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双龙+脑男】身为人类,就要有人类的样子

蔚小司:

无间双龙+脑男 


段野龙哉×铃木一郎 


诶嗨嗨(*/ω\*)我来发脑洞了嘿嘿嘿


因为是傻白甜所以很多会有bug大家就不要考究那么多了QuQ


其实我觉得铃木君是有感情的,你看电影结尾医生为他哭他就帮医生QuQ


没看过脑男的也可以看哦差不多是半AU的,脑男铃木一郎是TOMA演的,一个没有感情没有痛觉什么都要下命令的,被称为只有大脑的[人类]。总觉是个很可怜的孩子呢。所以这里面的龙哉会超级温柔的对待一郎的,我也不知道算不算OOC QuQ


还有段龙的TAG是为了让更多像我这样喜欢段龙的小伙伴可以看看,如果能接受的话就请观看吧【如果不能接受也别打我【。


艾特小伙伴 @Lucinda  @天承清玄  @awabi鱼包_阿克曼 


ok?



铃木一郎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看书, 脚也放在沙发上曲着。窗外的寒风呼呼的吹过,却没有打扰这个精致的青年。所有的风都被人特意关得严严实实的窗户拒绝在了外面,可是这不代表不冷,暖气在傍晚的时候坏了,原本最应该保暖的晚上室内却不如以前一样的温暖如春。


刚从有暖气的车上回到家的段野龙哉走进自己房间的时候感受到的就是阴冷,他进来之前就听深町说他房子的暖气坏了,维修队正在抓紧维修,可能还要一个小时。


不过他在看到坐在窗台旁的青年时,觉得就像有一抹最舒适的春风吹过,驱逐了身上的阴冷。他走到沙发旁坐下,夺去铃木一郎手中的书扔到一旁,握上了他的手,不出所料的是冰冷冷的。于是马上扯下自己的围巾给铃木一郎围上,把他的两个手握在自己的手心中哈气。


“你知觉已经恢复了,就不会觉得冷吗。”


段野龙哉感觉心有点累,可能是没有知觉时的习惯还没改过来,铃木一郎一直都没有什么保暖意识,每次都是穿着薄薄的衣服,碰触到时都是凉凉的,也不知道他怎么这样还没感冒。


“冷。”


铃木一郎把手从段野龙哉手中抽出,随后整个人都缩到段野龙哉的怀里,感受着从段野龙哉身上传来的温暖,已经拥有[人类感情]的铃木一郎觉得,自己恢复知觉真是太好了。


龙哉,好温柔,好温暖。


龙哉,是特别的。


喜欢龙哉。


不好好保暖,是为了可以向龙哉撒娇啊。


段野龙哉无奈的把缩在自己怀里的铃木一郎抱紧,如果让组里的人看到估计会世界观崩溃,这个真的是他们那个冷酷无情的少当家吗?


没办法,大概只有一直跟着段野龙哉的深町知道,让铃木一郎拥有人类的感情这个过程是由多么的辛苦。而要让另一个人拥有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投入完整的感情。只有你给予他如此如此多的感情,他才能接收到,并且转化为自己的感情。



段野龙哉第一次见到铃木一郎,是从合作的野田组那里看到的照片。野田组的当家很开心的告诉他他们捉到了那个传说中的【脑男】,虽然代价是牺牲了组里至少三十个人。而那三十个人做的事只是同时对其腿部开枪阻止他的反抗。


段野龙哉接过野田组当家递过来炫耀的照片,看到里面那个青年,莫名的皱了眉头。


青年长得很清秀,绝对称得上是让人赏心悦目的长相。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的表情,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被规定了一个表情,而不是随着自己的心意来改变表情。


“他好像是没有痛觉的,子弹打到身上却继续前进,所以我们只能打伤他的腿来限制他的行动。”


“他好像是没有感情的,所以才会一直一个表情吧。”


可是段野龙哉觉得他好像快要哭出来了,眼神中透出的,是[救救我]的信号。


救我,把我从这无尽的黑暗和空虚中救出去。


段野龙哉突然想起在他生命最黑暗的时候,救他出去的,是结子老师。那个时候,他满心的绝望,一度陷进黑暗中无法自拔,是结子老师把他救了出去。


他跟铃木一郎不一样,他有感情,可是他仍然觉得铃木一郎跟他很像。


他不是圣母,但是他想要救铃木一郎,救救这个孩子。


这就是为什么在接到我孙子桐乃要毁掉曾经的合作的野田组的命令时,他毫不犹豫答应下来的原因。


在行动的那一天,松江组按照段野龙哉制定的计划,很容易的就制服了野田组,而段野龙哉就直接大摇大摆的走到关押铃木一郎的地方。


他隔着牢房的门,看到里面那个抱着自己膝盖的青年。虽然隔着衣服看不到可怕的弹痕,但是距离野田组制服铃木一郎才过了一个星期,估计身体的机能还没恢复好。即使他没有知觉,但是身体的治疗速度跟普通人也没有差太多。


铃木一郎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墙壁,不知道在想什么。静静的,就像个精致的[人偶]。


“身为人类,就要有人类的样子。”


听到声音,铃木一郎的脖子就像机器人一样缓慢的转过来,把视线投向门口的段野龙哉。


段野龙哉拿钥匙打开牢房的门,走进牢房,拉过放在远处的凳子坐了下来,直视着铃木一郎。


“腿痛吗。”


在一开始说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之后,段野龙哉又接了一句跟前一句完全无关的话。


“不会。”


“害怕吗?”


“不会。”


“想要离开吗?”


“想。”


回答的语句,就像是从教科书上面搬下来的一样,语气谦和,其中没有掺杂感情,让段野龙哉感觉就像是和电脑在对话一样。


“……”


只要段野龙哉不说话,铃木一郎就不会说一句话,两个人就只是一直的对视。


最后还是段野龙哉败下阵来,他感觉到了,对方不是在和他比耐心,铃木一郎只是没有任何的想法。他就像是一个精密运转的机器,只要不输入任何指令,就不会输出任何的东西。


“跟我出去吧。”


“你不应该是任何人的工具,更不应该是杀人机器。”


“你是人类,身为人类,就要有人类的样子。跟我出去,我来教你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说着,段野龙哉伸出手。


铃木一郎看着伸向他的手,头微微歪向一边。如果他会问问题的话,他可能会问段野龙哉为什么要帮他,帮一个陌生人,而且是这么危险的人。可是他不会,他只是觉得段野龙哉和别的人不一样,他不像别人,只会叫他去杀人,或者要杀了他。


段野龙哉是特别的,铃木一郎认定。


所以他伸出了手,放在段野龙哉的手上,说“好。”



深町 武,松江组少当家的心腹,最近感觉自己不太好。


自从铃木一郎先生来了以后,他感觉他的工作量大了好多。少当家几乎把所有可以不过他手的东西都扔给他做了,自己则抽出了许多时间“教”铃木先生各种东西。


比如说话的习惯啊。铃木先生说话就像是教科书搬下来一样的正统,的确让人很不习惯。


比如作息时间啊。一次他在门口听到少当家用他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唱安眠曲,而铃木先生就在沙发上享受少当家的膝枕,估计少当家是想试试看可不可以改变铃木先生精准得如钟表一样的生物钟。


最主要是,铃木先生来的时候,所有反对的人,都被少当家以各种不同的手段教训了。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很机智的没有说任何话。


深町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๑•̀ㅂ•́)و✧


不过他们的少主还是很棒的,该赚的钱一点都没少赚,该搞定的敌对组织一个都没有放过,自己跟随的少主果然棒棒哒(๑•̀ㅂ•́)و✧


诶你说这个文画风跟之前的不太一样?好吧那我们切换回去——


“少当家。”深町对着接到任务后就一直皱着眉头的段野龙哉说,“对方藏身的那栋大楼的建筑结构图实在没办法找到,估计早就被他们的黑客消灭了所有的资料了。即使这样还要进攻吗?这样估计会遭到埋伏。”


段野龙哉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当然知道深町的话,可是我孙子桐乃下了死命令,而时限只剩下六个小时了,但在这种敌暗我明的情况下,他也不禁有些苦恼。


“我记得。”


一直坐在办公室另一边看书的铃木一郎突然出声,段野龙哉抬起头看向他,铃木一郎平静的回视“我去过那栋楼,有一次要去那里杀一个连环杀人犯的时候,我曾经看过整栋大楼的建筑结构图,我可以画出来。”


深町有些惊讶,他听说过为什么铃木一郎被称为【脑男】,因为他只要看过一次的东西都可以记得,汲取知识的能力超过了人类的认知,却没有任何的感情,所以被人称作只有大脑的脑男。


段野龙哉看着铃木一郎,这可能算是收留铃木一郎一个月后,铃木一郎第一次主动说话,而不只是回答问题。不知道怎么说,很欣慰,就像自己的孩子终于会说话了一样。


段野龙哉想扶额,都什么时候了,想的居然是我家有儿初长成这种奇怪的东西。遇到铃木一郎后,段野龙哉觉得自己的耐心估计都摊在他身上了。所以上周走的才是暴躁上司的路线。


“深町,给他纸和笔。”


仅仅只用了一个小时,铃木一郎就画好了一栋二十层高的大楼的建筑结构图,在看完图后段野龙哉快速的分析敌对组织可能所在的位置和可能埋伏的位置,制定出一个计划,准备叫深町去执行。


“其实,如果让我去,可以更快解决。”


铃木一郎再次开口,仍然是听起来没有特别感情波动的语调。


段野龙哉看着他,抬起手放在他头上,揉了揉微卷的头发,手感一如帮他洗完头吹干头发时摸到的柔软。


“你已经做得够好了,杀人的事,你可以不用做。”


铃木一郎微微抬头看向比他略高的段野龙哉,看着那张英俊的脸,突然觉得心脏跳动的感觉有点不一样。


“龙哉,我好像病了。”


“啊?”


段野龙哉被弄得有点蒙了,今天的铃木一郎不但主动说了很多话,而且居然自己挑起了一个话题,不过这个话题让他很意外。


“心脏。”铃木一郎一只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一本正经的说“跳得好快。”


深町 武,一只单身狗,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深町武以为铃木一郎一直都只有一个表情,可是直到有一天,少当家被据说是公安隐藏王牌的【零】打伤好不容易才逃脱回来,铃木一郎看到痛得连连抽气的少当家时,他才知道,有时候面无表情也是分很多种的。起码现在看到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是睁大眼睛瞳孔放大的铃木一郎,那个表情让看惯各种恐怖场面的深町都不寒而栗。


“一郎,你会的吧,取子弹。帮我把、子弹取出来。”


段野龙哉强忍着疼痛,尽力保持清醒,对着铃木一郎断断续续的说。在看到睁大眼睛,第一次对他的话没有反应的铃木一郎,他突然有种想要笑出来的心情。他抬起右手,摸了摸铃木一郎的脸,手上血沾了一点在铃木一郎的脸上。


“一郎。”


“你在伤心吗?”


铃木一郎把放在段野龙哉伤口上的视线移到段野龙哉的脸上,直视他的眼。


“伤心?”


说着的同时,眼中的眼泪流了下来。


“你看,你不是没有感情的。即使没有命令,你依然会哭,为了我哭。因为你在伤心。”


“不过不要哭了,这又不是你的错,是我不让任何人跟着我的……所以……”


话还没说完,段野龙哉就失去了意识,晕倒在地上。


铃木一郎看着从自己脸上滑下去的手,感觉心脏就像是漏跳了一拍一样。


他第一次用和平时不一样的语气,略带急促的叫“止血钳棉花镊子麻醉药……”急促的叫出一样又一样他需要的物品。


在帮段野龙哉取子弹的时候,铃木一郎第一次有种不自主战栗的感觉,可是他脑内的知识告诉他不能手抖,因为找不到麻醉药,所以即使是晕倒了,每一次取出子弹的时候,段野龙哉都会痛得无意识呻吟出声。


铃木一郎没有痛觉,他不知道段野龙哉的疼痛感是怎样的,可是段野龙哉每一次的呻吟,都像有人扼住铃木一郎的喉咙,有种窒息的感觉。


龙哉,龙哉,龙哉。


我也想感受疼痛,感受和你一样的疼痛。


“你去把那两个公安杀了?”


段野龙哉看着消失了一天的铃木一郎,对方身上还带着明显可见的血迹,


虽然不担心铃木一郎被发现,但是他烦恼的是好不容易让铃木一郎摆脱了杀人机器的命运,可是却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又一次杀人了。


铃木一郎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算了。”段野龙哉也知道铃木一郎是因为他才去杀人的,无奈只能拍拍床沿叫铃木一郎过来,铃木一郎乖乖的走过去,段野龙哉不顾铃木一郎身上的血迹和自己还有些隐隐作痛的伤口,拉过铃木一郎让他坐在床上,抱住这个精瘦的少年。


“谢谢你,为我伤心。”


说完,一个轻吻落在铃木一郎的额头。


书上说,吻是很柔软,很温暖的。


可是铃木一郎却没有任何的知觉。


努力,大多数时候都是有回报的吧。在段野龙哉努力了那么久之后,他终于燃起了铃木一郎身为人类的欲望。


铃木一郎想要感受疼痛,因为他不想只看到段野龙哉受伤,却不知道疼痛为何物。铃木一郎想要感受温暖,因为他想要感受到段野龙哉赋予他的一切,作为一个人类去感受,而不是只有一个大脑的【脑男】。


“龙哉,我也想要拥有知觉。”



“病人的知觉恢复的很好啊。病人分泌的内啡肽已经比以前下降了很多,虽然痛觉还是比普通人弱,不过相信病人已经可以有很直观的感受了吧。”


段野龙哉满意的点头,铃木一郎已经有了很多以前没体会过的感觉,虽然例如针刺之类的疼痛感,他还是感觉不太明显,他也从来没有自主喊过疼,但在寒冬穿单衣时他会靠过来窝在他怀里取暖,就可以看出他已经恢复很多人类应该有的感觉。


“顺便一问,最近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吗?总觉得这次内啡肽数值的下降比以前的治疗要明显。”


“特别的事?”


段野龙哉思考了一下,特别的事?他感觉最特别的事情就是自己和铃木一郎居然变成了恋人的关系,难道是因为……


“我们上床了。”


段野龙哉捂脸。


“……”


医生的脸色有点复杂。


“那……为了病人的治疗……你们可以……额……多……嗯……”


还好段野龙哉脸皮够厚,这个简直是羞耻play。


吃完饭回到两个人一起住的公寓,先进去的铃木一郎等段野龙哉关上门后转过身,然后,就在段野龙哉面前开始,解·纽·扣。


“一郎……你干什么。”


叱咤风云的黑道少当家第一次有一点语塞,走上去握住铃木一郎解纽扣的手。


“医生说这样有助于治疗,所以,来sex吧。”


一本正经脸。


段野龙哉第一次感觉有一个这么热情(误)的恋人,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担忧。


“总之先去洗澡吧。”


段野龙哉也不是什么纯情的人,既然铃木一郎主动把自己送上他嘴前,不吃简直对不起自己。


“龙哉想要玩浴室play吗?”


“你从哪里学的这些东西?!”


“深町先生给的DVD。”


他决定明天不去组里了,工作都让深町做好了。


深町桑,走好!(๑•̀ㅂ•́)و✧


——————————来个破坏气氛的脑洞————————————


其实叫收留铃木一郎,深町是,是拒绝的。我跟少当家讲,我拒绝,因为其实我,感觉这个人形杀人机器超可怕(然后被走护犊子路线的少当家打了一顿),但是少当家说,我们可以加特技,看到的铃木一郎,很帅,很美,并不会duang的一下就杀人。在收留了一个月后,起码我感觉很和谐(不敢再乱说话了)。


————————————我真是够了———————————————


话说一郎要人命令才吃饭这个……我猜可能已经不用人命令吃饭了,因为毕竟他单独行动了这么久,如果还是没有人命令就不吃饭,可能早就饿死了=口=


oh最后我拉灯了嘿嘿嘿(*/ω\*)总感觉一郎一本正经的说某些话时,是一种莫名的情趣呢,小心脏dokidoki的!(节操呢!)


最后让深町做完工作,一是让教坏小一郎的深町桑好好反省一下,二是龙哉桑打算顺着一郎想治疗的心情和一郎好好培zong养yu感guo情du。


总之这就是一篇傻白甜艾玛(*/ω\*)有bug的话请无视(๑•̀ㅂ•́)و✧

热度(331)
  1. 月上广寒蔚小司Tsukasa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