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谈【第二日】

青阳葬仪师:

七日谈


 


 


 


第二日·早上六点


 


 


 


习惯了训练和任务的罗阻在早上准时起了床。


 


“我身上只有面包和一点水了。”罗夏看到他醒了,把半瓶矿泉水和一小袋面包给了他。


没有面具的遮掩,他眼下淡淡的黑眼圈若隐若现。


“你呢,”罗阻没有马上伸手去接,“守了一夜又想不吃东西吗,我从来不知道影子部队是这样培养你们的。”


“我吃过了。”罗夏看上去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把东西硬塞给了罗阻,“我的衣服里还是够塞两小袋的。”


罗阻盯着他看了会儿,像是想知道他有没有撒谎,最后还是放弃了,接过面包吃起来。


 


面包真的很小,对他们这样的青年来说,一个肯定是不够饱的。


但是在这种地方,面对饥饿除了忍耐也没有别的方法。


 


“你知道我可以撑住的,”待吃完后,罗阻淡淡地开口,“狙击的时候,经常要几天不吃东西。”


“所以你真的没必要撒谎。”


“看出来了?”罗夏微微挑了挑眉,“我还觉得没有破绽呢。”


“表演得天衣无缝,只是我这么觉得。”罗阻回答,“而且我也知道逼不了你。”


“正确。”


 


 


 


他们小心翼翼地下了楼,顺便解决掉了在一楼的几只丧尸。


但是很可惜,这里并没有适合的车。


“啧……”罗夏抱怨了一句,“难道我们还得走回去找那辆车?”


他们昨晚停下车的地方距这里有一定的距离。


要回去确实不方便,而且也不确定有没有因为噪音被丧尸包围了。


“这有辆摩托。”罗阻顿了一顿,仿佛是在征求罗夏的意见。


摩托上坐两个人自然没有车舒服。


“好吧好吧。”这种情况下,罗夏还是勉强坐上了后座。


 


摩托的声音要比普通的汽车还大,在他们启动的时候,远处的丧尸都向他们这里袭了过来。


“死小子,这玩意声音怎么这么大!”


“我也不太了解这种型号,”罗阻打开便携电脑,“现在只能想办法冲出他们的包围了。”


“切,”罗夏举起枪,“你好好开车就行。”


 


 


 


 


 


第二日·早上七点半


 


 


 


去商都的路上并没有遇到突变体。


不过,这却让两个人心底都有些不安。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一定有不少突变体。


——便利店的绿巨人便是最好的证明。


但是这一路上却没有遇到任何一只。


这只能让他们有一个推测。


 


——突变体都集中在了商都。


 


这并非不可能的事。


 


如果遇到丧尸的袭击。


最后能坚守的地方是哪里?


在没有亚人的阿斯嘉特的情况下。


唯一能提供武力保护的,


只有拥有私人武装部队的金蝰蛇。


 


照理说,即使最初没有和亚人合作,金蝰蛇部队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因此,如果只是普通的丧尸,应该不会引起金蝰蛇部队的全灭。


 


而现在,商都的灯火却全部熄灭。


像是一座死城。


 


怀抱着对情况最糟糕的估计。


只能认为商都里——或者说金蝰蛇最后守住的地方——可能还会有不少盘踞于此未散的突变体。


 


 


 


兄弟俩很明显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


 


照例将摩托车停在了距他们要去的金蝰蛇总部有一段路的地方,同时,为了保险,又稍微勘探了一下周围,确定有用来应急逃跑的车辆,两人才决定进入金蝰蛇总部的大厦。


 


 


 


一进门便受到了一群丧尸的热烈欢迎。


 


为了避免引来更多的丧尸和突变体,两人都默契地用起了冷兵器。


但是由于丧尸的数量不少,于是他们决定一边往内部推进一边解决迎面来的丧尸,而非使用清空公寓时的那种扫荡战术。


金蝰蛇的武器库在地下两楼,尽管有直达电梯,但是这种时候,除非是对电梯的状况有所了解,不然简直是把自己送入险境。


楼梯上虽然也有不少丧尸,但令人意外的是并没有突变体的存在。


 


——直到楼梯的一个转角处。


 


罗夏冲在前面,待看到这个突变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浑身黑色,模样和普通丧尸没有两样,然而腿部却异常的发达。


往前冲的力量太过强烈,罗夏距离那只突变体不过只有半米的距离!


这个时候简直是找死!


 


罗夏急忙把剑往前面的地上一插,用来稳住自己的身体,然后迅速放弃剑向后跳开。


——但是他想得果然没错。


突变体只是蹬了一下地面向前弹起,


就在空中轻松追上了急退的罗夏。


 


正当它要挥拳时,


一发子弹却旋转着狠狠命中它的手腕。


 


罗夏一个后空翻摆脱开来,还没站稳便朝罗阻吼去:


“死小子你疯了!?这个地方开枪!?”


“所以你只能快点结束。”罗阻不动声色地换出狙击枪。


 


枪声会引来更多的普通丧尸和突变体。


罗阻不会不知道。


而凭借他们现在的能力,一次对付两只的安全性还是很低的。


——况且甚至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多只。


 


可是他刚才已经没有更好的方法救下罗夏了。


事已至此,唯有放手一搏。


 


狙击枪的子弹朝着突变体击去。


但是突变体的反应却更快。


往前一蹬错开罗阻瞄准的头部,又狠狠朝罗夏袭去。


罗夏掏出枪便往他头上射去。


 


大概是没想到罗夏有枪,即使是突变体,也没有办法在这种速度下避开这一发。


被打中后的行动停顿没有被一旁的罗阻错过。


紧接着又是一发狙击。


 


突变体的头上爆出一摊半凝固的黑血。


 


 


 


尽管对付完了这个突变体,但他们兄弟俩却都不怎么乐观。


刚刚只是恰好这里的丧尸都被清理地差不多了,他们才能这么配合。


如果再多一点阻碍,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更多的丧尸因为听到枪声赶来了,


罗夏只能急忙拿回剑,和罗阻一起选择了另一条路前往武器库。


 


 


 


 


 


第二日·早上九点


 


 


 


弹药库的大门——一扇森严庄重的大门,


如今却像是被某种强酸熔化了一样,


竟只留下边边框框的一些残余。


 


弹药库内部布满弹孔、划痕和隐约可见的血迹。


像是在呐喊,又像是在悲鸣。


依稀能看见这里曾经发生的惨剧。


 


可喜的是,里面虽然弹药和武器毫无章法地洒落了一地。


却并没有丧尸存在的迹象,


——目前。


 


大概是因为没有活人,所以曾经聚集在这里的丧尸又离开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赶紧离开这里。


就算没有突变体,普通的丧尸仍在他们背后不远处,估计没有多久马上就能赶到这里。


 


虽然这次闯进这里并不困难,但是谁都不知道下一次会是怎么样。


罗阻顺手找了个手提箱大的弹药箱,往里面加满需要的子弹。


而罗夏则是在满目狼藉中找出两个符合他们手枪型号的消音器。


——尽管可能会有一定程度上对杀伤力和弹道的影响,但依他们的实力,要枪枪爆头的难度也不是很大。


 


 


 


完成这些的时间大概总共是三分钟。


 


而正当他们要走的时候,罗夏突然瞄到了墙边的一张留言条。


“哎呀,这种纸的价格可还不便宜,”罗夏小心翼翼地铺平,“五年前的人留下来的,嗯……追风部队?那个佣兵组织?诶诶,死小子你干什么?”


“给我看看。”罗阻立刻上前,一手拿着弹药箱,一手夺过罗夏手里的纸条,一目十行地看完了内容。


 


纸条上的话很简略。


大意就是这里失守了,追风部队在最后关头决定离开,但又怕还有人会来这里,于是留下了纸条欢迎遇难者前往新的庇护所。


新的庇护所的位置是——


贫民窟。


 


为什么追风部队的人会在金蝰蛇的总部?


他们又为什么选择了贫民窟作为下一个据点?


 


罗阻来不及思考这些问题,


就听到一记枪声,紧接着是手指上传来的热度。


——纸条上是一个漆黑的弹洞。


 


“死小子,再不走就麻烦了。”罗夏看着弟弟回头,举着手枪的手还没放下,一脸似笑非笑。


罗阻看了一眼他手上带着消音器的枪,也没有再说什么,放下纸条,乖乖地跟着离开了武器库。


 


 


 


沿着原路杀回去,这次罗夏稍微注意了一点,所以当另一只突变体从拐角冲出来的时候,他立即抽身一个后跳,和它拉开了距离。


“四条腿?啧啧,”罗夏感叹了一句,“这下麻烦了。”


面前的突变体——或者可能叫野兽来得更为贴切——除了头依稀可辨是人类外,全身覆满了浓密的毛发,像是一头狼。


除此之外,四周还有不少的普通丧尸,罗阻甚至不能找到一个放心的角落进行狙击。


同样的,罗夏也必须分神对付旁边随时可能妨碍他动作的丧尸。


这场战斗,不好打。


 


双方瞪视了一会儿,突然,突变体毫无征兆地就向罗夏直冲而来。


罗夏自嘲了一句“怎么都喜欢找我”,迎着扑面而来的爪子一个高跳,撑着突变体的身子就是一个空翻,轻盈地落在它的后面。


 


他们刚才所在的位置是一个长廊,而突变体正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前有狼后有虎。


罗夏必须引开这只突变体到前方的大厅。


因此才选择这么一个危险的动作。


事实证明,虽然成功了,但还是稍微付出了一些代价。


 


他摸摸被锋利的爪子抓到的肩甲。


还好,只是衣服破了而已。


没有伤到身体。


 


可是突变体却好像又对面前的罗阻产生了兴趣。


竟没有转头的意思!


 


糟糕!


 


罗阻的近身没有他好,而自己也着实不喜欢枪械,更何谈,自己的背上没有狙击。


不能让他攻击罗阻!


 


罗夏一个激灵,连忙提起剑就朝着突变体的背后砍去。


 


可是,


突变体却突然转身!


一个飞扑直冲而来!


 


来不及后撤了,只能——


罗夏猛地放低身子,几乎是趟在地面上,滑地躲过。


 


被罢了一道。


现在的位置和刚开始没有任何区别。


 


罗夏皱紧了眉头。


 


罗阻已经差不多把后面的丧尸清理完毕了。


但是,大厅中的一些却依旧对他们虎视眈眈。


不能随意开枪,会惊动突变体。


身为狙击手的他,不该让自己引起对方的警觉。


 


可是,罗夏的状况却不容乐观。


 


影子部队对他的培养是暗杀者的定义,即是不成功便成仁。


因此只需一击必中,若是被目标躲开,也必须马上使出浑身气力,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任务。


换言之,他和一动不动能坚持很久的罗阻不一样。


他的爆发力非常强,却在持久上断了一环。


 


平时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因为即使是对付罗阻,罗夏的体力也依旧绰绰有余。


可是面对这种怪兽一般的突变体,不仅需要高度集中的精神力,甚至于在动作方面,都需要比平时的最低限度高上一半,否则就有可能被爪子袭击到的危险。


然后就是……


 


 


 


腹中饥肠辘辘的感觉,终于影响到了他的头脑和集中力。


 


其实早在对付第一只前,就有了这种预兆。


平时的罗夏,是不会在拐角这种地方保持那样的速度的。


当时罗夏只是觉得今天的精神不够集中而已,于是在后来都有意的多放了一点心思在警惕上,便就当这事过去了。


没想到,这里的消耗比想象中还大。


 


而现在,超负荷运转的副作用终于来了。


 


罗阻很快就看出了罗夏的不对劲。


联想到今天早上的事,他只能暗骂一句这个白痴哥哥。


自己都有点体力不足,何谈一直保持着高难度动作的罗夏。


 


罗夏却已经没有精力去考虑罗阻的想法。


怎么办?


是自己想办法去挡住那个突变体给罗阻开出路来逃走,还是……


 


一杆枪突然靠在了他的肩上。


 


突变体的反应比罗夏还快,


在罗阻打出第一发狙击的时候,便就急速闪开然后朝两人扑去。


 


刹那间,


罗夏懂得了罗阻的用意。


避开罗阻对自己的一记侧踢,罗夏一个侧扑把罗阻按倒在旁边的地上。


而这动作几乎消耗了罗夏剩下的全部体力。


由于没料到罗夏有这个动作,罗阻瞄准头部的第二发狙击稍微错开了点,只射中了突变体的右眼。


 


他们两兄弟在这个时候竟然会有惊人的默契。


罗夏想的是自己用最后的体力挡住它,然后让罗阻通过大厅。


而罗阻则想的是自己冒着被抓到的危险定点狙击,然后踢开罗夏让他避开突变体的攻击。


 


尚神弄人。


 


都是想要把自己献祭出去的计划,却都让对方恰好阻止了。


有这种默契,到底在怕些什么?


 


罗阻当机立断,在半躺的情况下拿出手枪瞄准它的左眼,射中了正哀嚎着的突变体的左眼。


只能期望它暂时不能追踪我们了。


他和罗夏的身上都有一股浓浓的丧尸的味道,应该不是很好通过气味区分才对。


拉起几乎是瘫倒在自己身上的罗夏,罗阻拎起弹药箱就跑。


 


说是体力已接近耗竭边缘,但举枪爆头却依旧是一枪一个。


罗夏喘着气和罗阻合力杀出了一条逃出金蝰蛇总部的路。


该说,不愧是影子部队数一数二的精英吗。


但是罗阻却宁可他没有去过那种地方。


虽然这种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也分毫没有说服力。


 


 


 


 


 


第二日·早上十点


 


 


 


终于在总部外找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罗阻马上坐进驾驶座,把罗夏拉上副驾驶,然后驱车离开了这块是非之地。


 


“让你早上不吃一点。”罗阻马上就对罗夏早上的行为提出了批评。


“不是活下来了吗,”罗夏的声音略有些无力,“让我再选一次我也不会吃的,否则你要是没力气开枪,我们刚才的下场说不定更惨。”


罗阻似乎是想瞪他一眼,但看在他的情况下还是作罢。


 


他们都默契地没有提起各自那个自杀式的计划。


尽管对方都心知肚明。


 


“先去哪里?”罗夏懒懒地问开车的罗阻。


“去不远的一排店里找点吃的。”


“那条街吗……还真是怀念,”罗夏好像是笑了一声,“记得以前光头也常带我去。”


“高金?”


“不是他还是谁,你觉得他这种家伙像是会做饭的人吗?不过等等,难道蓝雀那个机械狂人会给你做饭?”


“怎么可能,我基本都是吃的员工餐。偶尔,她会叫点外卖。”


“哦……那我平衡一点了。”


 


 


 


那条街上的一排店不仅有快餐店、中餐店,还有应急用的便利店。


——平时最不想去的地方变成了救命所。


多讽刺。


 


两人抱了一点食物上了车,然后才开始拆起包装。


——遇到意外变故也能及时走人。


车上解决午餐是最好的方法。


 


那家面店,是光头最喜欢的店。


有时候自己表现得还不错,就被他拉去那里。


美其名曰“奖励”,明明大概只是自己想去吃而已。


坦白来说,高金的性格不适合当一个好导师。


但是,做自己的朋友,其实不错。


而这个世界的高金……


 


“追风部队,是不是有认识的人?”罗夏解决完几个面包和蛋糕,随口问道。


“嗯。”


“我想你这小子这么冷血,怎么会突然这么着急。怎么样,是不是看上人家谁了?”


“无聊。”


“哥我是为你的终身大事做着想,别不领情。好了好了,说说看那些人是什么人吧。”


“实力还可以,六名骨干的代号分别是‘黑桃’、‘木雕’、‘黑隼’、‘落雷’、‘赤臂’和‘糖心’。”


“就一个女生?那看样子就是她了。”


“你能不要走心吗。”


“好吧好吧,话说那位‘黑隼’是谁?”


“怎么?”


“我在影子部队可也有‘白隼’的称号,英雄相惜你知道不?”


“……”罗阻认真打量了一下罗夏,真不觉得他和德雷克大哥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不过,独来独往的一个人,又常年穿着白色的外衣,还不要命地留长下摆和刘海,倒确实像极了那种孤傲的鸟。


 


“所以,去不去?”罗夏仿佛是无所谓地问着他。


“我以为你已经帮我决定好了。”罗阻把水递给向他示意的罗夏。


“哼哈,”罗夏喝了口水,笑出了声,“别这样,我还是一个非常考虑弟弟恋爱关系的好哥哥的。”


“我们可以去看一看,真的。”罗夏摊摊手,“是什么让你觉得哥哥我这么不近人情?”


“哪里都是,”罗阻懒得再和他吵嘴,“五年前的东西,现在去大概也早就人去楼空了,没什么必要。”


“哎呀哎呀不要口是心非嘛,”罗夏调笑着搭上罗阻的肩,“哥哥我又不可能陪你一辈子,总要找个老婆吧?”


可是罗阻却突然盯着他:


 


“为什么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罗夏也懵了,他只是想调戏一下罗阻,却真没有想过这方面的回答。


而罗阻也大概发现了自己的失语,立即转头不再看他。


 


 


 


为什么不可以?


 


我们会一直留在这里吗?


 


你会甘心一直留在这里吗?


 


 


 


如果会。


 


如果不会。


 


 


 


 


 


第二日·早上十一点


 


 


 


他们最终默认了暂时不去贫民窟的行动。


而罗阻也知道罗夏一直没有去的打算。


比起遇到了迈克的自己,罗夏其实内心更为冷漠。


或许他会关心那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但却从小长大的弟弟。


但是对待犹如陌生人般的追风部队。


罗夏确实是完全没有管闲事的心思的。


 


而罗夏没有说出口的,是另一个顾虑。


他不知道这世界的自己和罗阻怎么样了。


 


如果追风部队恰巧活了下来,那和他们有所牵连的白羽会不会也在一起?


 


如果两个白羽碰面了,会发生什么?


世界的崩溃……?


还是……?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身边的人受到任何伤害。


否则他会宁可……


 


 


 


“罗夏。”


“嗯?”


“走神了?”


“想点事情。”少见的没有接上乱七八糟的一堆废话。


罗阻微微侧头,罗夏很少有这种时候。


“叫我什么事?”


“你是觉得我们继续找房子暂住,还是……”罗阻等待他的回答。


“你不是也已经决定了吗。”罗夏调侃了一句。


 


住进楼房虽然舒服,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多大的用处。


锁门切断的是自己的后路,尽管二楼是跳窗而逃的好地点,但最终还是要回到车上撤离。


如果有守夜的人选,安全性其实差得并不多。


这辆车里有物资,油虽然少了一点但还能撑一会儿。


 


“换车还是加油?”


“加油吧,”罗阻考虑了一下,“这里没有什么更好的车了,而且如果以后真的找到更好的也保不准油是够的。”


“可是,”罗夏顿了顿,“加油站会在哪里?”


 


他们的世界早已没有了汽车,自然也就没有加油站这种东西。


 


“我记得以前听蓝雀说起过,在光能电板还没有普及的时候,有些地方仍留着充电所。”罗阻解释道,“而其中有一个地方她曾经向我提起过。”


“你们竟然还会去商都之外的地方,真是少见……等等!”罗夏突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有点咬牙切齿地转头看着罗阻,“难道是——”


“没错。”罗阻淡淡地回了他一眼。


 


 


 


“贫民窟。”


 


 


 


 


 


第二日·中午十二点


 


 


 


该死,他怎么就没察觉到这条是通往贫民窟的路!


 


“不是故意的,”罗阻少见地在解释:“我也是后来才想起来加油站在贫民窟附近。”


“好了好了,”事到如今,罗夏也没有反驳的冲动了,“我知道了,去就去吧,但是你想好万一出现两个你该怎么办吗?”


“……我只去加油站,”罗阻垂下了眼,“会尽量避开和他们的接触的。”


“唉,口是心非的小子,”罗夏从侧面轻敲了一下他的太阳穴,“我会去帮你看一眼的。放心了?”


 


罗夏隶属于影子部队,他相信就算在这里,他也不会选择在第一时间和追风部队合作的。


那么,在现在这个已经距离最初爆发至少过去五年的时代。


自己和他们合作的机会也不大。


由他去查看情况,是最保险的。


 


可是,


如果这个世界的白羽真的在……


 


 


 


 


 


第二日·下午一点


 


 


 


贫民窟的车程确实够长,不过一次如果能加满,那跑这么久也并不算亏。


 


罗夏在抵达贫民窟后便下了车,让罗阻一个人去找加油站。


今天的太阳还是那么烈。


或者说,是在这片光秃秃的地方上显得更大了一些呢。


 


罗夏小心地避开一路上的丧尸。


尽管还没有见到,但他相信,如果追风部队的那些人真的在这里,那突变体的数量应该不会很多,但也不会很少。


丧尸们不会放弃这个有活人在的地方的。


——这是突变体会源源不断地来到这里的原因。


而要是追风部队真的在这里活了下去,那么实力应该不错才对。


——从这个角度出发,解决突变体又成了最基本的任务。


 


突然有点想见到他们的兴致了。


 


 


 


呼。


他不禁吹了个口哨。


 


没费多大力气,他就发现了远处的这个移动型基地。


大概是用什么大型装甲车改造的,尽管原型已经看不太出来了。


——围绕着一圈的小型车和搭建的住处。


安全性和移动性都很不错。


 


而现在正有几个人对付着两只突变体。


 


罗夏小心翼翼地攀坐在一个屋顶上,观察着那里。


 


人不算多……难道只是一个分队?


大难临头各自飞还是很有可能的。


黄头发的大叔、黑马尾的少女、红头发的小子——变种人?、粉头发的女孩——好像也是变种人,还有一群大概像是部下的样子。


黄头发很明显是队里的主力,和几个部下在那里对付一只突变体。而黑马尾的少女则和变种人在一起对付另一只突变体。


——不得不承认,变种人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很好用的。


 


不过只有两个人,还是处于弱势啊。


那个突变体的盔甲似乎很棘手的样子,竟能防御变种人小子的火焰。


——盖洛斯都不一定行呢。


而且还经常把头缩在盔甲里,活像一只乌龟。


 


少女的弓箭射得很准,可惜因为被这只突变体追得太紧,几乎找不到什么可以趁它头在外时射击的时间点。


 


估计这个就是“糖心”了。


 


要不要帮帮忙呢?


 


毕竟还要打听这个世界罗阻的下落呢。


 


距离不算远,要是他们再往这里跑一点的话,手枪的威力就足够让这只乌龟吃个苦头了。


 


罗夏端起枪。


 


 


 


还在引开突变体的糖心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的一阵哀鸣。


回头一看竟是在最脆弱的头部被人狠狠射了一枪。


这种机会,她怎么会放过。


拉弓,瞄准,攻击!


 


正当糖心给身后的诺瓦一个赞许的眼神时,却没有听到这小子一直以来的自夸。


“子弹,”诺瓦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是从你刚才的十一点钟方向射来的。”


“诶?”糖心愣了一下,随即转头对着那个方向说道,“也是遇难者吗!快来吧!我们这里可是非常欢迎每个客人的哦!别害羞!”


诺瓦急忙提醒她:“你可别忘了曾经有人是来抢东西的。”


“哎呀,是人家先帮了我们,你说,抢东西的怎么会管我们呢!”


诺瓦面对如此热情的糖心,只得做罢。


 


“你是糖心吗?”


像是从天而降般,罗夏一个空翻便立在了糖心身后。


“哇哇哇!你是谁!”


“你小子,就是刚才开枪的?”


 


“只是看你们打得太慢,懒得等,”罗夏摊了摊手,“才手贱了一下而已。”


“喂,你!”


“我就是糖心,你认识我?”


糖心好奇地问道。


 


罗夏看了她一会儿,侧了侧头。


 


“哈哈哈哈!”


突然,


他就这么后仰笑了起来:


“所以我说我最喜欢小孩子了,真是可爱死了!”


 


这人是怎么了?


 


正当他们对罗夏的突然转变感到手足无措的时候,


 


两把飞针已经刹那抵上了两人的喉咙。


 


“别跑哟,我出手还是很快的。”


令人战栗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也别指望那里的追风部队能救你们,他们还在和另一只突变体战斗呢,暂时可管不上你们的死活。”


“你……到底想干什么?”诺瓦瞪着他,好像马上就要使出火来一样。


 


“别想用火,”罗夏仿佛是不经意地警告他,“我兜里可还藏着对付你们专用的小玩意。再说,要是你想保住旁边这位小丫头的命,就别轻举妄动。”


“我冰糖心什么时候还要别人来保了!”糖心不服气地回了一句。


 


“别着急嘛,两位,我就是想问个问题。”罗夏显然也没有要真的动手的意思。


“什么问题?”糖心看着他盯着自己,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应该认识叫罗阻的一个人,他去哪里了?”


 


糖心突然不做声了。


 


 


 


 


 


第二日·下午两点


 


 


 


没记错,就是这个位置。


罗阻凭着记忆摸到了这个地方。


 


他们昨天之所以会掉到这个世界来,就是因为那个研究所地下的装置。


而如果要回去,相信也和那个装置有关。


 


罗阻记得原来的世界中的研究所就是在贫民窟附近。


大概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在那里建造的。


但现在这一点并不重要。


 


他本来想趁着罗夏去打探追风部队的时候自己来这里看看情况。


但是,他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这两个世界差了这么多。


这个研究所怎么还会一定建在这里呢?


 


望着一望无际的一片平原,


罗阻只能强压心底的失望。


 


看样子,要在这里找线索是不现实的了。


那么,只有再去一次那里了。


 


 


 


 


 


第二日·下午五点


 


 


 


罗阻安定地坐在车里,看着慢慢走近的罗夏,再次打开便携电脑。


五点了。


等了两个多小时了。


 


“见到了。”在罗夏坐进车内的时候,罗阻肯定地说道。


“啊,是啊,”罗夏显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还见到了这个世界的你呢!”


 


“比你可爱多了!”罗夏好像是有些兴奋地眨着眼,“现在他和追风部队在一起——话说你这混小子竟然都不告诉他们你还有个哥哥!这倒是在哪个世界都一样不讨人喜欢!”


“说重点。”


“好吧好吧,追风部队在贫民窟那里建立起了据点,听说食物就是依靠附近留下的商场什么的,但他们还在思考自己耕种的可能性,当然前提是土地没有被污染的情况下。”


“追风部队有几个人?”


“不多,好像就十来个,我觉得大概只是一个小队。带头的叫德雷克,就是你说的‘黑隼’。嘿,我就说我运气不错。还有还有,‘糖心’也在哟!”


“罗夏。”


“哦,他们还有两个变种人兄妹,好像叫诺瓦和米娅,火焰和心网,战斗力方面问题不大。”


“糖心的武器是什么?”


“没错,这个我也注意到了,”罗夏晃晃手指,“是我们那个世界的能量枪,我问过了,好像是试作品,但是效果不错,就一直用着了。至于电能问题,是靠太阳能板转化来的,虽然这样的转化没有正规机器效率非常小,但总归还算不差。”


 


“……那这个世界的我呢。”


“非常可爱!还会甜甜地冲我喊哥哥呢!”


“别骗人,罗夏。”


“所以说你不可爱,”罗夏不满地切了一声,“也是个闷葫芦,面瘫。就看到我来的时候稍微动了动表情。”


“我才想象不出哪个世界的我会做出冲你‘甜甜的笑’这样的表情。”罗阻面无表情地断了罗夏的念想。


“……哼,”罗夏扭过了头,“那你呢,油加满了没有。”


“加满了,还好那个加油站还没有被丧尸搞得自爆,”罗阻顿了顿,“顺便,我去了趟我们世界那个研究所的位置。”


“你去那里了!”罗夏突然转过头来,一脸惊异地看着他。


 


“你知不知道去这种容易错乱的地方,是很危险的!”


“可是这种地方迟早是要去的。”罗阻看了他一眼,“如果我今天不去,下次独自去的就是你,不是吗。”


 


“……结果呢。”


“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研究所都没有?”


“对,”罗阻补充道,“只有一些离散在那里的丧尸。”


 


罗夏沉默了一下:


“这倒也不奇怪,或许把我们送来这里的设施,是亚人制造的,也有可能。”


 


“不。”罗阻肯定地说,“这不是亚人的设计。”


“哦,你知道什么?”罗夏的眼睛微眯着打量他。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了,蓝雀曾经和我提起过平行世界的穿梭机的事,”罗阻抬头看着车顶,“很久以前了,我在看她拆机器的时候,她自言自语。当时我只听懂了‘穿梭机’几个字。但现在想想,前面一串我没有听懂的其实是Parallel Universes。”


“平行宇宙穿梭机……么。”罗夏也沉默了。


 


“所以,明天的行程有安排了?”罗夏调侃着说道。


 


“金蝰蛇总部第四层。”


 


 


 


 


 


第二日·晚上八点半


 


 


 


晚上的时光总是格外无聊。


丧尸活动的高峰期,不适合他们做户外勘探。


但这里也没有什么娱乐的东西。


 


休息的时候偶然被丧尸发现了,同时又为了明天的行动,罗阻当机立断,驱车离开了贫民窟。


 


闻着身上一股丧尸味,罗夏坚持着明天一定要找到水或者其他东西来稍做清洗。


这让罗阻意外地觉得自家老哥其实有洁癖的潜质。


 


 


 


“今晚我守夜,你早点睡。”罗阻把车停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如果你明天还想杀进金蝰蛇总部的话,就给我把精神养好。”


“死小子,那你呢,”罗夏似乎很不满意,但是大概三十六个小时未眠,确实让他的精神不太好,战斗力也直降一个档次,“要是狙击不中,我们都会死在那里,你不会不知道。”


“那我守上半夜,你下半夜。”罗阻提出了折中的计划。


“哼,得了吧,”罗夏很不信任地看了他一眼,“五点叫我起来然后守一个小时?”


“这次你得听我的。”罗阻的眼神很坚决。


 


“……知道了。”


罗夏终于让了步。


“但是死小子你自己注意点,”罗夏还是很不放心,“我们两个的警惕都还可以,你稍微休息会儿没什么问题。我可不想明天因为你狙击打不中而惨死在突变体手下——别忘了上次我们还没解决的那只。”


“别啰嗦了,快睡。”


“死小子你哥这是好心,你就这么和你哥说话……”


 


 


 


 


 


七日谈·第二日


 













——————————————


这是存稿这是存稿这是存稿!


【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次】


感觉后面就没有时间在码了一直卡在第三日没有往后推……【胃疼】


准高三狗请假通知【话说隔一年再更的话真的大丈夫?】




这一章给夏哥私设了很多,比如体力短板和“白隼”什么的……


其实最初我向小伙伴征求想法的时候得到的答案是“矛隼”,百度了一下觉得很合适【最主要是独自行动+白色羽毛】但是又怕被吐槽谐音“毛笋”,于是换了个称呼……【所以其实根据百度百科是一种……】


至于体力是因为觉得夏哥近身好远程应该也会【只用冷兵器不用枪这TM也太……希望海岸线不要打脸】,所以私自给他加了一个短板。高难度动作嘛,应该消耗会大一点吧……【望天】


欢迎女主糖心出场,瑞就不要指望了毕竟他是亚人研发的……也恭喜诺瓦出场【没有被夏哥迷倒前我是诺瓦党】。至于还会不会再出场什么的……




有丧尸类专家的小伙伴质疑我这里住车的问题,我就是不想写清房间我懒……还有我觉得他们不会是那种计较住的问题的人,有守夜而且警惕又都那么高。要是真的介意的话就脑补成他们下车然后找楼住房间吧。【等等怎么有开房的感觉】【顺便这个情节请参考第一日【趴】




最后吐槽一下竟然真的有人看【掩面泪奔】

热度(42)
  1. 脸滚键盘青阳葬仪师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