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曾经有过

妈蛋叔叔:

你看,“曾经有过”这简单的几个字,其实很厚重。任何事,从时间的坐标来看,准确地说,都是曾经有过。比如十分钟前,你亲了我,也是曾经。而只要是曾经,就必定代表它已经离去。



“胡思乱想什么呢你?你什么时候成哲学家了?”苏沐秋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缩在床上把一整床被子都缠在身上的叶修。
叶修从被子堆里露出的那张脸写满了两个字,忧愁。
“一位古希腊的哲学家曾经说过,逝者如斯夫,孔子也发出过人不可以同时踏入一条相同的河流的感叹……”叶修抽了抽鼻子,往被子里缩了缩。
这下苏沐秋的表情就不是见鬼一般了,而是吃屎一般。他勉强把到了嘴边的那句“你好像说反了”咽了下去,而是忍着掀被子把人暴揍一顿的冲动,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移动屁股坐在了床沿。
说来说去还是自己莽撞了不是。
苏沐秋这么想着,就抬起脚轻轻踹了踹此时已经忧愁地滚到床脚的那团玩意儿,一边说:“你能给我振作点吗,不就亲了一下……你初吻啊?”
苏沐秋问完这句话,脸上一阵发烫。他又何尝不是呢。十五、六岁本来也不是什么身经百战的年纪,更何况他从懂事起领着妹妹混在世间,到后来捡了叶修回家,这期间别说谈恋爱了,连留给他自己独处的时间都少之又少。

苏沐秋自认还是蛮能读懂人心的,比如他能从妹妹的脸上看出来她是不是在学校被人欺负了,或是从叶修永远一口咬定的“不饿”中听出来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不饿,也可以从半夜被脸上的热乎气儿喷醒时看见的那个矫健地倒头装睡的黑影的动作判断出来,这小子,对他也有意思。
为什么要说“也”呢。
就苏沐秋那个脾气,要是他对这小子没动一点儿心,怎么能在半夜三更被黑影差点儿吓尿的情况下,还能克制住自己想用枕头捂死那个连呼噜都打得无比浮夸、生怕别人看不出来是装睡的家伙的冲动呢。
装睡的家伙终于还是慢慢睡着了,苏沐秋却是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宿,满脑子都是各种各样的PK画面,胜率百分之百的一叶之秋被胜率百分之六十七点八的秋木苏连到了天上,一路浮空给壁咚在了屏幕的右上角。
“以后跟哥混吧,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苏沐秋脑内小剧场,一身丐装几近裸体的秋木苏把浑身上下都是橙装的一叶之秋堵在了墙角。
“嘿嘿嘿嘿嘿嘿嘿……”贴着叶修后背睡着的苏沐秋发出一串贱笑。

叶修迷迷糊糊醒来,翻身看到这一幕,顿感心塞。
整个林子那么多鸟,他叶修怎么就偏偏看上了这只傻鸟呢。叶修挠挠头,翻身下床去开电脑。
深冬的H市冷得有些不像话,光脚踩在廉价的地板革上,就好像钻进了冰湖一样,转眼间,睡觉时攒下的那点热乎气儿就都消散无踪。
电脑的风扇嘎啦嘎啦地响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毛病。叶修从厕所钻出来,脖子上搭了条毛巾,头发湿漉漉地,浑身上下冒着刚冲完热水澡的蒸汽。他从地板上捡起一件衣服,凑到鼻尖闻了闻,耸了耸肩,穿上了,然后又因为衣料的冰凉狠狠地哆嗦了一下。
等到头发差不多被冷空气冻成四下支楞的冰棒,电脑也终于吭哧吭哧地启动完毕了。《荣耀》发布到现在,也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这期间,苏沐秋和叶修无数次地动过换电脑的念头,可还是因为凑不够钱而作罢。不过寒冬腊月的,网吧终归要比家里暖和点,只不过来回的路上要承受冷风的洗礼罢了。
叶修咳嗽了两声,点开了QQ,然后搓着手站了起来。
苏沐秋还睡得很香,半个身子都露在被子外面,一脸梦见天上下钱的表情。叶修撇撇嘴,不情愿地帮他掖了掖被子,然后到隔壁屋去叫苏沐橙起床了。整个出租屋只有苏沐橙一个房间放了电暖气,进去暖和暖和也是好的。
QQ软件突然“滴滴”地响了起来。

苏沐秋被隔壁苏沐橙叽叽喳喳地收拾书包、叶修在厨房叮叮哐哐拆迁办一般做早饭、和电脑一连串的“滴滴”声吵醒。
他意犹未尽地拱起身子,懒洋洋地从羽绒被里爬出来。
苏沐秋坐在床上呈老僧入定状,闭着眼睛分辨着外面的响动,一直听到外面那两个家伙有说有笑地吃完早饭,碗筷啪嗒一放,苏沐橙伴着元气满满的“我走啦”的带门声,才气运丹田,吼了一声。
“叶修啊!!!”
叶修应声而至。
“怎么了?”看到苏沐秋还窝在床上,叶修有些火大,“醒了还不去上厕所?你憋舍利子呢?你看你值日的时候我有像你这么赖床过没有?”
“没。”苏沐秋笑嘻嘻地下床,就觉得你这羽绒被买得真好,把你叫过来表扬你一下。“那是当然。”叶修一听苏沐秋这么说,有些得意。

叶修加入了这个小家庭之后,苏家兄妹的生活品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路见长。叶修并不是娇生惯养的人,可看见苏沐秋那张硬板床上乱七八糟地堆着的一摞薄毯,终于还是没忍住,拉下了嘴角。苏沐橙还好些,好歹有床完整的棉被,可苏沐秋毯子叠毯子的盖法着实让叶修吐槽了好一阵子。
刚入冬的那段时间,苏沐秋没少听叶修喋喋不休地给自己科普羽绒被的好处。什么又轻又软啊,什么柔若无物啊,连有如妈妈的拥抱这种词儿都说出来了。苏沐秋被无意间戳了痛处,拉着叶修讲了一下午自己和苏沐橙怎么无父无母不知道妈妈拥抱是怎么回事,结果把叶修难过得唉声叹气愁眉不展了一整天,第二天,就抱着两大团软乎乎、黄灿灿、带着异域风情的玩意儿进了家门。
一团给苏沐橙,一团给苏沐秋。叶修兴冲冲地帮两兄妹铺床,完事后一脸骄傲,邀请两人上床试睡。
苏沐秋看着就这么登堂入室,趾高气昂地盘踞在自己床上的“巨被”有些哽咽。
——道理我都懂,但是它为什么这么丑。
“丑怎么了?”叶修一个鱼跃扑到床上,兴奋地打滚,“超市减价买的,花纹我没得挑啊。再说盖着舒服不就得了,你睡觉还挑花样的?”
是是是,好好好,对对对。
苏沐秋没话说了。

他没承认的是,原来一床好被子真的可以在H市刺骨的冬日里给人带来无穷无尽的幸福感。他和叶修曾一度为了占据羽绒被的主动权上演PK大战。一条被子,对于两个睡觉都不太老实的男生来说,还是小了点。夜里盖被基本靠生拉硬拽,挠咯吱窝抓头发彼此往被窝里面蹭,蹭着蹭着似乎都蹭得有点儿热,起了火,有时叶修默默地停下,有时苏沐秋忙不迭地撤出去。后来他们索性定了一三五二四六的轮流制,夜里盖羽绒被的要早起准备早饭,盖原先的旧毛毯的可以睡懒觉。
星期日呢?有时靠游戏里PK,叶修赢面稍稍大了那么一点点,可苏沐秋还是无赖般地抢被子。
更冷的时候,两个人恨不得化身被子妖精,连脚趾不小心伸出去都要马上缩回来,好像外面的空气会咬人。缩在被子下面,嘀嘀咕咕地讨论着游戏里的招式,和各种各样对未来的畅想,然后沉沉睡去。
奇怪的是,过了这么久,两个人好像都没想过再添一床被子,或是多买一台电暖气。
一室清冷简陋,唯独床上那团印着拙劣的波西米亚花纹的黄色羽绒被,和早晨埋在被子里沉沉睡着的人,很有一番“家”的气味。

这是苏沐秋第一次夸叶修被子买得好,平时盖归盖,可从来都是说它太丑的。如果被子像植物那样能听人话的话,估计那些花纹早就被苏沐秋骂蔫儿了。
叶修心里有些小得意,可终究没表现出来,淡淡地回了一句,就拉开椅子坐下来,查看QQ消息。
苏沐秋蹑手蹑脚地摸了过去。
叶修的头发还微微有些湿,有洗发水的香味儿。他身上却沾着酱油炒饭的味儿。
苏沐秋笑了:“你又偷懒,做酱油炒饭。”
“谁让你昨天晚上把麻花吃了的?本来是买回来当早饭来着,再热点牛奶,多好。”叶修懒洋洋地回答,头也不回。
“明天吃,我买。”苏沐秋有些紧张地俯下身,想伸出手抓叶修的肩膀。可叶修起身,突然向椅背靠了下去。
苏沐秋有些尴尬地缩回手,腰还没来得及直起来,就对上了叶修抬起头来的目光。
“苏沐秋……”叶修的眉头皱了皱,好像对于苏沐秋凑过来的脸表示不解。

苏沐秋的脚有些软。贼心不死了这么久,终于到手了,满脑子想的却不是什么“大业甫成”“23333333”“前方高能”的弹幕,也没有放烟花,更没有长出软肋或是铠甲,唇舌交结的那几秒钟,他脑子里翻过来调过去就只剩下两句话。
叶修的嘴巴真他妈软。
真他妈性感啊。
苏沐秋也想象过叶修的无数种反应,当然皆大欢喜那个版本想了最多遍。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叶修他,噔噔噔地爬上了床,缩进了被子里,变身哲学家了。
而苏沐秋的心情也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历经了从“我的妈我居然真的下手了”,“天啊天啊啊他会怎么说好期待”到“你装什么装明明你也……”,“我靠搞啥呢”,并最终完成了变成一个大写的“凸”的转变。
就在苏沐秋接近词穷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叶修终于是开口说人话了。
“小点死了。”
“什么?”苏沐秋一惊,“小点是谁?”
“我的狗。”
“……你哪来的狗。”
“家里的。”叶修的语调有些闷。苏沐秋熟悉这种语气,百年难见,不过见着了就说明叶修此时的心情极差。
“啊……”苏沐秋语塞了。他开始后悔自己怎么挑了个这么不巧的时候。
“我弟告诉我的,你去看看。”叶修一边说着,一边裹着被子直起身来,向电脑的方向努努嘴。
苏沐秋这才明白刚才那一串“滴滴滴”的响声是什么。他起身走到电脑旁边,聊天窗口还没关上。那上面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

今年春节还不回家?
妈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你也不回来看看。
你还把不把家当家啊?!
小点死了!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喂喂喂”“喂喂喂喂”。
苏沐秋默默关了窗口。叶修有家不回的原因,他是知道的。虽然对他来说,要是春节有个家能回去,不管老爸多凶,老妈多会念,他都会回。可是那毕竟是叶修的家事,他也不好说什么。
想了很久的事居然被这么打了个岔,苏沐秋十分无语,心里有股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酸劲儿,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只好一声不吭地。十分钟前还极度亢奋的脑子,想让它生生冷下来很困难,苏沐秋不认识什么小点,只是推断既然叶修这么伤心难过,那大概是一只很贴心可爱的小狗,无奈他并没见过小点,又是刚做了那样的事,是肯定伤心不起来的。
苏沐秋偷瞄了一下叶修,看到他闷闷地不说话,没来由地脑海里又蹦出那个吻。他慌忙把那念头压下去。
可又谈何容易呢。
“苏沐秋?”叶修终于又是说话了。
“嗯?”
“我想回趟家。”
“什么?你要回家?”苏沐秋本能般地问道,问了一半又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语气,注意不要显得太生硬。
“就……就去看看,不进门。”
“哈?你要爬墙头吗……”
“对。”叶修点了点头,对苏沐秋说,“就在院外看看,我想送送小点。”
苏沐秋笑了,他伸出手去,把叶修从被子里挖出来,帮他捏了捏肩,“我陪你去。”

从H市坐车到叶修家住的城市,也就两个小时的车程,来回一天足够。次日,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交待好苏沐橙,给代打工作室挂了个“停业一天”的帖子,就裹上能找到的最厚的外衣上路了。
叶修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显然是还在为小点伤神。苏沐秋也破天荒地没利用一切空闲时间掏出小本子东写西画,而是沉默不语地看着车窗外。
没过多久,苏沐秋就感觉到紧挨着自己的人打起了瞌睡。用余光可以看见他一沉一沉的脑袋。
要是按平时的习惯,苏沐秋一定是会不由分说地把人捞过来枕在自己肩上的。可这次,苏沐秋伸了好几次的手,终于还是缩了回去。叶修的脖子很长,头垂下来随着车的颠簸东摇西摆,就好像一截豆芽菜。
苏沐秋被自己丰富的联想能力逗笑了。随着他“嗤”的一声笑,叶修的脑袋终于是自行导航到了苏沐秋的肩膀上。熟悉的重量熟悉的气味,苏沐秋闭上眼睛,一脸天上掉钱的傻乐。

“我靠,叶修,你家到底是干嘛的,倒卖文物的还是走私军火的啊,这么大院!”苏沐秋趴在墙头嘶声问叶修。
“你家才走私军火呢!哪儿那么多话呀你!爬上来还没累着你怎么的……拉我一把。”苏沐秋费了挺大的力气才把叶修拽了上去。半个钟头前,天上偏偏下起雪来,围墙上此时已经积了不少的雪。两个人哆嗦着骑在墙上,一边沉默着望着黑灯瞎火的院内,一边绝望地感受着屁股下面的雪化成水渗进裤子的酸爽。
“哎,怎么鬼影都没一个?你家人跑去哪了?”苏沐秋牙齿打颤。
“我不知道……”叶修伸长了脖子朝里面看过去,也一头雾水,“这时候他们也去不了哪里呀。”
就在苏沐秋以为他要挂在墙头被活活冻成冰棍的时候,远处终于传来了汽车的声音。他忙拉了拉叶修的围巾,“你看,是你家车吗?”
“是。”叶修轻轻说。他眯起了眼睛,拉着苏沐秋伏低身子,注视着那辆车子缓缓开进院门。
车子停稳,随后车门打开。先是一男一女从前面下车,然后一个看身形与叶修极为相似的少年下车,再然后,一条穿得暖暖和和的小狗欢叫着跑了下来。
雪落无声。
苏沐秋强忍住了一个喷嚏,眼泪汪汪地看向了黑暗中的叶修,“那条狗叫什么哦。”
叶修缓缓地从院子里其乐融融的一家人身上收回了目光,“小点。叫小点。”

叶秋发誓,离那年春节不到一个星期的某个下雪的夜晚,他听到了自己那个混蛋哥哥“叶秋你王八蛋”的叫喊。
然而他循着声音看过去,只看到了自家大院的那堵灰扑扑的围墙。
叶秋望着那堵墙很是感慨了一阵,又心塞地想到,要不是那个混蛋哥哥,这时候在墙外逍遥的可就是自己了。想到这里,叶秋又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阵哥哥。
随后,他抱起在雪地里撒欢的小点,进屋去了。

你看,“曾经有过”这简单的几个字,其实很厚重。任何人,从时间的坐标来看,准确地说,都是曾经有过。比如一天前,我弟弟在QQ上骗我,现在我已经没有弟弟了。叶秋这个小王八蛋。王八蛋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人继续保持着从围墙上摔下来的姿势,好在雪厚,陷进去没受什么伤。叶修一直在破口大骂,而苏沐秋却是笑得滚成了一团。
后来两个人都消停了,院子里挂春联的吵闹声遥遥地传了过来。
苏沐秋爬起身来,顺便把叶修也拉了起来,两个人互相拍落对方满身的雪。
“回吧?沐橙该着急了。”
叶修点头。他苦笑着转身再一次看了看家的方向,然后拖过苏沐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雪下得很大,长途车站空无一人,目之所及,都变成了白茫茫、冷飕飕的一片。
苏沐秋和叶修却没有担心。他们查过时刻表,末班车终究是会来的。
“我不会再回家了。”叶修眯起眼睛看着来时的路,雪片打在他的脸上,又迅速融化。“说什么傻话啊你。”苏沐秋的手灵巧地滑进叶修的口袋,和叶修的手牢牢握在一起。“现在我们不就是要回家的吗。”

“我说老叶,你这破被是谁给你买的?别说是沐橙妹子啊,她哪有这么恶心的品味。”魏琛从搬进上林苑的第一天,就没停止过对叶修床上的那团黄灿灿的玩意儿的疯狂吐槽。
“管得着么你,”叶修叼着烟踹了魏琛一脚,“这被可是有历史的。”
“喝,怎么,敢情不是一人儿盖的啊?来给爷们儿说说,后来咋黄的?你还挺专一啊,还玩儿《你的背包》那套呐?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曾经的事儿。”叶修吐出一口烟。

而只要是曾经,就必定代表它真真切切地发生过。连着暖春里的花,夏天的热浪,秋天的云丝,冬天的落雪,被一同封存在最美好的年华里。








PS,这篇是湾家伞修茶会的小无料。据说一共有春夏秋冬四篇文,这一篇是冬。其他三篇散落在什么地方我也是不造pap,如果有谁集齐了……一定要……召——唤——我——

热度(298)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