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