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刘】平淡日子

郝远远远远远远:



短,一发完结


有私设


许刘,真是,好萌。萌。萌!!!!!


真是,平淡的爱情。


写的过程中一直在跟堪哥狂叫,哦我要BE了,哦不还是个HE,哦草BE了好开心,哦草最后还是HE了……


这么复杂的心路历程因为我在听一首伤情背景音乐(不)


最后还是好的结局。


配合伤情背景音乐食用口感更佳


————————————————————








第1192章-忽然一罐冰凉的饮料,就落到了他的手心上。刘小别抬头,看到的是许斌的那张脸。


 


刘小别几十年来一直想要弄清一件事,但许斌说他不记得了。


从301转来的磨王许斌,那天到底对他说了什么。


许斌第一天转到微草的时候刘小别正在训练室,他已经做完了日常训练,正无所事事,调出了手速检测器,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打耳机里的歌词玩儿。


一首流行歌听完,很明显满足不了他的手速,于是他又换了首饶舌。


王杰希带着许斌从门外进来,训练室的队员都停下手上的操作,看着许斌。


“我们的新队友。”


稀稀拉拉的掌声。


刘小别耳机也没摘,直起身看了一眼,鼓了掌,又勾着背玩他的手速去了。


王杰希还说了几句,他也没听见,耳机里强烈的电音掩盖了一切声音。许斌找了个空座,就在刘小别旁边。


他拉开板凳坐下来,刘小别匆忙地看了他一眼,手上飞快地打字。


许斌对他笑了笑,说了句什么。


猜也是你好,我是许斌,多多关照,之类的。刘小别也笑了笑,回答:“你好。”


许斌愣了一下,看了眼刘小别屏幕上一行一行增加的歌词,笑着转过头去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许斌坐刘小别旁边,很自然地就和他最熟。刘小别和高英杰溜去六里松看挑战赛,还叫上他一块儿,意思就是带他玩儿。之后他们战队有什么集体活动,许斌也都是坐刘小别旁边,巴士也坐在一排,酒店也住一间。


刘小别喜欢塞着耳机听歌,一上车就把耳机掏出来。他有个坏习惯,耳机每次用完了都胡乱塞进背包里,再拿出来的时候总会绕成一团。有时候他三两下解开了,有时候半天解不开,就懒得管,找得出两个耳塞就行。


许斌见状,很无奈地说:“我帮你解开吧?”


刘小别摆摆手:“不用不用。”


许斌也没坚持,看着刘小别胸前打着结的一团耳机线。不一会儿,刘小别就打起了瞌睡,脑袋往车窗上撞,撞醒了,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许斌的性格跟他操作风格有几分相似,耐心细心,不紧不慢。他对刘小别,即使不帮他解开耳机线,也有其他的地方可照顾。刘小别性格有点急,每次弯腰去捡东西,总不记得要往回退一点,直接猛地抬头,每次都撞桌上。许斌第一次听到砰的一声,被吓了一跳。


刘小别骂骂咧咧地从桌底下挪出来,摸着自己后脑勺。


许斌问:“没事吧?”


刘小别摆摆手:“没事,习惯了。”


许斌无语,合着这还撞成习惯了。


再后来刘小别有什么东西掉地上,许斌总是要分心去看他。


有时候刘小别记得先退出来一点在抬头。


大部分时候刘小别都猛地撞上桌底。


许斌眼皮一抽,光是看着都疼。


后来刘小别再有东西掉地上,许斌总说:“别撞到头。”


刘小别愣了一下,说:“哦。”


就没再撞到头。


再有一次,许斌正在计算一个数据,分不开心来跟刘小别说话,看他又弯腰,直接腾了只手去垫在桌底。刘小别一抬头,果然撞上了他的手。


许斌对刘小别笑笑,刘小别有点尴尬。许斌收回手,继续做自己的算术去了。


 


他们之间,还是刘小别先露的马脚。


但刘小别坚称那不叫露马脚,而是卖破绽。


许斌到微草第三年的春节,回天津去过年去了。刘小别就在本地,早一步归队。他快速地翻着手机里的通话记录,找到许斌的,拨过去。


“你什么时候来啊?”


“下周,怎么了?”许斌那边听起来很热闹,似乎这个节还没过完。


刘小别一只手拿电话,一只手玩键盘。


“我没找到我的笔记本。”


“你床头柜第二格……我走之前看见你亲手塞进去的。”


刘小别又找了好几个问题,许斌一一完美地解决了。


刘小别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那啥,我解不开我耳机线了。”


话刚出口,刘小别就意识到自己这个电话打得有多傻逼。许斌那边一阵沉默,半晌,回答他:“我明天来吧。”


反正天津到北京也就半个小时,反正亲戚也拜完了。


许斌改了票,晚上收拾好行李,第二天就出现在微草。


不出所料,刘小别驼着背坐在训练室,看到许斌出现,点点头。


许斌坐在他旁边,拖着板凳转了个方向,面朝刘小别。


“你的耳机呢?”


“呃……”


刘小别不说话,许斌看了他一会儿,也终止了谈话,转过去面对电脑,打开跳跃训练的软件。


刘小别憋了一会儿,一把扯掉耳机。


“许斌!”


许斌嗯了一声。


“你丫喜欢我你直说啊?”


“……你哪来的自信?”


刘小别被噎住了,往嗓子眼跳的心,渐渐沉到胃里。他笑了笑,觉得有些难堪。他在心里反复想过很多次,许斌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呢?许斌虽然心细,对每个人都比较温和,但温和跟温柔他刘小别还是能分辨的吧?


至于要说什么时候刘小别开始在意许斌。


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许斌对他,就像游戏PK,细水长流地磨掉了他的防备,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一头栽了进去。


刘小别正想说,我开玩笑的。


许斌又问道:“你喜欢我啊?”


刘小别再次无言以对。


刘小别觉得自己同时失去了理智、自尊心、以及本来就不太好的脾气。


刘小别说:“我就喜欢你你揍我啊!”


许斌笑了:“我为什么要揍你。”


刘小别说:“那你什么意思!”


“我也喜欢你,我为什么要揍你。”


刘小别说:“靠!”


许斌从电脑前转过身来,他装模作样在做的跳跃训练,分数早就一塌糊涂。


刘小别怒气冲冲,然后败下阵来。


他害羞了。


许斌说:“你的耳机呢?”


刘小别从兜里掏出一团乱七八糟的线。


许斌接过去,慢条斯理地解开,再整齐缠好,还给刘小别。


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在如此缓慢安静的气氛中安全地过了渡,往更亲密的方向发展去。


 


从第三年到第四年,他们也吵过架,然后和好。到后来刘小别发现许斌这人都不生气的,他所以为的吵架或冷战,都是他单方面十分生气,不想沟通。至于和好,也就是他气消了,搭理许斌了,这事儿也就过去了。他们俩都没有性格上的大问题,在一起非常平稳,都不存在磨不磨合,不存在谁对谁错。


而第四年,许斌和刘小别意外地在队内出柜了。


那是一个周六,早上八点,王杰希来敲刘小别宿舍门,技术部有一个装备上的提升,挺急的,要找刘小别商量。


刘小别把许斌的胳膊拿开,还没睡醒,听到王杰希在门外说:“小别起了吗?”


刘小别一个激灵,醒了个完全。他本来可以不打开门,就说没穿衣服啥的,待会儿去找王杰希。但他的动作永远比脑子要快,一个箭步就开了门。


“队长啥事?”


“你的装备有点小问题,要你来确认一下,”王杰希看了看刘小别支楞的头发,“在睡觉啊?”


“哦没有,我马上穿好衣服。”刘小别就穿了条裤衩。


王杰希正准备离开,许斌在床上翻了个身,还在做梦,大声说了句:“妈,有人敲门。”


王杰希愣在原地。


刘小别伸出手,颤抖地举在半空,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王杰希反应很快,说:“原来在你屋里,我就说找不着人呢。让他一块儿来,他的装备也有些问题。”


刘小别一只爪子还举着,然后他看见他的队长笑了笑,对他说:“别想太多。”


说完转身走了。


刘小别默默地关上了门,觉得说“别想太多”的那个人应该是自己。


许斌也醒了,茫然地望着刘小别。


“队长刚刚来了。”刘小别像在宣布死刑。


许斌也愣了,好半天,说:“他说啥?”


“他说别想太多。”


许斌点点头。“噢……”


“不会咋样吧?”刘小别担心地问道。


“刘小别,你上期的训练排名是第几?”


“啊?第一啊。”


“你看,队内谈恋爱对你的职业水平没有影响嘛。”


刘小别想了想,也是。


于是他也没再想太多。他和许斌,明明年纪不大,却谈着一场异常成熟的恋爱,双方情绪从来没有失控过,也从不刻意掩饰什么。


刘小别想,当时队长之所以这么放心,大概是因为对方是许斌。


 


许斌到微草的第五年,他们一起拿下了总冠军。


王杰希退役。


许斌接任队长。


 


许斌到微草的第七年,刘小别退役。


刘小别比许斌晚出道一年,却在许斌之前退役,他的打法和操作,是其中一个原因。


刘小别选择了与荣耀无关的另一种生活,许斌靠在宿舍门边,看他收拾东西。


“不用这么着急一次收干净吧,反正你家都住得近,一点儿一点儿地收回去呗。”


刘小别却说:“谁都像你不着急。”


许斌笑,看着刘小别把床单和被套叠起来。他走过去帮他把袋子抻开,把被子塞进去。


 


再后来许斌也退了役,回了天津。半年后工作转到北京,然后跟刘小别在北京买了套房子。


然后有一天,刘小别躺在床上,许斌坐在床边的板凳上,给他喂饭。


刘小别记忆力衰退,已经记不清他和许斌到底过了多少年,却很突然地记起一件事。


十九岁的刘小别,坐在微草训练室里,手指飞快地敲着键盘。


二十岁的许斌走到他身边的座位,坐下来跟他说话。


那个时候没有摘下耳机,听清楚今后要跟自己在一起生活大半辈子的人到底对他说了什么,大概是刘小别人生中唯一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


 


-完





热度(300)
  1. 脸滚键盘郝远远远远远远 转载了此文字

© 脸滚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