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津】翩翩我公子

古河道:

不想写英语作业了,写个竹马小短篇,第一次写比较古风的根本走不上正轨,为爱坚持着【坚定脸】。


------------------------------------------------------------


  


  翩翩我公子是你,机巧忽若神是我。


  


  正是阳春时节,景色太好让人呆不住四方院落,总想往外面走走。在成年人看来春色有春色的旖旎,儿童看来春色有春色的热闹。十五六岁的少年则是高不成低不就,被春色扰乱了思绪却是茫然的不知怎么去排解。


  


  对窗正坐的少年却好似没被春色撩拨到,手里拿着一卷没什么滋味的书默背,他身后,一个同样半大的少年猫着腰,探着身准备伸手抢过书卷,却被似乎早有察觉的用工少年一躲。


  


  “你是怎么知道我进来的?”


  萧景睿回过头看向撇着嘴的言小公子,突然就不想告诉他自己早从窗户瞄到他鬼鬼祟祟进来的身影。他起身把书放回书架,抖了抖袖子。


  


  “你脚步声太大了,看来武功落后我更多了。”


  “明明是你读书不用功,要不怎么会知道我进来的。”


  “武功要勤练。”


  “既然你不想读书,要不我们去郊外逛逛?”


  “读书亦是如此。”


  “我又不是萧夫人又不丢你的人。”


  


  萧景睿不太自然的咳了一声,“我们去哪逛?”


  他看着言豫津半咧的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北郊!”


  “不去。”


  “这么克己守礼不近女色,难不成你真想娶我?”


  “走吧。”


  


  北郊会被言豫津记挂着想去当然不是因为言豫津喜欢北这个方位。北郊会被萧景睿畏惧的不止是它画舫众多,终日有歌女在那里卖唱,还因为那离主城颇近。萧景睿想着自己被长辈逮到去烟花之地玩耍,就觉得脸皮都快被挠破。


  


  自己被逮到可是两个爹两顿训,言小混球才一顿啊,自己真是鬼迷心窍才会答应过来。


  


  言豫津倒是兴致勃勃,为了躲熟人还抄了小道领着萧景睿过去,熟悉得就像在逛自己家后花园。萧景睿有点哭笑不得的跟着他穿街走巷,有一次还跳进了一个小院里,端着茶碗的小丫鬟被吓了一跳,在萧景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脸红的呆望着他们跳出了院子,半响才晓得惊叫出声。


  


  前面带路的言豫津回头看了一眼,突然不是滋味。半大的少年正是对情事懵懵懂懂的年纪,他在开萧夫人的玩笑时,内心也是一跳,只不过他天性爱闹,并没有注意到这么微妙的变化。这会看着萧景睿这么温和的对着一个小丫鬟,突然有种自己家的公子走在路上被绣球砸中,抛绣球的还是个有雀斑的黄毛丫头的感觉,这感觉折腾着他没什么力气,轻功都漂不起来。


  


  萧景睿自然也是发现了,他伸手拎了一下言小公子,两个人这才安稳的在坡前站稳了脚步。


  


  “早起吃了什么?”


  “粥。”


  “难怪后继无力。”


  “难道我该吃的不是言府的粥而是侯府的粥?只不过我还未过门实在不好意思顿顿去蹭饭。”


  萧景睿简直要被气笑了。


  


  言豫津倒是心情大好,他疾跑几步然后在河岸停住,示意萧景睿向前看。一棵大桃树,一树粉红色的桃花,微风拂过还会掉落几片花瓣,打转着掉落入河水,的确是在城里看不到的美景。他也跟着走了几步,坐在言豫津旁边。


  


  “你叫我出来是为了看这个?”


  “有美景难道还不够?当然如果你想看美人我也是奉陪到底乐意至极。”


  “有言小公子作陪,美人也算齐全了。”


  


  这句话自然是酸他的,言豫津虽然只是个半大少年,但也长得人模人样丰神俊朗,算不得也用不上美这个字。言小公子却不恼,而是没头没脑的说了句不相关的话。


  “城东的常大哥这个月十六就要娶亲了,算起来他也比我们大了一岁吧。”


  


  萧景睿看得出他兴致不高,犹豫着要怎么接口,言小公子倒是挺省麻烦的,自顾自的接了下去“景睿,你说你的婚事会是哪个爹爹替你做主?”


  


  “自然是两家一起商量,不过这都是没谱的事情,我并不想这么早娶亲。”


  


  “你到时候会娶谁家小姐?可惜我没有双胞胎姐妹,要不嫁你正合适。”


  


  像你这样的我可是万万不敢娶进家门。萧景睿在心里吐槽,嘴上还是忍不住恭维“实在是可惜了。”


  


  “你心里肯定在说可惜才怪。”


  


  “言公子说笑了,你的胞妹必定不会像你。”


  


  “我家胞妹自然是很好,要不我怎么会舍得你娶她。”


  


  萧景睿琢磨着为什么言豫津说的不是舍得她嫁我而是舍得我娶她。十几岁少年虽然初识人事,却还未习得从不经意的言语中看透人心,他兀自沉沉的发着呆,言豫津却是往他身边靠了靠,脸凑过去盯着他,把神游回来的萧景睿吓了好一跳。


  


  “景睿。”


  “恩?”


  言豫津伸手拍了拍他的头“你,翩翩我公子。”然后在萧景睿看着他没头没脑的拆了一句诗准备接上的时候,言小公子又指了指自己“我,机巧忽若神。”


  


  言公子的文学造诣大概只止步在背诗了,真是拆的莫名其妙。萧景睿开口想嘲笑他几句,却不想言豫津下面的一番话让他直接红透了脸。


  


  “你是我家翩翩公子,后面的聪慧机灵恍若神当然是说我,古人都知道以后我们会这么好,诗句都是排一起的。”


  


  悲催的萧公子不仅全忘了古诗原本的意境解释,甚至连话都讲不出来了。


  


  言小公子伸手拍了他的左脸右脸,然后亲了亲他的嘴巴。末了还很豪爽的说了一句“景睿,你今天可尝过了佳人的味道,以后遇到庸俗的货色可千万别动心。”


  


  言小公字当真好不要脸,但这时候的萧景睿已经顾不上他说了什么了,鼻子是桃花香,嘴上留着温软的触感,天地都是开春明媚的色彩。身边是从小认识的小混球,或许会变成相伴一生的大麻烦。


  


  翩翩公子机巧若神,萧景睿恐怕一辈子都得绑着这个大麻烦了。

热度(213)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