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时间

妈蛋叔叔:


那时候苏沐秋正在学习一样东西,这样东西叫做爱(注意断句)。
原因是某个晚上他郑重其事地把家里那个吃白饭的少年拉到阳台上,说,叶修我爱你。
叶修像见了鬼一样,哆嗦着嘴唇问他,“你知道什么叫做爱吗你就说你爱我?!”
如此这般,人生初次表白被拒绝的少年就踏上了和时间老爷爷一起学习什么叫做爱的征途。
当时的他在杭州二月的狂风吹拂下信誓旦旦地说,“就让时间证明我对你的爱。”
回答他的是叶修猛力甩过来的毛毯,“给你十年不用找了。”

苏沐秋曾经在书上看过一句话,“独处守嘴,群处守心。”他觉得自己好像正好反过来了,群处瞎白话,独处心猿意马。
比如团战的时候他永远是那个连水都顾不上喝的指挥者,喋喋不休三个小时之久,被午睡的叶修砸了枕头也如泰山一般岿然不动。
燥热的出租屋里电风扇吱吱地转,叶修头枕着双臂,直勾勾地瞪着那几片摇摇欲坠的扇叶。
脑袋突突地疼,擦了再多的风油精也没用,眼睛干得发烫。盛夏时节赶上感冒发烧,饶是好脾气的叶修也忍不住心中那团恼人的悲愤。
苏沐秋的声音就好像苍蝇一样在这逼仄的小房间里四处乱飞,听得人心烦意乱。
叶修微微侧过头。
团战几乎到了尾声,从苏沐秋发亮的侧脸能看出这次的收成不错。叶修重重喘了一下气,任命般地继续闭上眼睛装死。
苏沐秋欢呼着回过头时,叶修已经睡着了。鼻子两边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眉头皱得很紧。
怎么说来着?独处心猿意马。
苏沐秋鸡贼一般地踮着脚接近叶修,弯下腰把呼吸喷在对方脸上。
他特别想告诉叶修,那天晚上之后他就一门心思地钻研起了什么叫做爱,可后来他发现,自己的心脏跳得太欢快。对于爱这件事,他早已无师自通。
苏沐秋转头在QQ聊天栏里敲字:“四个稀有材料2000块得了,也不用讨价还价了,我急用钱。”

叶修是被苏沐秋上床的动作惊醒的。
太阳已经下山,燥热却还没褪去。苏沐秋看见叶修睁开眼睛,身上僵了一下,“吵醒你了哈。”
叶修眼前模糊一片,他皱了皱眉头,“几点了?”
“八点。”
“嗯。”叶修往旁边挪了挪,让苏沐秋躺下。
风扇不知什么时候被关掉了。叶修认命地看了看门边的开关,掂量了下自己现在的体力,终于还是作罢。
“还难不难受?”苏沐秋问。
“还好吧。”叶修漫不经心地收回目光,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停电了?”
“你怎么知道?”
“要不八点你睡什么觉……”手里还拿着个扇子。
“我今天下午已经交了电费了,不过他们说大概明天才能来电。”苏沐秋有点生自己的气,过会儿本来有个线上活动,如果参加的话打来的材料估计能卖不少钱,可偏偏电费交晚了。
叶修半天没说话。
苏沐秋开始用扇子给两人扇风。那蒲扇已经旧的开始掉渣了,一些细小的灰尘落到叶修眼睛里,让他的眼眶发红。
“走吧,去网吧。”叶修突然“腾”地坐了起来,开始窸窸窣窣地穿衣服。
苏沐秋一愣,“你病好了?”
“好了啊。”叶修的尾音稍稍上扬,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他拍了拍苏沐秋的胳膊,“快起来,现在过去的话说不定能赶上活动。”
苏沐秋突然乐了,他翻身跳下床,说,“你一定特别爱我。”
叶修有气无力地白了苏沐秋一眼,“我不是爱你,我是爱钱。”

苏沐秋坐姿端正,肩膀上枕着已经彻底掉线的叶修。
战斗法师突然AFK让团里的一干人都乱了手脚,不乏气急败坏地骂起娘来的。
神枪手一个飞枪冲到了队伍的前面,“吵什么吵,一叶之秋划水都比你们输出高好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苏沐秋就关了麦。
肩膀上那颗脑袋很烫,含混地说着些胡话。
苏沐秋的眼泪直往下掉。
什么叫做爱呢。
叶修昏睡的时候,时间好像都变得很难熬。苏沐秋守在床边寸步不离,虔诚得像等待新区开放的菜鸟。

最艰难的那段时候,欠了两个月的房租,断水断电,生病没钱挂水。
苏沐秋熬了三个晚上,代打,卖材料,从大工会嘴里抢吃的。
后来叶修拖着虚浮脚步从床上爬起来时,厨房里的泡面香味勾得他眼冒金星。
“面里加了什么啊,这么香。”叶修踉跄着扑到苏沐秋后背上,馋得直流口水。
“是洋葱,我加了洋葱。”苏沐秋一本正经地说道,反手把人箍进怀里,偷偷用手擦擦眼睛,被还粘在手上的洋葱渣子辣得苦不堪言。
叶修后来说,头一回知道原来感冒是可以直接用睡眠和泡面治愈的。苏沐秋说,你懂个屁,那是爱,和洋葱。

苏沐秋一直觉得,年轻人就像种子,捧在手里慢慢就枯萎了。非要把他扔进泥土里,最好再狠狠地踩上几脚,才会发芽。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一颗不俗的种子,万里挑一的那种,所以才被命运踩得那么狠。
那天的雨势很大,马路上一片雾气。
忘记带雨伞被浇得湿漉漉的苏沐秋觉得自己快要破土而出了。

叶修在家里煮好了一锅面。
他把台词都想好了。
如果苏沐秋问他这面为什么这么香。他就会一本正经地说,是时间,我加了时间。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老师,它教会人什么叫做爱。
可遗憾的是,最后它把所有的学生都弄死了。

热度(406)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