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良之夏。土冲。

orangethins:

#情人节贺礼!土冲的小短文,顺便给自己征cp(不
#写完以后发现土方先生萌萌哒


房良之夏*(房良是冲田先生的字)


一年最聒噪是夏时。
耳边蝉鸣纷乱,土方皱眉在俳句册上匆匆写下一句。前不久刚进入屯所的市村铁之助是万年难遇的淘气鬼,整天扯着做会计的老哥到处乱跑还不说,现下又忙着捉蝉掏鸟蛋,还瞪着两只圆眼提出要去什么夏日祭,土方被气得险些折断手里那把和泉守兼定。
可是冲田一脸微笑拍手说好,小胜也开始嘀咕“从武州迁来京都这么久,还没看过一次热闹的夏日祭,实在是太可惜”之流,土方只好默默收回爱刀,那天一共叫唤市村跑腿三十六次,光是斟茶就命他泡了二十五杯冰麦茶。在市村不堪重负睡倒在地板的同时,副长大人累计跑厕所十七次。


武士最倒霉是夏时。
次日清晨土方站在长廊上,回首昨日狼狈时光,又兴起感慨欲要吟诵俳句,谁知从衣兜里找到的不是那本署名为“丰玉师傅”的俳句册子,而是关于小猪才藏的精彩涂鸦集。鬼副长怒气冲顶再次拔刀,狂追着罪魁祸首绕屯所周围一圈,最后以刀为拐杖声嘶力竭逼问同样气喘吁吁的少年:“__还我俳句册!!!”
“啊哈,原来土方先生很讨厌夏天呢。”
冷不防就听见冲田淡淡地冒出一句。
“炎热有损武士意志,蝉鸣扰乱武士心绪……”土方只作了一半解释就沉下脸来。
冲田垂下满带失望的眼,望向脚边夕阳,“可我最喜欢夏季了。”


凡人最健忘是夏时。
早该记起总司是喜欢夏季的吧。旧日在试剑馆,尤其是最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后,他们几个总聚在一起闲聊。冲田这时就端着步姐新熬制的糖水愉快地跑来跑去,往往嘴里还叼一串章鱼小丸子,充满干劲的模样曾被土方笑指为村里的店小二。
附近人家的小孩子会来给冲田送花,通常是大朵的雏菊和蒲公英,有时也送自家酿的盐渍梅子和青梅酒。也有心思早熟的女孩子在御守间夹有情书偷偷递给土方,却被冲田中途截下,笑眯眯地
向对方解释说岁三已经有心仪的对象了。


一生最热闹是夏时。
转眼就到夏日祭,市村兄弟都穿着橙色浴衣,小胜的那件是沉稳的藏青色,山南和阿一等人也精心挑选了适合自己的颜色,步姐更是头一次摘下围裙盛装打扮,沿途土方却只一味盯着依旧以一身素白亮相的冲田。
“哎,总司你这浴衣的颜色太素雅了。”他边摇头边有些遗憾地说,心里却在为自己与冲田那无比经典的“黑白配”而暗暗高兴。
“白色倒是很符合总司,看上去整个人意外的清爽呢。”兴致勃勃的永仓来为冲田解围。
“是吗?”少年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旋即绽开了可爱笑颜。
“才不是。”土方佯装生气地说。然而实际上,永仓道出了他的心声。


夏季烟花短逝,如烟云梦。
“啊,我喜欢那个金色菊的烟花!”
“依我看银色的那个老鼠烟花才最好!”
“银色那个太没品了……阿岁,你的品味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劲啊!”
身旁的冲田咯咯笑,低头吹着手中以红纸制成的小风车,不经意地道一句,“银老鼠其实很可爱啊。”就叫土方心里乐开了花。
“喂,总司,来年也一起看烟花吧。”
“好。”
土方轻轻勾起冲田的小拇指。


吾最爱房良之夏,与夏之房良。
土方悄悄将这句话写进了才藏涂鸦本。

热度(15)
  1. 脸滚键盘第三时效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