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R大电子竞技社·37

千千晚星:

有了滑板鞋,你们抓不到我,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


这一节又叫做,江波涛发起疯来连他自己都害怕


下一更是什么时候呢,也许是三天内?


可是泪水,就连泪水,也都不相信【。


=================




37


关于R大食堂,有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Long long ago,there was a boy named 事情·小……


“有一天,他在食堂吃了一个包子,”孙翔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说,“过了一会儿,食堂之神带着两个包子出现了,他问事情·小:‘你刚刚吃的是这个肉包子呢?还是这个菜包子呢?’事情·小摇摇头说:‘都不是,我吃的是一个没有馅的包子。’食堂之神说:‘愚蠢的人类啊你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为了惩罚你,以后的食堂的包子都不包馅了,只有你割腕自尽你的小伙伴们才有肉包子和菜包子吃,你敢为这个世界献出自己的生命吗?’事情·小淡然一笑,拿起菜刀划过手腕,刻下了一个‘早’字从此他再也没有迟到过……”


肖时钦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早已经习惯了强加在他头上的各种设定,淡定地把孙翔面前一口咬不着馅两口咬过了馅的包子塞进那张胡说八道的嘴里,推推眼镜问一桌子的人:“干嘛来了?食堂里开大会啊?”


叶修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这作者是个喻粉,太久没更新了,要干啥都忘了,我们要先来回忆一下剧情。”


“咳咳。”喻文州在女孩子们的低笑声中放下了筷子,“我查了一下作者心中那本‘只有本命才看得到的小本子’,最近我们下一届继续担任协会干部的同学,要携手同心团结在未来会长小周身边,办好‘乾茗绿’杯R大荣耀对抗赛。”


未来的小周会长把啃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筋肉软骨的鸡腿骨整整齐齐地堆在餐盘里,朝大家腼腆地笑了一下。


“我有一个问题。”孙翔终于把包子咽下去了,举起手来。


“问来一听。”


“周学长在上一节末尾说的那个马猴烧酒是啥意思?”


“这么深的伏笔都被你抓住了,翔翔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江波涛感叹,“是这样,小周对我们这个活动如何办得有特色让人难以忘怀一点有一个初步的设想。”


“每回江波涛开始说长句子了就是有人要倒霉了。”叶修跟喻文州咬耳朵,敲敲桌子,“什么设想?难道是弄个马猴烧酒主题让汉子们穿小短裙女仆装当工作人员?这个有点太哗众取宠了,不端庄。”


众人立刻感受到了叶会长一定曾经这么设想过,纷纷嫌弃地挪屁股坐得离他远一点。


江波涛斜而不魅地一笑,嘴歪了半边:“没有那么掉节操,就是小周想到,荣耀这个游戏终还是男多女少,我们这次的活动要是可以多吸引一点女同学参加,也是很大的助力的。”


“这还不容易,贴上小周的巨幅海报就完了。”


“哪能那么简单粗暴,当然那个也是要贴的。咳咳咳咳咳——”江波涛喝了一口西红柿蛋汤,呛住了。


“我知道了!”方锐一拍大腿,“要投其所好,肯定要研究女孩子喜欢什么。”


“钱!”


“…………那个我也喜欢,也许是比较体现性别特征的,大部分女孩子喜欢而大部分男孩子不那么在意的。”


“男孩子!……哦不对,这个你们都喜欢。”孙翔挠挠头。肖时钦紧紧地靠住在场的这唯一的同类。


江波涛顺过气来做邓布利多摇头状:“不用想得那么复杂,马猴烧酒只是个比方,跟魔法世界设定之类的一样,在打比赛的同时,有个主题比较能吸引目光,毕竟我们是做社团活动,推广社团吸引小伙伴,不是专业的比赛。小周的意思是,女同学关注得少是因为对这个游戏的兴趣稍微没那么大,那么我们就从宣传到活动举办,做出一整套完整的方案来。”


众人在周泽楷帅气的笑容里“啪啪啪”地鼓完了掌,诚心诚意地问江波涛:“那么要怎么做呢?”


“比如——”


“好哇孙哲平!”坐在最远一桌开小差的张佳乐突然拍桌而起,“你就这么对我!!”


全社老小扑闪扑闪着大眼睛往双花那桌看八卦,只见张佳乐愤怒地把碗里的鸡翅膀夹回孙哲平碗里:“我说了我不吃!这是特地买给你的!胳膊扭了不好好补补怎么行!昨天猪蹄汤也没喝完现在连鸡翅膀也不吃了,怎么,你还怕爷养不起你啊?”


孙哲平撑着头翻了个白眼:“我都吃了一大盘了你吃一个怎么了?瘦得穿堂风都能吹走了,还拍桌子,手疼吗?”


“我乐意!你自己手疼吗你还管我!多管闲事!”


“你个学中文的真是越来越没有文化了,我这叫推己及人知道吗?丢人!”


“他们在吵架?”高英杰用犹疑的语气问。


王杰希翻了两个标致的大小不一的白眼:“呵呵。”


孙翔准确地抓住了重点:“你俩鸡翅膀还吃不吃?不吃给我吃。”


江波涛笑了。


一片寂静,电竞社鸦雀无声地注视着未来的江副会,BGM周泽楷适时响起:“一些漫不经心的说话~~将我疑惑解开~~~”


 


“乾茗绿杯R大荣耀对抗赛”的第一期宣传视频的剧本迅速写好了,故事讲述了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西方大陆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村庄里,年轻的机械师事情·小有一天在山林间捡到了一个受伤昏迷的狂剑士,他帮助了这位奄奄一息的狂剑,狂剑士为了答谢他,将自己知道的一个宝藏告诉了他,那是传说中由龙守护着的智者之书,只有聪明的人才有资格去寻找它,阅读了之后,就能知道宇宙之中所有的秘密。事情·小决定带着他的宠物鸟出发去寻找智者之书,狂剑士送给他一袋鸡翅,说每到危机时刻吃一个就能转危为安。狂剑士无法与他同行,他要去寻找自己被拐走的孙子……


肖时钦:“……”


孙翔:“……”


叼着鸡翅膀的孙哲平:“……”


江波涛虚心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有。”肖时钦发言,“我能不当这个一看就注定孤独一生的男主角吗?”


江波涛doge脸:“这是事情·小,您老是小事情啊!”


“少对我使用这种浮夸的演技!!”肖时钦从背包里掏出一颗核桃来一手捏碎,发出恐怖的“咔嚓”一声,“迟早让你尝尝我里人格的厉害!”


“我也有一个问题!!”孙翔举起手来,“我被谁拐走了??”


孙哲平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没有这么缺心眼的孙子。”


“当初是你要认我!认我就认我!现在又来嫌弃我!是不是亲生的?!”


“呵呵。”孙哲平捏紧了鸡翅袋子,“遗产我都会捐给慈善机构,一分都不会留给你。”


江波涛拍拍手:“好了,你们这些卖蠢的行为我会收进番外里的,现在我们要抓紧时间讨论一下角色台词录音的问题,这个视频一定要做出感觉。”


“啥感觉?”


“整个比赛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观众可以随着故事的发展看到各个职业的亮相与基本技能,还有游戏的地图展示,每一环节比赛的地图都会根据视频情节的发展来选择。情节嘛,也是很丰富的,在探险的途中会穿插翔翔失踪的真相,后面还陆续有鸡翅王子术士和他的护卫剑客,父爱如山魔道学者嫁儿子变空巢老人,帅裂苍穹的神枪手和善解人意的魔剑士在风景如画的世外桃源相爱……”


在场三人喝止他:“夹带什么私货!”


“好吧。”江波涛清清嗓子,“基本就是这样,每经过一个环节就放映下一轮的视频。本来嘛,还想每经过一个环节参赛队伍都要和社里自组的NPC队打一场才能解锁下一环节,不过时间紧张,来不及搞得那么面面俱到,就只在决赛之后,优胜队伍可以和社团队再来一场比试,打赢了的话就会获得特别奖,也可以完整解锁整个故事看到结局。今天找你们过来呢,主要是这个视频的配音的问题,特别是肖前辈你在这个故事里有个写日记的习惯,你旁白日记的时候要用比较郑重深情的口吻。”


孙翔翻了翻剧本:“第一段没我领工资的地方啊。”


“调皮。”江波涛指了指“宠物鸟”,“你看看这是什么?啾啾~啾啾啾~”


“……江哥啊,你那九点水全是坏的吧。”


“哪儿能啊!你看我给你安排的身世多酷炫!一上场就成为了被拍花子选中的孩子,构成了整个故事暗线,又是黑化当小BOSS又是灵肉分离当主角队吉祥物的,还有历经风雨长生不老叼炸天的爷爷奶奶……哎呀,我是不是剧透了?”


孙哲平吃完了鸡翅膀:“再剧透一个,我最后怎么样了?”


“孙子找到了,你去跟孩子他奶奶汇合白头偕老去了。”


孙翔很激动:“那我呢那我呢?”


“你满级能回家了,爷爷奶奶准备给你找个西皮。”


肖时钦在震动之中升起了一丝期待:“那我呢?”


“你得到了智者之书,参透了宇宙间所有的秘密。”


“好好好。”


“然后孤独一生——诶诶我开玩笑的!!别拿核桃砸!疼!拿那个葡萄干往这儿砸!啊~~~~”



热度(434)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