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和男友

今夕何夕。:

琅琊榜 萧景睿X言豫津 睿津 竹马 现代衍生 短篇


温柔亲和风度翩翩帅牙医X欢脱可爱妇产科男医生的小故事23333


------------------------------------------------------------------------


“生了吗?”


“还—没—呢——阵痛一晚上还生不下来,我都快累死啦!你记得给我买早点带过来啊——”


听着电话那头言豫津有气无力的哀嚎,萧景睿却不自觉地勾起唇角笑了笑,抬眼望向前面的餐牌:“你想吃什么?”


“开心乐园餐!”


“一大早的吃什么开心乐园...”瞧见点餐员脸上快要绷不住的笑意,萧景睿不得不压低了声音答道:“而且我现在是在肯德基好吗...”


耳边传来言豫津的几声嘟囔,萧景睿甚至不用看都能想象到那人此刻撅着嘴巴向自己抱怨的样子,于是他又耐心哄了两句才挂断电话,然后温和地对点餐员说道:“不好意思,要一份芝士猪柳帕尼尼套餐吧,咖啡麻烦换成热豆浆,再加一个太阳蛋。”


肯德基服务生麻利地把餐点打包好,递给萧景睿之前还笑着往纸袋里多放了两包白砂糖:“生孩子要有力气才行,一定让您妻子多吃点。”


“呃...其实他不是我的...”萧景睿顿了顿,不过这样的误会早已不是头一遭,他随即便神色如常地礼貌道了声谢,抱着一袋热腾腾的早点继续往上班路赶去。


 


琅琊医院,金陵市首屈一指能与三级甲等公立医疗机构比肩的综合性私人医院。


一路点头微笑着穿过门诊大楼的长廊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萧景睿放下手中的东西,穿上干净整洁的白大褂,还抬手仔细理了理胸前印着【口腔科主治医师】的工作牌。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忽然就扒着门框掉进了屋里,接着摇摇晃晃地朝萧景睿扑过来:“景睿——”


用肩膀接住言豫津砸下来的脑袋,萧景睿无奈地笑着把人从自己身上扶起来,说道:“早餐给你带来啦,言大少爷请用吧。”


眯着一双熊猫眼的言豫津响亮地吸了吸鼻子,寻着食物的香气摸到旁边桌上的纸袋,好不容易把豆浆拿了出来,却左左右右地戳了半天都没能把吸管插进去。


萧景睿摇头叹了口气,从言豫津手里接过杯子和吸管帮他插好,可此时又有另外一个人跑进门来,语气焦急地喊道:“言医生!二十五床的产妇宫口开六指了!”


“这么快?!”原本还一副游魂模样的言豫津一听这话,立马支棱起耳朵站直了身子,挥手招呼那个来找他的小护士:“走走走,去产房!”


萧景睿连忙叫住他:“哎你的早餐!”


已经跑到门外的言豫津便又大步奔回来,拽着萧景睿的手咕嘟咕嘟地吸了满嘴的豆浆,转身就风风火火地走了,直到五秒之后萧景睿才听见他在走廊里的一声惨叫:“嗷嗷嗷烫!!!”


 


等萧景睿再见到言豫津的时候,已是中午休息时间。


摘下口罩从口腔科诊室出来,萧景睿一进办公室就看见了四仰八叉地躺在自己屋里那张布艺长沙发上打瞌睡的言豫津。


走上去把他的两腿规规矩矩地放平,萧景睿还伸手轻轻拍了拍言豫津的脸:“早上那个产妇还顺利吗?”


可言豫津却好像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了:“我一上午接生了五个孩子,你问的是哪一个?”


“怎么今天生产的这么多?”


“十一啊——国庆节啊——”言豫津终于勉强睁开眼睛苦哈哈地答道:“预产期在这两天的都像是约好了一样,全赶在今天生,一会来一个,跟阅兵式放礼炮似的,砰砰砰砰——”


萧景睿忍不住笑出了声,又问:“那你怎么不回休息室去睡床,倒上我这儿来睡沙发?”


“那个小屋子连个窗户都没有,哪像你这里那么舒服~”慵懒地伸伸胳膊抬抬腿,言豫津在落地窗洒进来的温暖光线中翻了个身,重新闭上眼睛一脸幸福地舔了舔嘴。


“你看你,哪像个妇产科医生,倒像是只爱晒太阳的野猫。”


尽管嘴上说着取笑的话,萧景睿手里却拿起旁边沙发上的抱枕,动作轻柔地塞到了言豫津的脑袋下面。


而言豫津却一边享受着人家的好意一边回嘴道:“你萧大公子有气质,您是家猫行了吧!”


萧景睿抿唇浅笑,不再言语。


这样安静地休息了大半个小时,萧景睿正要回诊室继续接待下午的病人,刚拉开办公室的大门就又看见了上午那个火急火燎的小护士。


“萧医生好!”抬起眼睛飞快地瞄了一下面前的萧景睿,小护士的脸颊忽然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连说话的声音都害羞地低了下去:“请问言医生是在这吧?”


萧景睿和善地笑了笑,正欲开口回答,这时却听还赖在沙发上的言豫津拉长了嗓门问道:“又有谁要生了嘛——”


“不不不,我是想跟言医生你说一声,这个月的月榜贴出来了。”


“什么?!”


言豫津立马一个鲤鱼打挺弹起身来,下一刻就呼哒哒地往门诊大厅跑去,看着简直比听见有人生孩子还要来精神。


 


那张让言豫津如此关切的月榜,全名叫“琅琊医院月度最受喜爱员工排行榜”,简称“琅琊榜”。


榜上的排名由每个月前来就诊的病人亲自投票选出,统计结果后在次月月初张贴公告,以示表彰。所以换句话说,这张月榜代表的正是琅琊医院上至院长、医师,下至护工、后勤所有职员的患者评价和人气指数。


“第一名,心外科梅长苏...”


认真盯着眼前的红榜,言豫津一边往下念一边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榜首嘛一向来都是苏兄的,这个再正常不过了...第二名,口腔科萧景睿...”


唰地扭头望向身旁的人,言豫津满脸的难以置信:“景睿你居然排到第二了?!”


萧景睿倒显得很平静,点头答道:“嗯,看样子是的。”


言豫津赶紧接着在萧景睿后面搜索自己的名字,但却一直滑到第七方才瞧见。


“什么呀——”似乎是对这个名次十分地不满意,言豫津鼓着两个腮帮子气呼呼地说道:“我可是咱们医院出了名的妇女之友,大众老公,妇产科的一把巧手...我这么可爱,怎么会只有第七呢?”


“这样已经很不错啦,人家蔺院长自己都没上榜呢。”萧景睿拍了拍言豫津的肩膀,好生宽慰道。


“可是你看,冬姐那么凶都能排第六呢,我怎么——唉唉唉疼疼疼!”


言豫津话还没有说完,一只手已然悄无声息地探过来,五指一并就把他的肩胛骨捏得咯啦啦地响。


吃痛的言豫津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才有这样的手法,于是当即服软,哀声告饶道:“冬姐冬姐我错啦!”


萧景睿见状也连忙上来打圆场,侧身挡在了言豫津的前面:“冬姐,豫津小孩子脾气,您就放他一马吧!”


骨科主任夏冬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笑得乖巧的萧景睿和叫得凄惨的言豫津,这才慢慢松开力道收回了手,抱胸挑眉道:“我只是帮他正正筋骨,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缩成一团躲在萧景睿身后的言豫津颤巍巍地伸出两根大拇指:“冬姐医术高明,妙手回春,排在我前头是应该的应该的~”


“臭小子,现在才想起来拍马屁吗?”


眼看着夏冬又要伸手拿人,萧景睿赶快在身后悄悄推了言豫津一把,言豫津也立马反应过来,转身就跑,口中还高声喊道:“下午还有病人预约了产检呢,我先回去忙了噢!”


远远瞧着言豫津的背影一溜烟儿消失在走廊里,夏冬收回目光,转而瞥了眼还望着那个方向出神的萧景睿,不禁发出一声轻笑:“就这样你还喜欢他?”


可慢一步回过头来的萧景睿似乎没有听清:“冬姐你说什么?”


“没什么。”夏冬微微摇了摇头,拍拍萧景睿的胳膊转身走开,只留下一句轻轻的:“真是两个傻孩子。”


 


就从这天起,决意提升工作质量、冲刺月榜排名的言豫津就像是一台加满了油的小马达,不仅全天排班,早晚查房,一有空还总往口腔科跑,美其名曰“向先进模范代表学习”。


“那你怎么不去心外科找苏兄请教请教?”


看着大摇大摆走进诊室的言豫津,萧景睿有些好笑地问他。


想了想梅长苏身后揣着袖子朝自己眯眼笑的蔺院长,言豫津不知怎的竟觉得后背发凉,急忙摇头摆手道:“...还是别叨扰苏兄的好。”


说完他就一屁股坐上萧景睿身旁的综合治疗台,再往躺椅上舒舒服服地一倒,笑嘻嘻地咧开了嘴:“你就让我感受一下名医的服务嘛。”


萧景睿只好重新把口罩戴上,掩住了唇边轻扬的弧度:“好。言大少爷让我看牙,我能不给看吗。”


接着萧景睿便换了双新的一次性手套,把口腔灯打开,拿着口镜和探针凑近了言豫津的脸。


仔细检查过言豫津的牙周,萧景睿轻轻叩了叩他的某颗下槽牙,语气认真地问:“有松动的感觉吗?”


“没有啊。”言豫津毫不在意地答道,转而却又不解地皱着眉头盯住了近在咫尺的萧景睿,“你说你给人看病的时候也就露个眼睛而已,大家到底喜欢你什么呀?...难道是你每次都朝小姑娘们乱放电?!”


“天天接待女病患的人明明是你吧?我这可多得是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妈啊。”低头望着一脸严肃的言豫津,萧景睿无奈地笑笑,放下器械后伸手递给他一个盛着消毒液的漱口杯,“我还是给你做个洗牙好了,可以预防口腔炎症。”


“洗牙会疼的吧?”


“放心,肯定没生孩子那么疼。”


“切~”


 


做完那次洗牙之后,言豫津又明里暗里去观察了萧景睿好多回。


渐渐地言豫津就好像开始有点儿明白,这人之所以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了。


除了认真负责的态度和专业娴熟的操作之外,萧景睿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


那就是他对谁都很好。


言豫津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萧景睿的这种“好”。


他只是慢慢发现,萧景睿总会在病人每一个小小的皱眉时停下手里的动作,语气温和地询问病人是不是觉得疼了,然后更加轻柔地完成治疗,眉宇间是显而易见的真切关心。


就像他上次对自己一样。


而且不止接诊的患者,萧景睿对待周围的每个人也都是这般的温柔和善、有求必应。


就像他平日对自己一样。


照理说终于取经成功的言豫津应该高兴才对,可他却反而觉得心里似乎突然起了个小疙瘩,堵得他的胸口整日闷得慌。


人一旦郁闷起来,连吃饭的胃口也不好了。


此刻言豫津看着食堂饭桌对面正给自己夹菜的萧景睿,竟然有些提不动筷子。


“猪肝、菠菜、鲫鱼汤...”萧景睿一边点着言豫津面前的餐盘一边叮嘱他:“这些食物对你的夜盲症都有帮助的,记得多吃一点。”


并排坐在言豫津身旁的儿科实习医师穆青一听这话,不由得开口感叹道:“哇哦,景睿兄还懂得治眼睛啊?”


“从小到大陪着他吃饭,自然知道了。”萧景睿轻轻笑起来,也给穆青夹了一筷子清炒花椰菜,“看你黑眼圈这么重,也要多吃点绿色蔬菜啊。”


穆青一脸感动地捧起饭碗:“萧医生大好人!”


而一直没有说话的言豫津却忽然放下了筷子站起身来。


“怎么了?”萧景睿抬头问他。


“十九床的孕妇刚挂了瓶催产素,我该回去看看她了,你们慢慢吃。”


语毕言豫津就转身大步离开了职工食堂,把摸不清状况的穆青和欲言又止的萧景睿给留在了原地。


 


数小时后。


新生儿观察室内,言豫津低头看着保温箱里刚刚经过自己的双手来到这个世界的小生命,不知为何居然很认真地开口问道:“你说,他是不是对每个人都很好呀?”


脸颊红红的小宝宝胡乱向上蹬了蹬腿,完全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言豫津又问:“那你说,他对我跟对别人有区别么?”


这下小宝宝干脆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只在嘴边吐了个大大的口水泡泡,不知算不算是回答。


脑袋和肩膀顿时泄气地垮了下来,言豫津却在这时听见玻璃窗外传来的一声轻响。


是萧景睿。


“午饭什么都没吃,现在该饿了吧?”


从白大褂口袋里掏出面包和牛奶递到言豫津面前,萧景睿的脸上依旧是温和的微笑。


抬起手来缓缓接过食物,言豫津迟疑片刻之后终于直直望向萧景睿的眼睛,把他刚才没能从小婴儿那里得到答案的问题又说了一遍。


“你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好?”


萧景睿愣了愣,继而眉眼弯弯语调轻扬着答道:“大家都是朋友啊。”


...那我也只是你的一个朋友吗。


言豫津不着痕迹地咬住下唇,终究没有接着问出这一句。


“我晚上还要查房,你不用等我下班了。”


沉默半响后,言豫津如此低声说道。


萧景睿连忙叫住就要扭头走开的人:“我还是留下来送你回家吧,夜深路黑,你会害怕。”


言豫津脚下一顿,回眸又看了萧景睿一眼,继而沿着清冷寂静的长廊快步离去。


 


“冬姐...”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夏冬抬眼一看推门进来的人,顿时忍不住翻了个强有力的白眼:“你们俩这是怎么了?一个一个都上我这来愁眉苦脸的...我这是骨科,不是精神科。”


言豫津闻言,唰地睁大了眼睛:“景睿也来过了吗?”


“刚出门三分钟。”


走上前去捡了张椅子坐下,言豫津的手指来来回回地搓着桌面:“...他找冬姐你说什么呀?”


夏冬抱着胳膊挑眉一笑:“咱们家小豫津平时不是挺伶牙俐齿能说会道的嘛?怎么这下倒不会自己去问啦?”


言豫津沉沉地垂下脑袋:“有些话是作为朋友不能问的...”


夏冬立刻快人快语地答道:“那还有些事是作为朋友也不会做的呢。”


看着面前这孩子抬起眼睛似懂非懂的神情,夏冬终于又好气又好笑地伸出双手捏住言豫津的脸颊用力扯了扯:“朋友和男友,一字之差有多大区别,你自己还感觉不出来吗!”


“嗷嗷冬姐你下手别这么重啦——”扑腾着把自己的脸从夏冬手里解救出来,言豫津可怜兮兮地揉揉发疼的腮帮子,片刻后却又猛地停住了动作。


...朋友和......男友??


下一秒夏冬便瞧见言豫津骨碌碌爬起身来扭头就往门外跑,跑出去两步之后又折回来扒着门框朝自己笑嘻嘻地:“多谢冬姐!”


夏冬扑哧一笑,随手一挥:“谢什么谢,赶紧下楼补挂个专家号去。”


 


一从夏冬那儿出来,言豫津就径直奔向门诊大楼的另一头,不多时便看见了那间原本熟悉却又好像久违了的口腔科办公室。


几乎与此同时,那扇木门竟也忽然打开,门后的萧景睿稍一抬头,恰好望见几步之外的言豫津。


四目相接了好一会儿,两人都正要拔腿朝对方走过去,不料此时却有一群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小孩呼啦啦地涌到了萧景睿的身前,叽叽喳喳蹦蹦跳跳地问医生哥哥要糖吃。


这下言豫津才恍然想起,原来今天竟已是十月末的万圣节了。


每年的万圣节,院里都会提前准备许多糖果分发到各个诊室,再让大夫们送给患者或是周围的医院同事和亲朋好友。


被这么一堆闹腾的小朋友围在当中,萧景睿只好先回屋里拿出两大袋五颜六色的糖果蹲下来笑着分给他们,还不忘见机认真叮嘱几句“吃完甜食记得刷牙哦”。


好不容易把孩子们心满意足地送走了,马上又有几个年轻护士挤上前来要送糖果他。萧景睿一边客气礼貌地点头道谢,转眼间才发现前方不远处,却早已不见了言豫津的身影。


 


那天晚上,当言豫津慢腾腾地走进所住的公寓大楼时,已接近夜里九点了。


眯着眼睛抬头望了望光线昏暗的大厅里几盏小小的应急灯,言豫津掏出手机打开手电功能,这才看清紧闭的电梯门上贴的那张A4薄纸。


【尊敬的各位住户,因供电系统故障,目前正在抓紧修复,请临时使用楼梯。】


“今天一定要这么惨吗——”言豫津当即捧着脸崩溃地仰天哭号:“我家可是十二层啊——!!!”


可惜无论再怎么不乐意,别无选择的他终究只能转向了一旁的楼梯间。


所幸楼梯间内每个转角处都安装了声控灯,言豫津把手机收回口袋,对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楼道深吸一口气,敞开嗓门高声喊了句:“萧景睿!”


啪嗒。


言豫津的眼前顿时一片温暖的明亮。


沿着台阶慢慢往上走了一层楼,言豫津又在黑暗之中喊了一声,语气听起来颇有些气哼哼的:“大坏蛋!”


啪嗒。


声控灯果然又亮了起来。


“萧景睿!”


“大傻瓜!”


“萧景睿!”


“大木头!”


... ...


就这样,言豫津一路嚷嚷着爬到了五六楼之间的拐角,却停在这里再也没有往前。


因为他觉得,此刻似乎有好多好多的话正沉甸甸地揣在自己的心口,让他实在没有力气继续独自向前走了。


“想公子我也是个红尘作伴潇潇洒洒的人物,居然会为了你萧景睿这样闹别扭...”


言豫津自说自话的嘟囔声又轻又小,因此不过一会儿楼梯间里的灯光便扑地灭了。


 


也不知在无边的墨色中呆了多久,忽然间言豫津的耳边竟传来一串连续的啪嗒声,还有匆忙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愈发清晰。


随着最后一记响亮的步伐,言豫津头顶的声控灯再一次倏然洒下明晃晃的光芒,让他的眼前一点一点地映出萧景睿的面庞。


“刚才在楼下就听见你喊我,可是突然你又不出声了,我还以为你看不见路摔倒了呢。”


似乎是快步上楼跑得急了,萧景睿的呼吸略显急促,胸膛也微微起伏着,脸上眼里却是满满的笑意。


怔忪着望向跟前的人,言豫津迟迟没有动作,于是灯火便又一次暗了下去。


一片漆黑之中,言豫津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在一字一句地轻轻说话。


“萧景睿,我喜欢你。”


偷偷咽了咽有些发涩的嗓子眼,言豫津小声却肯定地补充道:“就像喜欢我满格的WIFI一样。”


话音一落,连言豫津自己都忍不住有些发懵。


就在他绷紧身子不知所措的时候,咫尺之外的萧景睿却忽然发出一阵温柔而低沉的笑声,瞬间点亮了两人之间的这片小世界。


“我也喜欢你...就像喜欢我的最后一格电一样。”


 


早在言豫津能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咧开嘴巴笑成了一朵花,两只眼睛里像落了星星似的,一个劲地冲着萧景睿扑闪扑闪眨巴眨巴。


两个医院大夫像十来岁的少年般相对傻笑了半天,言豫津这才想起来要问:“不过你今晚到底为什么会来这儿啊?”


被他这么一提醒,萧景睿也后知后觉地掏了掏口袋,把手伸到言豫津面前摊开了掌心。


是一个大大的粉红桃心棒棒糖。


“Happy Halloween。”


将那支险些迟到了的糖果拈在指尖开心地转了转,言豫津歪着脑袋问萧景睿:“你好歹是个牙医诶,这么请别人吃糖真的好嘛。”


而萧景睿则大大方方地俯下头去凑近言豫津的鼻尖,用温热的呼吸笑着回应他。


“关爱牙齿,更关心你。”


 


翌日。


“今天不是周日吗,你们俩怎么来医院了?”


在门诊大厅里遇上并肩走过来的萧景睿和言豫津,穆青不禁有些奇怪地问。


看了眼身侧正在甜甜地吃着零食的人,萧景睿浅笑着回答:“豫津要值班,我来陪他。”


“这样啊。”穆青一听,立马兴冲冲地说道:“那正好!听说上个月的月榜刚贴出来了呢,走呗?一起去瞧瞧?”


三人往大厅公告栏走了几步,一抬眼果然看见一张簇新的红榜正高挂在上。


“琅琊医院十月最受喜爱员工排行榜...第一名,心外科梅长苏...第二名,口腔科萧景睿...”顺着榜单从上往下念着,穆青突然激动地伸手拍了拍言豫津的肩:“哎哎哎快看快看!你升到第五了呐!”


谁知言豫津竟显得很平静,点头答道:“嗯,看样子是的。”


穆青闻言,不由得瞪大眼睛戳了戳言豫津的胳膊:“...你不会是高兴傻了吧?!怎么是这种反应啊...你不该是昂首欢呼绕场三圈的嘛!”


“不过一个名次而已,无所谓啊。”将手中的粉红桃心棒棒糖美滋滋地又舔了一圈,言豫津轻快地耸了耸肩膀,转身望着一旁的萧景睿心满意足地笑出了八颗牙。


“反正我最想他喜欢我的人已经喜欢我啦!”


 


【FIN】


------------------------------------------------------------------------


*之前还用琅琊医院的背景撸了篇蔺苏流,想吃的姑娘可以搜lofter前文


*微博同步更新:暗戳戳


*最后仰天呐喊一声:终于把琅琊榜里想写的西皮都写完了嗷嗷嗷!



热度(571)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