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果|老板娘

妈蛋叔叔:

1
陈果从小就讨厌马尾辫。
她的头发一向比一般的女孩子厚,扎起来粗粗的一捆,不超过一个小时就坠得头皮生疼。所以她平时只要有机会,都会把头发散下来,迎着风得意地甩一甩,意气风发。
葬礼这天太阳毒辣,地面像被烤焦了一样渗着热气,宾客都小心地藏住脸上的不耐烦。陈果觉得头有些晕,却依旧标枪般地站得笔直。高高地绑在脑后的马尾使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成熟干练了些,黑色的衬衫黏在后背,不合脚的高跟鞋磨伤了她的脚趾。后脑传来的阵痛,来自脖子的被晒伤的痛苦,汗湿的后背,脚尖处尖锐的疼痛,持续喧宾夺主。
火化炉关上的那一刻,陈果感觉到有几道目光投在她身上。陈果微微昂了昂头。
来参加葬礼的人里有八杆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有网吧的主顾,有生意上的朋友。不知何故,她并不想让这些人看到自己哪怕稍微有一点狼狈的样子。
整整一天的来往应酬,陈果的马尾辫一丝未乱。
网吧停业一个星期。这是最后一天。陈果把一楼的灯光全部灭掉,在黑暗中,终于把头发散了下来。
她抱着头无声蹲下,发圈在手腕留下红印。

2
“小妹,刚才有你的快递!”网管看见陈果下楼,招呼道。
“什么东西啊?我最近没淘宝啊。”陈果小心地把泡好的方便面放到客人桌上,然后接过快递。
“我也不知道呀,你拆开看看!”
陈果撕开封条,向里面看了看,“好像就是一张纸啊。”她把那张纸抽出来,愣了一下。
“哟!是录取通知书啊!”网管抢过来看了一下,“小妹你行啊!考得这么好的大学!哎你们过来看看,咱小妹考上大学了!”
网吧的工作人员闻言都围了上来,传看着录取通知书。
在网吧工作的学历一般都不算太高,都没见过真正的录取通知书长什么样。
“小妹厉害啊!”有人仔细看过了录取通知书上的字,一脸惊奇地说。
“看够没有啊,都回去工作!”陈果一把将录取通知书抢下。
“呵,有大学生脾气了!”几个人还没有散去的意思,围着陈果笑嘻嘻地抬杠,“小妹请吃饭啊!”
陈果给的工资不高,就没有什么挑拣雇来的人的权力,几个网管都是糙老爷们,看见网吧老板是个小姑娘,不免平日里嘴贱调笑几句。
“都回去工作。”陈果又说了一遍,然后将手里的录取通知书一撕两半。
笑声渐渐停下了。
“……撕了干啥,可惜了。”一个网管小声说。
“反正是我自己的东西,我爱撕就撕。”陈果甩了一下头,马尾辫跳跃了一下,“还有,麻烦以后叫我老板娘。我是给你们发工资的人。”

3
那次陈果真的怕了。
猥琐的男人已经对她狂轰乱炸了一个多星期。每天泡在网吧,大爷一般靠在椅子上,每隔五分钟就招手买烟买吃的,还指明了必须要“那个小老板娘”伺候。
网管们都说这人得罪不起,似乎是附近某个流氓团体的头子,老板娘您看您就忍忍。
陈果压着心里的火把可乐拧开,给那人送去。
起身的那一瞬间,那人一把抓住了陈果的马尾辫。
“妞儿,你们这儿楼上有没有单间?能办事儿的那种,嘿嘿嘿。”
陈果低低呼了下痛,用力挣了一下,却没挣开。
男人呼出来的热气喷在她脖子上,有酸臭的气味。
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迅速抓起桌上拧开的可乐,向那人兜头淋过去。
“我操!你他妈不想活了?!”男人气急败坏地松开手,站了起来。抬起脚就向陈果小腹处踹去。
陈果快速闪到一边,抄起旁边的椅子,使出吃奶的劲儿砸在那人身上。
“你他妈才是不想活!”陈果挺起胸膛吼了回去,第一次爆了粗口,“网管,打110!我就不信你在警察面前还能装大爷!”
“操!你给老子等着!小婊子。”男人骂骂咧咧地撤退,踹倒了门口的招牌,“兴欣网吧是不是!老子记住了!”
那男人离开后,陈果才发现自己的腿都在抖。
“都看什么看!有胆看热闹没胆抓坏人吗!”陈果将发圈拿下,重新绑上被扯松的马尾。
“二十岁的小丫头片子,还真霸道哦。”不知从网吧那个角落传出这么一声阴阳怪气的评价。
陈果扯了扯嘴角,在心里冷笑。

4
那个男人最终也没有来兴欣砸场子。
110是陈果自己打的。去公安局录了笔录,可因为没有什么证据,最终也不了了之。
陈果在惊恐中度过了两个星期,连睡觉都开着灯,用床头柜把门抵好。
风吹窗户的声音、地板偶然的吱嘎声都会让她一下子翻身坐起。
最后她在密闭的小房间里嚎啕大哭,能安慰她的只有藏在枕头下的刀子。

5
唐柔的手很软,很漂亮。陈果看了,暗暗地羡慕。
唐柔带她去做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美甲。美甲师的手也软软的,一边细声慢语地推销些店里的产品,一边在陈果的指甲上挫下大量的死皮。
“美女有很久没做美甲了吧。角质挺厚的哦。”
陈果局促着,不知道怎么回答才不会尴尬。
“果果刚从国外回来的,”唐柔说,“那边美甲超贵,所以才攒着回国再做的,是吧果果?”
“是啊,”陈果心领神会,从善如流地说,“冤大头才在那边做哦!”
唐柔选了粉色的指甲油。陈果犹豫了许久,最后选了大红色。
“哇!果果,”唐柔看着成品惊叹,“这个颜色简直太适合你了!”
“哪有啦。”陈果有些害羞。她仔细端详了一下自己的双手,确实比记忆中白皙干净了许多。她微微有些出神。
“就是合适!超级合适!配上你的马尾辫!超级超级——青春无敌而且还很有大将风范的感觉。”唐柔闪着星星眼。
“大将风范啊……嘿嘿,”陈果笑了,“我是老板娘嘛。”

6
坐在餐桌对面的男人少有的局促不安。他刮了胡子,喷了古龙水,还去理了发。
他的衬衫领子上还沾着没抖干净的头发茬子。
陈果歪着头注视着他,嘴边带笑,像是在欣赏一出好戏。
男人愈发紧张了起来。他从未看过她将头发散下的样子,今日见了,讷讷地说不出话。
真是漂亮极了。
“那啥,”他哆嗦着喝了一口香槟,然后终于开口,“陈果,其实我……”
“老板娘。”
“什么?”他嗓子发干。
“老板娘。我喜欢你叫我老板娘。”

-完-

热度(659)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