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R大电子竞技社·35

千千晚星:

哈罗……


===========


35


孙翔今天早上挺高兴的,这主要表现在他对食堂大妈的评价上,已经一个多学期没能早起吃早饭的孙某人举着两个打包袋里的肉包子如春风般温暖地感叹了一声:“原来卖早点的阿姨长这样啊!”


还阿姨呢你怎么不伯母啊?乔一帆默默地在心里吐槽。还有中午打饭的不也是这个阿姨吗早上跟中午有什么区别吗你究竟是靠什么来认人的啊???


“心情不错?”


“嗬!你怎么知道!”


“就没见你早上起来这么痛快过。”


“哈哈哈哈我告诉你,我早就说我比唐昊那厮厉害!我前天下午猜拳就赢了他昨天晚上竞技场又赢了他还没算上我俩昨儿吃午饭的时候比谁吃得多我吃了八两饭!哼!叫他见识哥哥我的厉害!”


“吵吵什么呢孙核桃!”唐昊远远地朝这边走过来,“打架啊?”


“打就打我怕你啊!我告诉你六个核桃就是比矿泉水高级!”


“呸!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是六个核桃我还是打奶tea呢!”


“打什么奶tea!张主任你敢打吗!”


“天涯何处无芳奶,何必单打张主任!”


“同学你们要是不买早饭麻烦别堵在这里,后面的同学还排队呢。”食堂大妈翻了一个白眼。


“买!买!”唐昊高举饭卡,瞥了孙翔一眼,“就肉包子吧,给我来……三个!”


“那我再买两个!”


“那我也再买两个!”


“那我比他多买一个!”


“不不不我要比他多买一个!”


乔一帆跟邹远头也不回地抛下各自的室友有说有笑地走远了。


 


要问无考试不起早的孙翔唐昊二人今天为什么能买到二食堂的肉包子呢,说来话也不长,在这个四月末行道树和姑娘们的新衣服上处处缀着着花的春日里,学生社团一年里最重视的校十佳社团评选终于到了高潮部分,今儿就是二次考核,会长上台陈述参选了。


张佳乐拿着100P砖一般的评选材料坐在阶梯教室里摇头:“这么厚也是拼了,叶不修还好意思说我幸运E,他写这个的时候死了三次机?哎呀妈呀,我都不忍心吐槽他了我都。咱们的书面材料是最厚的了吧?”


“可不是。”林敬言坐在他旁边转笔,“据可靠的小道消息,咱们的书面材料分挤进了前三。”


“唉,现在怕就怕叶不修一上台开口就有人扔他臭鸡蛋。”张佳乐目光深邃。


“……你不扔就没人扔。”


“那可真不是!你看看他那张脸,你看看!哎呀!那挑衅的鼻子,拉仇的眼睛,一张嘴就是牺牲吼叫的,这能忍?!你看他一笑!简直精神污染!”


坐得不远的叶秋实在受不了了:“喂喂,你们能不能不要对着我的脸评价我哥??”


张佳乐等人毫无悔改之意:“好孩子,今天一天顶替叶修拉仇恨的任务就落在你的肩上了……什么?你说那边那个穿正装的?那是谁啊那肯定不是叶不修啊!穿正装诶太吓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辈们在干嘛呢?”唐昊跟孙翔一人手里一袋没吃完的包子,你追我赶地入座了,一进来就看到一片干笑的学长学姐,摸不着头脑地问先到的邹远跟乔一帆。


“掩耳盗铃呢。”邹远负责任地说。


“那会长你的表情干嘛这么凄苦啊?”孙翔叼着包子口齿不清地问叶秋。


“我不是你会长,我是叶秋,你们会长在过道那边参选协会代表的席位呢。”


孙翔看了一眼过道那边,看到一身西装打着领带端端正正坐在座位上的叶修,沉默了一瞬,愉快地转回头来拍拍叶秋的肩膀:“啊哈哈,会长你开什么玩笑呢!”


“……………………你会这上行下效的鸵鸟德行也就没救了!!”


“好了好了,别吵吵了。”楚云秀拍拍手,“咱们抽签抽到第三个上场,都准备好了吗?口号背熟了吗?待会儿可不是演习!不是演习!”


“……干嘛啊你们还准备去炸碉堡啊这什么记得帮我交党费的表情…………”还有口号呢,吓死人。


“没错我们就是要去炸碉堡,我们要攻陷评委老师心中的碉堡,用春天般的温暖融化冷漠的坚冰,一切为了不辱历代传承的使命、叶不修请吃饭的明天!”


“……………………”叶秋觉得这个协会厉害极了。


 


说实话叶修其实还真有点紧张,这份紧张感首先源于他现在不能抽烟,只好含了根棒棒糖聊作慰藉,桔子味儿的,酸酸甜甜得他整个人都像个要去向心上人告白的妙龄少女一样坐立不安。


“唔……”叶修右手撑脸叹了一口气。发言稿第一万次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隔着过道苏沐橙朝他挤眉弄眼的,一会儿示意他整整领口,一会儿要他理理发型,知道的这是在打手势叫他注意仪表,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又是什么兴致不错的你来比划我来猜的游戏。


“好好的一个你妹,最近的人设怎么也越来越浮夸了。”叶修含着糖想想笑了,“再这么下去都要跟你一个德行了,太虐了。”


苏沐秋不为所动地弯起嘴角来笑一笑,上下打量了一下叶修:“你穿我的衣服还是挺合适的嘛,就是裤腿长了一点啊哈哈。”


“得意什么,二十三还窜一窜呢,我还能窜个两三年的,保不齐比你高一个头也是可能的。”


“你的决心我感受到了,实在不行的话就梳个外增高发型嘛,朝天辫什么的,多酷炫。”苏沐秋眨眨左眼,在桌子底下握住了叶修的手,“别有太大压力,你们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该是我们的,都会是我们的。”


“你只有三个时候有前辈的样子。”叶修斜着眼评价道,“装逼的时候,请吃饭的时候,掏出身份证来被看到出生年月日的时候。”


苏沐秋乐呵呵地接受了这个定位,伸手把叶修服服帖帖的新发型揉得乱七八糟左一撮右一撮:“你只有这个发型才有叶会长的样子。”


“………………待会儿你妹来讨伐你我可不管啊。”


“不怕,我家老小是亲生的。”


谁家老小不是亲生的啊?!走过来的叶秋一肚子槽吐都懒得吐,敲敲桌面:“别腻歪了,这个完了下一个该你了,去准备席吧?”


“是是是,谨遵叶部长的命令……”叶修手里转着U盘绳慢悠悠老太太散步一样往前走掉了。叶秋一脸恨不得冲上去在他屁股上踢一脚的表情:“也不知道这人是个什么味道。”


苏沐秋居然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桔子味儿吧,外表看着厚颜老脸的,里边儿新鲜饱满着呢。”


啧啧啧里♂边♂儿,啧啧啧饱♂满,叶秋用看电车痴汉的眼神饱满地看了苏沐秋一眼,摇了摇头。


“咳咳……不要多想,就是字面意思,我还觉得我妹是橙子味儿,老韩是铁板鱿鱼味儿,魏老师是臭豆腐味儿呢……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哦?”叶秋来了兴趣,“那你觉得我是什么味儿?”


“香浓麻辣蛤蜊肉酱五彩猪腰子味儿。”


“……怎么个说法?”


“没吃过。”苏沐秋诚恳地说。


“………………”叶秋真心不想跟这个协会的任何人做朋友。正和和气气地聊着天呢,台上已经轮到叶修了,只见他难得挺得笔直地往台上一站,主持人报了协会名字,还向在场师生介绍了一下协会的亲友团所在的位置:“坐在教室正后方的,就是电子竞技社的方阵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响亮的“预备——起!”划破了教室的上空,电竞社的方阵在这声召唤之后排了一个整齐的人浪,随即拉开来崭新巨大的协会条幅,一二三四一共四排了然分明,一张嘴气势如虹。


第一排:“不要问我热情有多高!我会告诉你我有多真!”


第二排:“不要问我荣誉有多少!我会告诉你很多很多!”


第三排:“梦想与热爱的协会!独特而坚持的舞台!”


第四排:“与好友漫步的地方,我们称之为神!之!领!域!”


合:“十年电竞社,一如既往!”


团委老师感动地啪啪啪地鼓起了掌。


叶修觉得这是他有生以来最耻的一次,什么准备十佳评选的辛劳、背负着电竞社传承的紧张,此刻都被一阵羞耻之风吹得影子都不见,他一双五点二的眼睛凝神一看,还能看到协会的小孩子们涨红着脸,一副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咳咳,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上午好。”叶修打开了PPT,“我是电子竞技社的现任社长叶修,非常荣幸今天能代表我社来参加校十佳社团的评选。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一下R大电竞社。协会至今已有十年历史,自诞生之日起,就如我社方阵刚刚的表现那样……”


“厉害极了。”他忍不住笑着这样说。


嘿,不愧是我带出来的。



热度(420)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