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千]野崎太太的忧郁 回忆倒计时番外

核力大青萝卜:

“你能一生都帮我涂黑吗?”


“欸?”


“我也会画足够的图让你涂黑的。”


这世上恐怕不会有比这更奇怪的求婚台词了,但因为对象是千代,所以也不会再有比这更让她感动的说法了,于是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并在不久后成了野崎太太。


“小御子,小御子,叫我一声野崎太太!”


“野崎太太?”


“哇,好开心!”


“你要是笨死了我可不管你哦!”


小御子才没有资格这么说,千代在心里默默吐槽,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虽然比御子柴好一点,但她确实是个大笨蛋,毕竟自求婚以来已经过了四个月,她的喜悦还一直毫无理由地持续着——立场毫无改变,和野崎之间也没产生了什么新的回忆,仅仅是“结婚”这件事就让她开心到睡不着觉。


仔细回想一下,这段时间也发生了许多事和许多改变,只是没有一件是和自己相关的——即便这样她还喜滋滋地冒泡泡,不是笨蛋是什么呢?


最先是平安夜的时候,野崎将她带回家公开婚讯,结果没多久他被真由叫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脸上肿了一大片,而真由行踪不明。


“野崎君,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说……我被真由讨厌了?”


“不知道,他问我有没有告诉御子柴这事,我说让你通知了,结果他就吼着‘你太过分了,实琴哥也好,被蒙在鼓里的佐仓前辈也好,都太可怜了’然后狠狠打了我一拳,和御子柴有什么关系吗?”


“野崎君你真的在画少女漫画吗?”千代首先感到了无力,但是马上就明白为何她可以毫不费力地理解真由的话,连小御子的醋也吃的她真是没救了,而且不光是小御子,堀学长也好,剑先生也好,“对不起,野崎君!”


“为什么你要道歉?”


在帮野崎敷脸的时候千代将她的猜测——已经那么明显了除了野崎和那两个笨蛋之外,其他人应该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讲给野崎听。


“啊,完全没发现!”


“这个时候应该震惊吧!”


弟弟和自己的朋友,而且还是男性在交往,就算再开明,不震惊一下也说不过去。


“大概是……还挺顺理成章的。”


“你终于也发现了啊!”


新年之后遇到御子柴,千代一眼就看出他已经和真由和好,忍不住松了口气,至少野崎不用再跟着躺枪,可是她太天真,没过几天,他们好像又闹起了别扭,御子柴每天都赖在野崎那里不走。


“野崎,居然已经画完了吗,没有了吗?”


“不要赖在我这里了,快点回去!”


“回去也没人在啊!”


“啊,天好蓝。”


拜托你了,真由,快把他领回去吧!可是奇迹哪有那么容易发生,能够期待的只有御子柴的同理心而已。御子柴似乎感觉到了她怨念的视线,觑着她露出灿烂的笑容。


“野崎太太,我饿了!”


“呜,”才,才不会就这样被收买呢!坚持住啊,千代!即便给自己鼓劲,可最后她还是飘飘然地回问,“小御子,你想吃什么?要选我会做的哦!”


“还是我来做吧,”野崎如临大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上了围裙,并把千代从厨房推了出来,“你去陪他聊天吧,顺着毛摸。”


野崎一定是害怕她切到手或是被油溅到所以才不让她做饭的,一定是这样,千代忍不住捧着脸。


“野崎真是太温柔了。”


御子柴好像听到了她心里的话。


“你是笨蛋么?”


那之后又过了半个月,他们居然还是没有和好的趋势,终于连野崎也耐不住气,在御子柴走后祭出了终极武器。


“逃跑?”


对御子柴用得着这个词么?


“我是说,去度蜜月吧。”


听到“蜜月”两个字,千代感觉像是在做梦,心脏狠狠中了一箭,灵魂熊熊燃烧起来。


“本来打算等过段时间再去的,但还是现在就去吧!”


虽说是为了让御子柴和真由和好,但是野崎竟然主动提起了早就说好会被推延半年以上的蜜月,理由已经不重要了,不过为了漫画进度着想,在国内旅行就可以,可是一提出来就被野崎否决了。


“对女孩子来说这可是很重要的事,一定要去海外!”


“野崎君……”


“只是不知道剑先生那时候有没有空。”


以为感动会持续下去的自己真的是笨蛋!可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千代,以前她是佐仓千代,可现在是野崎千代了哦,是野崎太太,就算是说了任性的话也是她的权利!


“野崎君,难道还要顺便取材么?”


可是用词还是太委婉,她一不小心又犯了初次告白时的错了,如果野崎真的回答是该怎么办呢?千代满心忧虑,没想到野崎竟然没有点头,而是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会,这可是蜜月!”说完后他捂着额头,眼神变得深邃,“一定要确保剑先生绝对没法脱身来抓我!”


终于明白一开始的“逃跑”是什么意思的千代,和野崎一同陷入了思考模式。

热度(90)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