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濑尾】从前今日

临近悬崖:

从破旧的木窗缝隙中传出来歌声,若松博隆路过的时候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不过他没有停住脚步,他手上还抱着一捆木柴,要送到壁炉去。他想知道小黑屋里现在关的是什么人——于是他又自告奋勇地跑了一趟,护工用很诧异的眼神看着他。


可能他的晚餐会额外多一个苹果。


他在阴暗潮湿的仓库里挑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抱齐一捆干燥的木柴。木头上面坚硬粗糙的小刺扎得他生疼,指尖好像戳进去了一根。路过小黑屋的时候他放缓了脚步,听见那姑娘还在唱歌。他一点一点地挪过去,直到听不见为止,才又加快了速度。


“够用啦,够用啦。”护工齐田阿姨是个胖墩墩的和善妇人,她揉着若松头上的发旋,“小若松今天怎么这么勤快?”


“晚餐会丰盛些吗——”


“奖你一个苹果咯。”齐田笑起来身上的肉也跟着一抖一抖,果然没出若松所料。他抬头看了看快坏掉的挂钟,上面显示还有一个多小时到饭点。


“阿姨,我去玩啦。”若松说,“野崎他们都在打球吗?”


“应该是吧,别玩得太脏啊。”齐田说,“注意时间。”


挥别齐田阿姨,若松并没有去找野崎他们打球。他沿着原路返回,人烟逐渐稀少起来。没人愿意往又黑又冷的地方走。小黑屋设在仓库的近处,那是犯了错的孩子待的地方。夏天还好说些,冬天没有生火,又黑又冷的,待上几天,那滋味绝对是终生难忘。除了来仓库拿东西的人,也不会有人专程过来小黑屋;而且这也是明令禁止的。


冬日里天色黑得很快,若松博隆左右张望了几眼,周围没有人在。小黑屋里仍旧传出稚嫩的歌声,无休无止,不知疲惫。


他攀上窗户。对这些从小在泥地里摸爬滚打的孩子而言,爬个墙并不是什么难事。木窗很破了,栏杆也有些风化,若松博隆手握上去的时候,木头发出清脆的声响,有几分像是赤脚踩在松木上的声音。


歌声没有停止。


若松博隆朝里探去,顺便还招了招手。他不确定里面的人是否看见了。屋内比室外还黑,隐约有个人影坐在旧藤椅上,藤椅轻轻摇晃。他努力睁大眼睛去瞅,只能看见一双赤裸的脚丫,在黑暗中白得晃眼。


“嘿——”等到歌声落定,若松博隆才出了声。身体一直吊在窗台上也不怎么舒服,再多一会儿估计他就得一屁股掉下去了。藤椅上的人转过头来,还没待若松看清对方的脸,就看见她猛地起身朝他这边跑过来。


“阿若!”


是熟悉的声音,熟悉到若松博隆一个不稳掉了下去。


他也没有很惊讶——


假的。


门从里面被咚咚咚地拍着。


“阿若!开一下门!”


若松揉了揉屁股,再一次攀上了窗台。濑尾结月在下面仰着头看他,神色雀跃:“你是来接我出去的吗?”


“不是。”若松说,双肘撑在窗台上往下看,“你要关几天?”


“三天啊。”濑尾撇撇嘴,“你来干嘛的?”


“呃——”若松一滞,实在是没脸说自己是被歌声引过来的,只得转换话题,“你不是能翻窗出来吗?”


“他们把里面的东西都拆啦,自从我上次翻出去以后。”濑尾说,“只留了张摇摇晃晃的破藤椅。”


“你这次又干嘛了啊?”


“有几个家伙又哭了呗。”她走过去把藤椅拖到窗边坐下,“有一个据说快被人领走了诶。”


“佐佐木?”


“好像是吧。”濑尾说得有些心不在焉,“那孩子长得很可爱吧?”


“还好吧?”若松想了想,“怪娇气的。”


“所以不适合孤儿院啊。”


若松趁着夜色看着濑尾。她说这话的时候头发挡住了眼睛,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样一副神情。濑尾结月平日里是个很疯的人,打起球来他们这一群男生都要靠边站。而在黑暗中这一切突然都显得大为不同,就像是袒露了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又恰好被另一双眼睛瞧见。


“你唱歌很好听啊。”好半天,若松说,同时看见濑尾结月抬起脸来。


她仍旧摆出那副大喇喇的笑容,眼睛笑得看都看不见,她说,你喜欢?


若松说,我喜欢。


 


**


 


深冬时节,窗外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街上灯饰五光十色,圣诞盛装的人们走走停停,情侣们手挽着手,偏过头甜蜜地笑着诉说爱语。若松博隆坐在商店柜台前,手撑着头透过橱窗朝外看。干净透亮的窗玻璃上贴着花哨的贴纸,圣诞树顶着颗金灿灿的星星,上面落了层薄雪。


若松博隆打了个哈欠。他有些困了,可这时候还不能关门,街上依旧人来人往,仿佛现在还只是八九点的黄金时间。


若松博隆二十八岁了。二十八年,不长不短,正正好是可以结婚的年纪。也有很多人瞧上他的条件,可若松博隆总是笑笑指指旧海报,说,瞧瞧,那个,我的梦中情人。


那是曾经被称为“罗蕾莱”的实力派歌手,濑尾结月。


许多人权当他是说笑,是在推辞,便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会找到合适的。


若松博隆便点头,说是啊,这不就是合适的么。


濑尾结月,歌坛昙花一现的女妖罗蕾莱。


窗外雪越下越大,崭新的时钟咔哒哒走到十二点。在人群欢欣的喧闹声中,玻璃门被推开,风铃叮铃铃地晃荡起来。若松博隆抬头看去,那是个穿着圣诞装束的女人,就她一个人,却没显出一星半点的孤独。


若松博隆站起来,没说“欢迎光临”。


她朝他走过来,鼻尖还沾着融化的雪花。她用口型喊他,阿若。


濑尾结月,出道一年后,因声带受损退出舞台。


罗蕾莱一眼便看见了若松博隆身后那张初版海报,眼睛一亮,摆出一副大喇喇的欢喜的笑容,眼睛笑得快要看不见,她无声地说,阿若,你喜欢?


若松博隆说,我喜欢。


一切还似多年以前。


 


 


 


FIN.



热度(9)
  1. 脸滚键盘临近悬崖 转载了此文字
  2. 熊豆临近悬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刊少女野崎君 同人总汇站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