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花式呕吐症候群》

诳言堂楼礼:

·好像是 @白黎。 点过的花吐症paro,但是是我流花吐症


·伞修,副cp周江 @千山☆ 学长来吃


·伞哥存活设定,剧情需要叶修离开嘉世和兴欣成立的时间都提前一年










《花式呕吐症候群》


 




 


1


 


江波涛按响铃,以为来开门的会是包荣兴或乔一帆,结果是苏沐橙。


他愣了一下,一句“哈罗苏姐”卡在嘴里,虽然还是说了出来,但说的时候满脑子响的都是采茶舞曲,溪水清清溪水长,采茶姑娘采茶忙……


这不能怪他,美女枪炮师今天穿的确实非常乡土,她头发编成双麻花,戴着绛蓝三角巾,围裙护袖一个不少,还是很兴欣的红底白花配色,看起来特别——君莫笑。


苏沐橙倒是对自己这一身红蓝CP没啥反应。“是小江啊,”她很平淡地说,不特别热络也不特别陌生,手放开门把,“进来吧。”


江波涛踏入上林苑,他入行已经是荣耀发展的鼎盛期,各大战队硬件设施基本到位,轮回更是羊毛还到羊身上,是以进到这家庭式训练基地,他还真有点到同学家做客的奇妙感受。


“拖鞋在鞋柜里,进来先把手套戴上。”苏沐橙指指矮柜上的塑料袋,江波涛这才注意到她也戴着副一次性医用手套,“如果你不放心,我们还有口罩。”她又掏出两个塑料袋。


那同样是两个红白配色的口罩,一个写着“嘲讽上等”,一个写着“封口无用”——见江波涛研究似的瞟过来,她耸耸肩:“叶修代言的,厂商给了好多,你可以带几个回去。”


“心领了。”江波涛含笑,觉得这队伍从上到下一个比一个奇葩,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最佳典范,他放好鞋戴好手套,跟着苏沐橙往里走,“苏姐近来可好?”


“我还好,”苏沐橙说,“兴欣有点麻烦,这病传染性太强,一个不慎就会中招——果果已经带着其他人躲出去了——老魏在隔离令下来之前回了G市,他带着一大堆传染源,听说喻文州不太好,我觉得下一个受害的就会是微草——”


她摇摇头,似乎在说冤冤相报何时了。


B市战队多,微草中招,皇风与义斩就也有危险,然而王杰希变幻莫测,魔术师对于疾病防控有没有两把扫帚还不好说,麻烦未必会进一步扩大。


说起麻烦,他不由得问:“叶神呢?”


“他——”苏沐橙说到一半,叹了口气,“我带你上去你自己看吧。”


他们走进兴欣战队训练室,按理这种地方不该让对手随便出入,但兴欣向来奇葩,如今多数人都没在,也就让他如履平地地进来了。


叶修就坐在那里面。


前斗神、前联盟第一人、荣耀教科书就坐在那里,他戴着耳机,也没有出声,但任何人都能从他眼中闪烁的光彩看出荣耀——江波涛很熟悉这个人在游戏里指点拼杀的样子,却没见过他以一个人的身份坐在那里玩游戏,这感觉实在很奇妙——打来到h市开始,他似乎就被一种海市蜃楼般的幻觉所笼罩。


没人跟他打配合,叶修似乎就是随便玩玩,可他玩得很认真,没有注意到站在自己身边的江波涛和苏沐橙,手指不断一磕一点,有时还自顾自地笑笑。


他看起来真的很喜欢这个游戏,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江波涛正想以一个什么样的时机招呼比较合适——他有点想打断叶修的连击数——他的愿望就实现了,叶修似乎发生了某种异变,他脸色先是有些红,接着整个人抑制不住地咳嗽了起来,并且在咳嗽的过程中依旧没有放开键盘和鼠标,苏沐橙习以为常地过去给他拍背,叶修终于腾出一只手捂住嘴,两根手指从自己嘴里取了个湿淋淋的东西出来——


那是一根烟。


一根非常完整的——带着烟草叶以及过滤嘴还有口水的香烟——


江波涛震惊了。


 




2


 


第十赛季,荣耀蒸蒸日上,联盟欣欣向荣,冯宪君主席却觉得不太好。


原因无他,又是h市那两个不靠谱的——兴欣的叶修和嘉世的苏沐秋——往常他们惹出的风波还是人祸,这次却像是天灾,两人陆续罹患传染病,发作极为严重,两大战队不得不申请调换比赛顺序。


嘉世缔造过三连冠王朝,兴欣是成立后即夺魁的新秀,因为患病导致缺席影响不太好,也伤及支持者感情,于情于理给他们推迟个比赛也不是难事。


但无论怎么调,第十赛季前两场要跟他们打的队伍都是轮回。


于是这事还要问轮回意见,人家也是炙手可热的冠军队伍,新联盟第一人挥挥手,粉丝的呼声都能把联盟总部的天花板掀翻。


对此轮回战队的意见是,兴欣嘉世有没有病重到非推迟比赛不可的地步,他们得亲眼看过了才知道。


眼见为实,代表轮回来探病的就是江波涛。


 


 


“花吐症。”苏沐橙说,“全名花式呕吐症候群,患者会不由自主地吐出——”她摇摇手里湿哒哒的烟,“——他最喜欢的东西。”


他们刚刚告别叶修离开训练室,为证明叶修不是之前就藏了根烟在嘴里,苏沐橙还特地拍着他的背让他当着江波涛的面多吐了几根,叶修看她的眼神都要哭了——也可能是吐得太厉害刺激了生理性眼泪,他红着脸,嘴唇水淋淋红艳艳,人也消瘦了些,比往常虚胖苍白的烟鬼样多了几分人气——


不愧是——


江波涛说:“我听说花吐症的病因是暗恋。”


“有这个说法,漫无天日按耐不住的恋情在躯体里化作实体,最终积攒不住溢了出来,古人说‘相思成疾’,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江波涛念了一句英语:“‘爱比杀人罪更难隐藏’。”


“谁说的?莎士比亚?”


“微博。”


他们笑了起来,苏沐橙带他走到上林苑的院子里,那里放着几个筲箕,其中一部分晾的就是叶修吐的烟——苏沐橙把刚吐出来的几根放到空着的地方,她给江波涛开门前原来就是在干这个。


“晾干了做什么?”江波涛奇怪。


“晾干了让他抽啊,”苏沐橙说,“他不让扔,说吐都吐出来了扔了太可惜,正好省点烟钱。”


江波涛目瞪口呆,整个人服气的不得了:“真是无本循环。”


“也不是无本,”苏沐橙纠正,“这东西是从他身体里出来的,怎么说消耗的都是他的精气,花吐症不治愈,长期下去是会死人的。”


“是我失言。”江波涛说,还是觉得很神奇,“花吐症的治疗法是——”
“只有一个,”苏沐橙说,眼神幽幽地望向远方,“暗恋之人两情相悦的一吻。”


江波涛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只见晒烟旁边的筲箕里,一些东西在光照下闪闪发亮:“那是什么?”


“是我哥吐出来的,”她走过去,哗啦啦地搅动着,随手拾起一块金色的硬币,“叶修吐烟,我哥吐钱——”


“庸俗!”联盟女神毫不留情地鄙弃自家队长和兄长最喜欢的东西。


 


 


江波涛先拜访的兴欣,因为嘉世副队长邱非告诉他苏沐秋目前不宜见客,伴随着后面一连迭的咳嗽声及“苏队又呛到气管了”,兵荒马乱里邱副的声音很淡定,建议江波涛先去兴欣看看情况,再来嘉世吃晚饭。


江波涛想象了一下一群人围着桌子吃饭,其他人面前放骨碟,苏沐秋面前放空碗,吃两口就红着眼白着脸往碗里吐金币的样子,觉得画面太美……


“我还挺期待的。”江波涛说。


苏沐橙“唉”了一声:“叶修还好,他适应力本就挺强的……我哥可不行,得了这病他都要难过死了……”


她哗啦哗啦地搅着硬币,继续说:“患者吐出的东西有传染性……吐了一大笔钱却不能拿去花,他心肝脾肺肾都要碎了……”


“魏前辈带走的病原体就是这个?”


“是呢,都没见他什么时候带走的,这种东西——心里没个惦记的人还好,有个暗恋对象中枪率就是百分百,比任何心理测试都准确,”她眉梢一挑,似笑非笑看向江波涛,眼里都是精灵的笑意,“江副心里有没有人?”


“苏姐这是拿我打趣呢。”江波涛做了个求放过的手势,“不治之症,轮回可招惹不起。”


“暗恋本来就是不治之症,要么死去,要么两情相悦,”她松开手落下几块硬币,响声清脆,如同敲在人的心里,“这病也就是表现形式简单粗暴了点,倒不是坏东西。”


她能这么说,代表叶修和苏沐秋都有救,大概很快就能痊愈,江波涛放下心来,问:“什么时候能正常比赛?”


“不清楚,”她摇头,“决定权不在我,看他们别扭到什么时候……不过叶修都瘦了,我估计也快了……”


她含糊地说了句什么“是舍不得让他瘦的”,江波涛没听清主语,也觉得不好过问,苏沐橙转向他:“还请江副跟联盟好好说说,把比赛能推迟就推迟一下,发生这种事,我们也不想的……”


“苏姐放心,”江波涛说,“我一定如实汇报,少了两个夺冠对手,轮回也会寂寞。”


“表面寂寞,心则喜之吧,”苏沐橙点点自己嘴角,“你笑得都快呼之欲出了。”


“真要这么赢了,也是命中注定嘛,”江波涛眉开眼笑,“叶队苏队喻队就好好养病好好谈恋爱,冠军这种事还是交给我们这些后辈来。”他语重心长,“也是该考虑终身大事的时候了,顺水推舟不失为一桩美谈。”


苏沐橙看着他,这和气的年轻人言笑晏晏,打的却是十分精细的算盘,估计他这一回去就要根据突发事件研究一套轮回第十赛季的战术。


“小江,”她面容诚恳,“你看你远道而来探病,我们也没怎么款待你,干脆——我哥吐的这金币也挺精巧——你带几个回去当纪念币吧。”她掏出几个塑料袋,“我拿保鲜膜给你包好,不直接触碰就没事的。”


江波涛刚要拒绝,就听一阵十分难受的咳嗽声由远及近,是叶修下楼来喝水了,第一脸T命不由己的样子十分罕见,确实有点纪念价值:“那就麻烦苏姐了。”回去直接塞在箱子底,不拿出来就什么事都没有。


苏沐橙给他包硬币,他看着阳光之下的烟和金币,想起叶修与苏沐秋间的恩怨情仇——第一赛季一起出道,共铸嘉世三连冠,连续获得五届最佳搭档,第七赛季散伙,连生病也是前后脚——不由感慨道:“兴欣和嘉世真是缘分匪浅。”


她呵呵一笑,并不接话。


 




3


 


嘉世与兴欣之间的关系,或者说苏沐秋和叶修之间的关系,并非江波涛所知道的——也绝非江湖传说的那么简单。


他们曾经好到如胶似漆,是网游第一区人人喊打的狗男男,当年在一线峡谷联袂把人家一个公会团灭——往事别人忘了,被他们逼跳崖的人还没忘,至今看到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秋字都会骂娘;他们也曾披荆斩棘无往不利,嘉王朝连续三年冠军,不是占了什么战队少不正规的便宜——当年的比赛视频现在也是一些人学习研究的基本;他们还破过百花的繁花血景,留了微草的王不留行,第四赛季败给大漠孤烟和石不转,记者会上也没有半分怯意。“前晚叶秋要吃仰望星空,结果吃坏拉肚子了,实在使不上力气,”苏沐秋很真诚地说,“明年,老韩我们明年再来,只要明年总决赛对手还是你。”他挥舞手臂隔空高呼,“不见不散~be there or be square~不见~~~不散~~~~~~”


韩文清心情好,由着他搞这套对唱山歌的把戏,还了个挑衅的杀头手势:“带着叶秋爬上来,我考虑一下。”


苏沐秋哈哈笑:“一定一定,我帮他把脖子洗干净。”


人年轻的时候,怎么样都是快乐的,二十出头的青年人,春风得意马蹄疾,简直想不出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他们拿了五届最佳搭档,几乎要让人发终身成就奖,似乎有一叶之秋就有沐雨橙风,有斗神就有枪炮轰鸣,经常有人在贴吧发帖,说被骗了,以为的神雕侠侣原来其中一个是人妖号,再也不相信异性恋了——下面往往是“理性讨论沐雨橙风能不能算联盟第一女神”和“楼主莫走留下邮箱发你1G TXT助你打开新世界大门”战成一团。


然而小龙女坠崖只是一瞬间,神雕侠侣拆伙也只需要白纸黑字的叙述,第七赛季叶秋被逐出嘉世,第八赛季销声匿迹,第九赛季换名叶修拉起自家班子矛头一挑对上老东家嘉世也只需要两行四十六个字或一部《全职高手》,兴欣战队甫一出场就以荆棘之势夺冠,散人君莫笑将斗神一叶之秋斩于伞下,雷霆万钧地挑破了沐雨橙风的炮口君临联盟。


玫瑰不因其名更香,王就是王,即使被打落谷底,也会翱翔天际,卷土重来要求洗牌。


局势发展变幻莫测,联盟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具悬念。


更具悬念的是叶苏两人的关系。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繁花血景今何在,犯罪组合杳无踪,纵然还在荣耀圈里打混,或者大本营只隔一条街,不是一个队伍终究像隔了十万八千里,更何况苏沐秋是嘉世队长,而叶修,当年是以一种那么沉默的态势离开的嘉王朝。


叶修被逐出嘉世那一年,苏沐秋没有说过他一句,也没有为他说过一句,嘉世队长向来能言善辩八面玲珑,那一阵却出奇的沉默,被问多了也只是说“俱乐部和选手都有其自己的考量”,有人于是对这眉目清秀的年轻人失望,觉得他太会做人八杆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既不站在俱乐部这一边,也不站在多年好友这一边。


“苏沐秋只站在他自己那一边。”那年网上除了“斗神陨落”,还流行这么一句话。


“我只站在荣耀那一边。”他更正。


那两年关于叶修的事,韩文清评论的都要比他更多些,后来网游里叶修用散人打副本拉扯兴欣,出现的也只是苏沐橙的风梳烟沐,一直到兴欣和嘉世对上,苏沐秋也没有对叶修说过一句话。


媒体们很不满,苏队长平时对于宣传活动都很配合,照片拍的精神卖点给的也足,人妖号玩笑说了也不生气,怎么在这件事上就这么不识抬举,明明是个双方都增加曝光率知名度的好机会。


或许正是应了这句话,不久之后一段音频就悄悄流出,据说是在嘉世赛后检讨会上录的,苏沐秋很清晰地说:“他那身装备忒丑,一场比赛下来我眼都要瞎了。”


又说:“你们要是被丑输的,我也就不怪你们,要是因为别的输的,不要怪我不客气。”


对此苏沐秋的回应是:“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你们觉得不丑吗??!!”


对此叶修的回应是:“嫌丑你来给我做装备啊?!怎么漂亮怎么来,我就坐这等着,不然你把老关给我!敢不敢给!”


很多人把这次微博喊话看作叶修挖角关榕飞的一个暗示,而关榕飞跳槽带来的不只自己,还有苏沐橙。


苏沐橙是苏沐秋的妹妹,联盟真正的美女选手,但她上完学才进训练营,起步比别人晚,商业价值也比男选手低,是以没跟嘉世签长约,算是一半自由人。但是有亲哥哥苏沐秋坐阵,别人也把她算作嘉王朝旗下的一员猛将。


结果她就这么跑了。


跟着意挑嘉世的叶修跑了。


苏沐秋对此表示:“俱乐部和选手都有其自己的考量……屁!女大不中留!回来别跟我哭叶修只给你吃泡面至多加根肠!”


苏沐橙对此表示:“我哥小心眼,我只跟他唱了十遍《匆匆那年》他就把我扫地出门打包送到隔壁街了,伐开心,要抱抱。”


楚云秀对此表示:“抱。”


叶修对此表示:“除了肠再给你加个蛋呗?”


 


叶修出走嘉世一事,让苏叶叶苏支持者迎来了长达两年的冰河期,她们只能寂寞地收集素材、剪账号卡MAD、在冰天雪地里舔当年留下的蛛丝马迹糖吃,苏沐秋说的每一句关于叶秋的话,露出的每一个关于叶秋的笑容,都像是玻璃渣般碾压着她们的心灵,那两年苏沐秋微博上收到的最多@,都是《十年》《最佳损友》《似是故人来》《痴情司》等MAD,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重来也是无用,几乎能倒背如流。


后来有人问邱非对自家队长印象如何,小邱想了想,说:“唱K唱得好,尤其情歌串烧。”


后来叶秋作为叶修回归,不止回归还开始大规模露脸,苏叶叶苏支持者的春天又来了——她们终于能脱离账号卡拟选手搞起真人slash了,于是第十赛季还没打完,苏沐秋微博又被MAD@轮爆,好在这次她们换了曲库,配乐变成了《如果爱下去》《时间煮雨》《匆匆那年》《好久不见》:很久以前如果我们/爱下去/会怎样/当初说一起闯天下/你还记得吗/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于是苏沐秋擅长的情歌串烧又多了一首。


 


有天苏沐秋打开微博再次接来铺天盖地的@。他想最近有哪首分手复合的情歌红了?自己在哪个活动里和叶修同框了?没有啊?


打开一看是“【荣耀电竞】【叶神】《青春修炼手册》”——视频里叶修叼着烟披着兴欣队服缓缓走出、叶修开记者发布会、叶修敲动键盘操纵君莫笑、千机伞绽出七十二般变化、他露出笑容——这世界/的太阳/有我才能发着光/这舞台/的中央/有我才闪亮/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耍帅换不停风格/你有没有爱上我。


苏沐秋吐血倒下。


苏沐秋吐血倒下之前按下转发。


 


@苏沐秋V:[doge] //@我只是一片不知名的苏叶:帮右边@苏沐秋V //@爱叶爱爱爱爱不完:啊啊啊这个MAD做的超级好超级燃超级感动的〒▽〒这就是我们的神!叶神!传送门:【荣耀电竞】【叶神】《青春修炼手册》


 


5秒之后,一条@我的提示蹦了出来。


 


@叶修V:[酷] //@苏沐秋V:[doge] //@我只是一片不知名的苏叶:帮右边@苏沐秋V //@爱叶爱爱爱爱不完:啊啊啊这个MAD做的超级好超级燃超级感动的〒▽〒这就是我们的神!叶神!传送门:【荣耀电竞】【叶神】《青春修炼手册》


 




4


 


虽然从冰河期过渡到了白垩纪,但他们赛场下的互动依旧少的可怜,只有在微博上会你来我往的互喷几句——比如兴欣对战霸图之前苏沐秋会在微博上@韩文清“老韩快看那就是第一次见面就爆了你橙武的叶修千万不要放过他!”,而嘉世对上霸图之前叶修就会贴出个编辑装备器忆当年“老韩当年你第一次见面爆给我的橙武就被苏沐秋拿去拆了,我不知道你什么脾气,换我我是不能忍的!”,韩文清的反应是“人生几多风雨,往事不要再提……都给我洗好脖子等着”——对此苏沐秋的解释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于是CP粉们天天特别期待“下雨”,还特地建了个号叫@今天苏沐秋打孩子了吗,搞得苏沐秋有一阵还被@h市家庭暴力防护中心 关注了,一整个不明所以。


CP粉们津津乐道的另一件事是,叶修和苏沐秋虽然谁都没有关注谁,但他们对于对方的微博反应极快,基本是二十个喻文州的手速——她们还特别研究了一下如何做到对于你不关注的人微博转发这么快,最终结论是,两人共同好友太多,又都是手速惊人的职业选手,被刷到首页上也就是毫厘秒的事,都被刷到首页上了,怎么能不打打孩子呢。


这群姑娘每个都是为挖糖不惜掘地三尺、为爆料不惜雷动九天的真汉子,可惜在这件事上,她们陷入了一个非常大的盲点。


 


作为名人,叶修当然也有被@轮的时候,只是他从来不理,只回认识的人的微博,让人以为他已经关了非关注人@提示。


一天叶修打开微博,发现自己被@淹没了,而且果不其然都是同一条——嘉世今天参加微访谈,而苏沐秋多嘴回了那一句。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向@嘉世战队主页提问:苏队苏队~叶神的散人辣么NB对上他你会不会有点怕怕的~就只有一点~


@嘉世战队主页:我怕他?我手上叶修的黑料足以把他爆出银河系[挖鼻]


 


叶修想了想,啪嗒嗒打了几个字。


 


@叶修V:虽然我手上没有@苏沐秋V大大的黑料,但我有大大的裸照啊[爱你] //@嘉世战队主页:我怕他?我手上叶修的黑料足以把他爆出银河系[挖鼻]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向@嘉世战队主页提问:苏队苏队~叶神的散人辣么NB对上他你会不会有点怕怕的~就只有一点点~


 


发完叶修果断关掉了微博。


他可以预感他们又要被成千上万的@轮了。


捱轮一起捱,谁怕谁。


 




5


 


因为一直没有个可信的解释,叶修离开嘉世的真正原因扑朔迷离。


红尘俗世嘛,要么为名,要么为利,八九不离十。


戴妍琦是那八九以外的一,大概因为肖时钦是为了理想,她也相信其他人转会不为名利。


“我觉得是为了情。”她很认真地跟苏沐橙说。


雷霆家小姑娘很有眼色,给其他人带热干面,给叶修带黄鹤楼,苏沐橙许久没吃到泡面以外的面,正稀里呼噜,听见这句话差点被萝卜干卡了嗓子眼,戴妍琦立马送上一杯水。


她一边喝水一边问:“你…咳咳…为何…咳咳咳…这么觉得…”


“我一直觉得叶苏是真爱,”戴妍琦说,“从第四赛季嘉世败给霸图得亚军时就这么觉得了。”


苏沐橙奇道:“你确定你说的不是韩苏,或者韩叶?”


戴妍琦摇头:“当时苏大大说他们输是因为吃坏了跑肚子没力气——我觉得吃坏了是假,跑肚子是真——大家都是职业选手,哪还能做出比赛前一晚上吃仰望星空的蠢事来。”


苏沐橙回想了一下她哥和她队长,表示呵呵:“那你觉得是?”


“我觉得,”戴妍琦压低声音,带点丝丝绒绒的气音,“他们一定是滚完床单太累了,没好好做清理,所以第二天跑肚子——这件事告诉我们,普及安全措施任重道远,润滑剂留在里面也不好,恩爱过后,不要贪懒。”


苏沐橙觉得半边耳朵都被她熏红了,呵呵直笑:“这个……嗯……这个……”


戴妍琦很严肃,严肃的像在主持《走近科学》 :“恩爱恋人缘何分离?是社会压力还是第三者插足?棒打鸳鸯,劳燕分飞,陶轩真爱究竟是谁?叶修重返联盟,又会带来怎样的转折?红白玫瑰,谁适谁合,当年的真相是怎样一番模样——”


 


 


苏沐橙对叶修说:“小戴这姑娘前途无量,只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叶修说:“为什么?”


苏沐橙说:“CP不像转会,萌洁癖和萌贵乱终究无法一起玩耍的,心好累。”


 




6


 


其实那不是一个悬念。


原因叶修就跟方锐解释过。


“垄断会毁了竞技最大的魅力——悬念。为了荣耀联盟可以更好发展,嘉世只好稍稍克制一下,没有最大程度地去强化实力,真是遗憾。”


 


他们是职业选手。


但同时也是爱游戏的年轻人。


人生在世,手足俱全,在最喜欢的领域做着最擅长的事,已经夫复何求。


为什么要留遗憾。


 


“我在嘉世已经走到头了。”苏沐秋说。


“还没有。”叶修说。


“我已经能看到头了,不会很远,”苏沐秋停顿了一会儿,“三连冠,是不是已经够了?”


“你觉得已经够了?”叶修反问,“你什么时候像吴雪峰和方士谦一样知足?你还是我认识的苏沐秋?冒死也要贪刀的苏沐秋?”


苏沐秋呵呵笑,没有再说。


 


过了一天,他跟叶修说:“我打算带着君莫笑,从头再来。”


叶修看着他,露出笑容。


“君莫笑在我这里。”他提醒道。


苏沐秋愣了一秒,朝他扑过去。


叶修仰在床上任他扑,他没傻到把账号卡带在身上:“竞技场,谁赢谁带儿子。”


“叶修你要不要脸!那是我儿子!我千机伞!我一手打造的!”


“送给我了。”叶修叼着烟,没点燃,拍拍苏沐秋的背,“竞技场,不爽别玩。”


见苏沐秋不做声,又说:“怕了?”


“妈蛋!”苏沐秋擂他一拳翻起来,“谁怕了,滚过来!”


“不急,”叶修说,“等我抽完这根烟。”


 


 


结果出来的时候,他半天没说话。


“叶修啊……”他说。


叶修“嗯”了一声,刚才打得有点激烈,他在做手操。


叶修说:“我不会…………的。”


苏沐秋说:“什么?”


叶修又笑了,用口型说了一遍:“我不会…………的。”


 


 


我不会让你走到头的。


 


这个游戏,你看中的游戏,说大有可为的游戏,我们一起冲锋陷阵的游戏,我不会这么容易让它走到头的。


 


我会用千机伞拿下37场连胜,让这个纪录保持永远,不过,会一开始就留下一场——留给你一个可以超越的机会。


 


你前面有我,你永远不会觉得看的到头。


 




7


 




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8


 


苏沐橙说:“差不多得了。”


叶修说:“跟你哥说去。”


苏沐橙扬起手机,上面显示她刚发完叶修咳出泪的照片:“刚说完。”


她接着说:“不明白你们有什么好赌气,虽然是最喜欢的东西——又不可能是活物——你们还指望吐出对方的1:1手办?”


叶修说:“不是因为这个。”


苏沐橙说:“那是因为什么?”


叶修想了想。


“你没谈恋爱你不懂。”


这一击堪称无敌,苏沐橙受到重创抱着垫子倒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才爬起来:“要是你们这样同城都能相思成疾搞出花吐症的才叫谈恋爱,我——”


叶修看着她。


“——羡慕嫉妒恨!”她泪奔。


叶修看她攥着手机泪奔而去的背影,点烟评论道:“兄妹俩都演技浮夸。”


 


 


抽完烟,他估摸着也是时候了,拍拍屁股从椅子上站起来,抄着手走出门。


“我今天不回来了。”他对着院子喊了一句,也不知道苏沐橙听没听见。


轻车熟路避着人走到嘉世,叶修刚感慨自己不露面那几年练出的潜行功夫还没退化,就和邱非撞了个对面。他还想着如何脸不红气不喘地打个招呼化解尴尬,邱非就擦着他的边径直走过去。


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看不听不问。


这孩子,出息了啊,叶修想,一定在苏沐秋手下没少挨操。


他熟门熟路上了楼,走进苏沐秋的宿舍,离开前他们共住一屋,走之后苏沐秋也没室友,连锁都没换。


苏沐秋没在里面,叶修本想床上坐会儿就开电脑,结果苏沐秋的床太软枕头太舒服,他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叶修是被吓醒的。


他睡得实,一觉醒来心满意足,刚揉揉眼打算睁开,就发现身上有人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好像黑暗里有对亮晶晶的猫眼,无声无息,专心致志——他第一反应就是起身,结果那双眼睛不是特别大而是确实离他特别近,他们直接撞了个头槌。


正打算给他个起床吻的苏沐秋整个人被撞反,亏得反应快揽住床头杆才没整个栽下去,他压低声音:“叶!修!!”


叶修没完全醒,挨了这一下也是眼冒金星,但还记得跟着压低声音:“是你先吓我的!”


确实没安好心的苏沐秋找回重心坐正——他干脆骑在叶修肚子上,恶意地压了压——“就吓你了怎么着?怕不怕?吓哭没?”


叶修被他这一压顿时觉得嗓子痒,捂住嘴咳咳咳起来,苏沐秋往后退把他扶起来,要从他嘴里掏烟。


“不是……就是……呛到了……”叶修抓着他的手,“没事……”


他接过苏沐秋递的水喝了几口,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现在几点?”他来的时候天还没黑,现在已经凝成墨了。


苏沐秋掏出手机眯眼看了看:“半夜三点,你可真能睡。”他掐着叶修的脸,“我在上林苑等了你半天,结果你在这屯着。”


我跟你妹说过今天不回去,她要不是没听见,就是蓄意报复,他在苏沐秋掌心里露出笑容:“你没睡?”


“想睡来着,”苏沐秋说,“结果一想,好久没见了,想多看看。”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脸:“牙有点酸。”


苏沐秋刚想说些什么,结果这回换他惊天动地地咳了起来,弯着腰呸一声把一枚金币吐到叶修掌心。


叶修在床单上把它擦干净,摸上去还带着体温:“这不会是纯金的吧?”


“想什么呐,”苏沐秋有些无力,“人类体内的矿物质还没富裕到能合成真金好吗……”


“那这是什么?”他转着那枚金币,“来自另一个平行空间?你嗓子里有个传送门?”


苏沐秋想了想,把他的手连着那东西贴在自己胸前:“是我的心的结晶。”


叶修想嘲笑他,又觉得这说法有一点真实可信:“我心的结晶就是烟?”


“可不是,”苏沐秋说,“你的心真是有害健康。”


“不服憋着。”叶修拍他的脸,把那枚金币按在苏沐秋脑门上,想要给他烙一个印子,他挑选着哪一面比较好,一面是图案——战矛与王冠形的枫叶、缀在王冠上的三颗星——是嘉世的标志;而另一面——是人像。


他把苏沐秋的手机拿过来,打着光细细地看,那人像是一张侧脸,线条简洁但形象生动,就算不生动,那叼着烟翘起嘴角的嘲讽笑容叶修也绝不会认错。


那是他自己。


坐在苏沐秋旁边与他并肩打游戏的——曾经的叶修自己——


“所以说,”苏沐秋心跳听起来砰咚砰咚的,他对上叶修的眼睛,“这是我心的结晶。”


“有没有很感动?有没有爱如潮水?有没有冲动以身相许此生非我不嫁?”他充满激情地安利自己。


“有有有。”叶修嘴有点痒,翻到一边想找根烟来抽。


苏沐秋还在安利:“天地可鉴!日月可昭!去留肝胆两昆仑!”


找不着烟,苏沐秋又实在太烦,叶修一阵烦躁,干脆掐住他的脸吻了上去。


唇舌厮磨,苏沐秋喘着气问他:“不耗了?”


“耗什么?”叶修也在喘,但他觉得精神上的干渴满足了些,“不是你说‘老夫老妻还能体会双向暗恋的感觉太奇妙了’我才陪你延长一会儿的。”


他想表达的其实不是这个,不过算了,苏沐秋从床上摸到那枚金币,把它塞在叶修手里:“回头给你串个绳挂在脖子上——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花,只能当装饰品。”


“知足吧你,”叶修哼笑一声,“你这钱至少还能看,我的烟——抽起来可都是仰望星空味儿啊!”


 




9


 


“痊愈了就太好了。”江波涛说,他的声音经由电波传送听起来沙沙的,有点失真,“替我问叶队还有苏队好,期待下星期的比赛。”


苏沐橙又说了些什么,江波涛笑了开:“苏姐多虑了。”他说,听起来还是沙沙的。


撂下电话,他终于忍不住捶着胸口干咳了起来,秋干气燥,可能是最近上火了,他想,回头跟经理说一声,让食堂煮点冰糖雪梨,润肺清喉,每个人都来一碗。


走了两步,那股不管不顾的燥痒感又找了上来,他觉得浑身无力,又觉得心口热得发烫,像是有什么东西,自胸腔左侧化出形体,自血管攀爬上来,堵在喉咙里呼之欲出——


 


江波涛捂住嘴,猛烈地咳嗽着,他忍不住把手伸进喉咙里,有个东西正从那里涌出来——


 


 


——他掏出了一根手指。


 


 


修长的。美丽的。他看过很多次的。周泽楷敲打键盘的手指。


 




10


 


虽然是梦,但这个梦也太病了。江波涛垂着脑袋想,他脸上有冷水留下的水渍,头发因为沾湿垂成一绺一绺,他干脆向后捋,露出光洁年轻的额头。


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个斯文和气的年轻人,心底竟然埋藏有那么强烈炽热的愿望。


但是还不行。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私欲。


要支撑他,支撑轮回,要再一次让那个沉默而充满才华的神枪手登上顶峰——和他一起看荣耀最高处的景色——


被无数人称为“很会说话”“很会打交道”“动人心如拨弦”的江波涛,竟然也会有这样笨拙单纯的领域。


没有人知道,他笑了笑。


谁也不知道。


他调整好表情,刚想走出去,就看见周泽楷匆匆走了进来。


“哟,小周。”他轻快地招呼,然而周泽楷似乎很急,点点头就冲进了厕所隔间。


江波涛总觉得从h市回来后周泽楷就在躲他,不过他之前在想花吐症的事,也相信周泽楷会自己调整好——毕竟他们是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默契的正副队——但今天第一次,他觉得周泽楷匆匆望过来的眼神他有点看不懂。


隔间里传出痛苦的干呕声。


他习惯性拉门:“小周!”


周泽楷进的急,门没有锁,轮回队长蜷着身子,面色苍白地伏在马桶边,脸上泛出一抹不正常的血色。


江波涛担心他吐血,蹲下去看,只见水里浮着一堆奇怪的黑色细块——像是幼儿用的立体识字拼图一般——水里有数个“、”,一些左右不对称的字母“H”。江波涛刚想说些什么,周泽楷又捂住嘴猛烈地咳嗽起来,他抚着对方的背:“小周……没事的小周……你先咳出来……不舒服先咳出来……”


他伸手去拉周泽楷的手,就在他们接触到的一瞬间,一个固体的“皮”和一个固体的“寿”从周泽楷嘴里掉出来,掉进马桶里溅起小小的水花。


 


他们面面相觑。


 


 


 


——The End——



热度(327)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